【政治】「恐怖情人」柯P已成小英國安問題

【政治】「恐怖情人」柯P已成小英國安問題2018-03-0712:30柯文哲在民進黨市黨部春酒會高歌《挪威的森林》,歌詞頗堪玩味。攝影/郭晉瑋民進黨「恐柯症」發作,不能拉下他又擔心他大贏……民進黨的最高戰略,首要當然是不能讓國民黨在首都之戰漁翁得利,三足鼎立的局面無異增加國民黨的勝算。問題是,愈來愈多黨內要角深信,一旦柯P連任之役大贏,肯定想要選總統,這無疑才是綠營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紀淑芳民進黨與台北市長柯文哲的關係,現在已經演變到心裡上當不成朋友,政治上又不敢成為敵人的狀況。二月二十五日民進黨台北市黨部的春酒會,便著著實實上演一齣黑色諷刺劇。當天六點半開始的宴席,主人、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誠意十足,準備了上好的美酒佳餚。除了早已宣布將競逐首都市長的前副總統呂秀蓮與立委姚文智趁機大談政見造勢,黨內十幾位現任議員以及新人也都滿場飛舞,逐桌敬酒,場子熱熱鬧鬧持續了約兩個小時。柯P高唱「是否依然為我絲絲牽掛」只是不知不覺間,綠營議員突然一個個地消失不見,除了呂秀蓮在眾人簇擁下離開,連姚文智也不知跑哪裡去了。原來眾人都知道台北市長柯文哲八點半要來,綠營黨公職集體上演快閃戲碼。柯文哲到場後,簡單致詞幾句,也很乾脆地自點了一首近期新學會的伍佰名曲《挪威的森林》。在春酒宴上,點唱這種必須扯著喉嚨、一路唱到快要沒氣的歌曲,實在教人替柯P捏把冷汗。不過,細聽歌詞倒是頗堪玩味:讓我將妳心兒摘下 試著將它慢慢溶化 看我在妳心中是否仍完美無瑕 是否依然為我絲絲牽掛 依然愛我無法自拔 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過的地方啊柯P這是在對民進黨唱懺悔情歌嗎?答案淹沒在酒酣耳熱之際,沒人細究。倒是「耳尖」的姚文智幾日後在綠營的另一個春酒場合裡,也特地點唱了同一首歌,尬歌拚場意味濃厚。那天的場子裡,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最是尷尬了,早在柯P到場的前半個小時,他閃離主桌,悄悄坐到邊桌去,避免黨內競逐者拿他和柯P的互動做文章。沒想到當柯P在台上自顧自唱著歌時,台下有綠營鐵粉突然大聲鼓譟「下台、下台……」,媒體全圍了上去,洪耀福這頓飯吃得很辛苦。黨內高層幹部私下無奈表示:「黨內公職包括市議員參選人,大家全都心裡有數,台北市長這一局,民進黨最高戰略是什麼。可是大家都不想面對,這一局肯定是要由黨中央自己吞下了。」由於綠營基層對柯P極為反感,反彈聲浪有增無減,黨公職不想得罪選民,才會出現春酒宴上不想跟柯同台、「聞柯閃人」的場面。最高戰略為何,綠營公職心裡有數至於民進黨的最高戰略,首要當然是不能讓國民黨在首都之戰漁翁得利,一旦民進黨推人參賽,三足鼎立的局面無異增加國民黨的勝算。問題是,愈來愈多黨內要角深信,一旦柯P連任之役大贏,肯定想要選總統,這無疑才是綠營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柯P不是多次否認選總統的傳聞?「台語有句俗諺,強驚(怕)勇,勇驚雄(狠),雄驚無天良,無天良上驚(最怕)神經無正常。」黨內幹部指出,從柯P的從政軌跡,他做事不是為了得到掌聲或為了讓大家滿意,對他來說,「我做我的,不滿意是你家的事。」同理,這位幹部認為,柯P參選最優先的考量順序也不全然是為了贏,而是好玩的程度,以及可以玩弄別人。他如果那天想著,當市長被千方百計地刁難,乾脆來選總統,一旦興起這樣一個小小的念頭,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跳出來而已。另一位派系要角更研判,即便民進黨現在步步荊棘,但不管是國民黨派出吳敦義或朱立倫,二○二○都不可能打敗蔡英文。在這樣的局勢下,「共產黨會希望柯P在這當中扮演一定的角色。」他指出,柯對老共來說始終是個棋。先是釋放了一個「郭(郭台銘)柯配」的風向球,未來也可能會想要促成柯跟國民黨合作。目前聽來,這些想法都有點匪夷所思,但「民進黨都必須假設,柯會在二○二○總統大選扮演一定的角色」。換言之,柯P已然成為綠營眼中的「恐怖情人」,不想在一起卻又不敢分手。對柯P來說,最佳選項無疑是,民進黨不得不支持他,但他又不用對民進黨做出任何讓步。民進黨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從去年下半年以來,從府院黨、立院乃至地方諸侯,紛紛出手批柯,黨內人士坦言:「這是一種馴服柯文哲的過程,看看我們可以傷害他到什麼程度。」其目的無非是要塑造一個結果,「讓柯不得不靠民進黨的支持,而且只能險勝,至少不會大贏。」涉及小英連任的國安層級問題這麼複雜的政治盤算,牽涉超高難度的政治操作,深綠基層未必人人看得懂,黨內要角也不可能有人公開點破。因此,有意競逐市長寶座的呂秀蓮不斷強調「民進黨不推人就是自毀黨魂」,姚文智則頻頻公開對黨主席蔡英文大玩「不用偏心,只怕變心,好好愛我」的梗。對蔡英文來說,當初會公開跟姚文智說:「我如果有偏心,一定是偏著你。」某個角度看,何嘗不也參與了「馴服柯文哲」的一環。姚文智可不能太當真,畢竟對蔡英文來說,柯文哲贏不贏?贏多少?可是涉及她連任的國安層級問題,玩笑不得。➤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人生轉折點】蔡碧仲兩百分人生歸零再出發

【人生轉折點】蔡碧仲兩百分人生歸零再出發2018-03-0712:30喪子之痛讓蔡碧仲重新檢視自己的人生目標。攝影/柯承惠律師南霸天,立誓和亡兒一直幸福下去「爸爸的身體留在這,但心都跟你走了;你的身體走了,但心留在爸爸這裡,我會以你為師,未來我們一直相伴。」,蔡碧仲在兒子亡故時,心中暗暗起誓,這個巨變扭轉他對人生的看法,讓他拋下對名利欲望的想像。侯柏青「我的人生幾乎是perfect,有人說滿分一百分,我覺得自己有兩百分,在小兒子誌鈞出事之前,生命可以用非常完美來形容!」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談起人生至痛,眼眶泛紅微濕。蔡碧仲育有兩子兩女,么兒誌鈞外型高大帥氣,幾乎是他年輕時的翻版,自然也成為夫妻的心頭肉。誌鈞就讀嘉義中學三年級時,除了在學校合唱團擔任指揮,也是網球校隊,允文允武一直都是校內風雲人物。手術七日病情急轉直下……這樣的陽光男孩,在二○一二年十一月卻出了事。他在學校胸悶到醫院就診,醫生診斷出氣胸後進行手術。原本術後恢復情況不錯,七日病情卻急轉直下,居然奪去他的性命,誌鈞人生數字只短短停留在十七歲。五年了,蔡碧仲輕嘆著,講起誌鈞,他雙眼流露慈愛,「他才剛開始一段戀愛……以往我都會載他去上學,但他那段時間不讓我載,要求自己騎腳踏車上學,現在想想,他可能是要跟我道別。」愛子心切的蔡碧仲,開車跟在誌鈞後面,兒子回眸對爸爸燦笑,父子間的情感濃郁。這是律師界「南霸天」蔡碧仲的人生故事,人脈遍及嘉義政商司法界,卻無力救回兒子,這件事對主治醫生同樣是不可承受之重。那天,蔡碧仲主動擁抱充滿抱歉的醫師,沒有採取法律行動。「當你失去最愛,除了把他救回來,任何替代方案都沒辦法復原。」多年後他重提此事,心酸仍飄散不去。蔡碧仲出身雲林元長鄉,小時候生活困頓到「沒辦法煎一個蛋帶便當,阿公阿嬤把蛋和著粉一起煎,再切成九塊,一次帶一塊當便當菜。」爸爸經年累月在外工作,媽媽則務農扛家計,他和唯一的弟弟蔡朝金相依為命。身為哥哥,他不到灶頭高就得幫忙燒柴煮飯。可惜命運弄人,蔡碧仲十五歲時,九歲的弟弟到田裡釣青蛙,回家後卻發高燒,一場小病卻讓弟弟撒手人寰。蔡碧仲初嘗失去至親之慟,爸媽從雲林舉家搬到台北,想遠離傷心地。國中念四年、高中念四年經濟不佳,蔡碧仲從小就懂得念書突圍。他的小學夢想是拿到縣長獎,這樣可以獲得一本遠東英漢辭典。因此,他從一年級就開始拚第一名。有次他考壞了怕影響總體分數,還篡改分數,慘遭老師拳打腳踢。好強的鄉下孩子搬到台北,功課一時沒跟上,考公立高中竟落了榜,隔年發奮考上成功高中,卻因玩心太重留級。「高一時,地理、生物、英、數四科都被死當,害我國中念四年、高中念四年。」蔡碧仲談起過去也覺得莞爾。留級的蔡碧仲面子掛不住,乾脆輟學去舅舅開的麵包店工作,每天拼命工作拚成紙片人。這時蔡碧仲才瞭解讀書反而最輕鬆,返回學校之後判若兩人,從全校最後一名一路攀升到第一名,還高中政治大學法律系,最後考上司法官,讓蔡家在地方上揚眉吐氣。把亡子之痛轉化成懷念和提升當了八年檢察官,蔡碧仲成為嘉義地檢署黑金剋星,當他決定轉任律師的那一刻,在地方造成轟動,還有人暱稱他「吸塵器」、「流刺網」(指吸光案件),律師界更流傳「北顧立雄、南蔡碧仲」的封號。蔡碧仲對南部大案無役不與,他也幫許多政治人物,例如前縣長蘇治芬、陳明文及張花冠打官司,執業二十年來,在嘉義接案量永遠排第一。在人生巔峰痛失愛子,蔡碧仲回想:「當年弟弟過世時,痛的感覺沒有那麼深沉;這一次卻像是,好不容易來到一個頂點,卻發現基礎全都被摧毀了。」直到意外發生第四天,他摸摸兒子的額頭,才相信他離開了。「走的不真正走,留的沒有真正留」,他靈光乍現地對兒子起誓:「爸爸的身體留在這,但心都跟你走了;你的身體走了,但心留在爸爸這裡,我會以你為師,未來我們一直相伴。」這個巨變扭轉蔡碧仲對人生的看法,他拋下對名利欲望的想像,連律師事務所的經營方針也跟著轉變,朝著公益發展。至於要用什麼方式延續父子的幸福?這個想法一開始聽起來虛無,後來也慢慢成形。「今天如果不是這樣,很多事情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也許我還繼續當律師,多賺不少錢,但生命並沒有轉變。我想把這種痛轉化成懷念和提升。」想到誌鈞,蔡碧仲不諱言仍會落下男兒淚。「如果想刻意遺忘,揪心的痛將沒有藥醫,變成『死的沒有死,活的沒有活』。我原本的人生是兩百分,他走了以後雖然變成零分,卻是另一個新階段的起點。」蔡碧仲對世界看得更寬容了,懷念兒子的方式也非「遺忘」而是「保留」。把痛昇華成力量,才能救自己「他的房間我都好好地保存,誌鈞的味道還在,他的球鞋、車子、衣服跟喜歡的東西,我想他的時候會進去房間,每個過年也不會忘記給他壓歲錢,他喜歡的東西全部擺在那邊,全家福也常會有他(P圖)的照片,做什麼都不會少了他。」蔡碧仲也開始鑽研人生之道,在自家籌組「圓滿究竟之道研究會」,一起思考人生哲學、暢談東西方的經典。他不是想開宗立派,是希望透過善知識的引導及精進修行,治療(或解脫)身心苦痛。「錢賺得再多又怎麼樣?人生走到這歲數,誰不是在舔傷口?幸福就我而言非常具體,我要和誌鈞一直幸福下去。」他清楚誌鈞喜歡打網球,就在愛子生日前後,舉辦以他為名的青少年網球賽,今年已經要邁向第六屆;而家人在這一天,不是忙著做忌日,反而像在辦慶典、嘉年華一樣,高興地想著他。「分解那些痛苦,不要把它丟掉或築牆,把痛昇華成力量,才能救自己和家人,也才能解救更多人。」服務的概念在他心裡生了根。一年多前,他脫下律師袍,北上法務部接任政次,即使政務工作忙碌,薪水更與他的律師收入天差地遠,他卻不以為意,神色總是一貫優雅愉快。蔡碧仲散發的正能量讓聲勢旺了起來,許多政壇人士勸進他接任縣市副首長,或舉荐他擔任黨產會要職、監察委員、鼓吹他參選縣市長或立委。不過,他對一切總抱持自在、隨緣的態度,「緣分到了就去做。」寫書為愛子在塵世裡留下痕跡轉換跑道的他,只有一點從未改變,就是無論從事什麼職務,他都會連兒子的份一起活著。就算再怎麼忙他仍勤於筆耕,每天寫下生命的省思。「我要讓別人知道誌鈞成為一個利基,把我變成更好的人。我之前出過一本書《世間如鏡──以子為師》,就能幫誌鈞在塵世裡留下痕跡,我一定要讓大家知道,他是多麼棒的一個小孩。」這是一個慈父寵愛兒子的方式。蔡碧仲小檔案現職∣法務部政務次長、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主任學歷∣成功高中(獲頒傑出校友)、政治大學法律系畢業司訓所期別∣25期家庭狀況∣已婚,育有2男2女(么兒過世)經歷∣澎湖、雲林、嘉義地檢檢察官、蔡碧仲律師事務所負責人、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理事長➤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福島七周年】直擊福島第一核電廠現況

【福島七周年】直擊福島第一核電廠現況2018-03-0712:30災難之後,福島第一核電廠仍致力於除汙工作。法新社廢爐除役、積極除汙,打造居民重返路考驗耐力意志目前世界最嚴重的核災事故是烏克蘭的車諾堡,當地做法是就地廢棄,災區與世隔絕。日本跟東電選擇把反應爐除役、地區積極除汙,希望居民可以重回故鄉、重建生活。這是一條需要三、四十年,考驗耐力意志的路。潘彥瑞二月十四日,我和十幾位歐亞記者組成的外國媒體團,來到福島縣富岡町。電廠幹部一一核對記者身分證件後,禁止攜帶個人手機和「未經許可的拍攝器材」,所有人必須轉搭東京電力公司的巴士,才能繼續往管制區前進。車行二十分鐘,我們終於進到這座曾經震撼全世界的福島第一核電廠。核電廠等級的超規格安檢第一站是換裝,大家都脫掉鞋襪,統一穿上標準白色背心,配戴能感應身分的訪客證、個人輻射劑量檢測器,通過全罩式大型安檢門,掃描確認指紋……。曾經跑過總統、中國國家主席、亞太經合會(APEC)等國際政要聚集的會場,這還是我第一次見識到核電廠等級的超規格安檢。再戴上安全帽、口罩、手套,這時我們可以走出室外,踏上距離事故反應爐一.五公里的櫻花通,短暫步行體驗一下。再換一輛巴士,車上簡介廠區建構的新型汙染儲水槽,差不多說完,下車,我們已經站在那個讓人印象深刻、有著淺藍色波紋外牆、爆炸扭曲鋼筋的福島一、二、三號反應爐前。廠區裡到處都有檢測器跟標語,提醒該區的警戒劑量是多少。但似乎是為了證明情況已經在「穩定改善」,淡化外界對福島核電廠「恐怖災難」印象,記者團穿著幾乎等同平常服裝的最低防護,站在距事故反應爐只有百餘公尺的高地上對望。旁邊有工作人員握著手持偵檢器隨時測量,我瞄一眼螢幕上的數字,當時顯示是一一二微西弗/小時。電廠幹部在出發前簡報說過,採訪團行程裡預計會看到的瞬間最高讀數,大概是一百微西弗。這個輻射值差不多等於搭飛機,從東京去一次紐約累積的劑量。我們留意到三號機組的屋頂,豎立著一排圓拱形的蓋子,看起來是新的設施。電廠主管說,那是為取出核燃料作業搭建的外罩,大小需要完全覆蓋乏燃料池,跟操作用的起重、作業設備。廢水、廢料暫存後何去何從福島第一核電廠裡的三座機組,都發生了爐心熔毀事件。三號機組裡有五六六根燃料棒,燃料池裡散布被輻射汙染的瓦礫碎屑,底部還有熔落的燃料碎片,因為劑量太高,只能用機器人尋找定位。不過三號反應爐還是其中狀況相對較好的,因此今年中就要開始動工取出燃料棒。按東電規畫,希望其他兩座可以在二○二三年進入這個階段。再上巴士,採訪團去看了十七公尺牆上,加註日期標示的一道線。當年就是衝到那裡的水,引爆這場至今收拾不完的災難。還有廠區一望無際,仍然持續擴建中的輻射汙水槽,以及東電正在興建的核廢暫存區。回到簡報室,電廠主管說明,由於努力除汙有效,目前廠內九五%的地方已經可以不用戴全臉防護面罩,穿普通服裝活動工作。但我有點小納悶,為什麼進到電廠前那段不算短的路程上,兩旁的民宅卻是廢棄狀態?電廠公關經理廣瀨大輔解釋,東電基於廢爐作業優先,只能加速處理廠內除汙作業,廠外範圍較大,是由政府統籌……。幾家西方媒體聽了開始對東電開炮,質疑不顧別人死活,追問不斷增加的汙染廢水、廢料,現地暫存後到底要何去何從……。東電幹部只能說,這些都還需要跟日本政府再研究,記者當然不滿意這種答案。三月二日,負責福島第一核電廠除役重任的指揮官增田直宏,人到東京面對國際媒體說明。針對廢水排放、民意反對,以及砸大錢搞的高科技凍土防水壁(俗稱「冰牆」),效益卻有限等問題,和近五十名外籍記者舌戰。增田說,會尊重民意觀感,和政府討論汙水最終處置問題;至於冰牆,他覺得只要結果有達到目標就是好的,效益怎麼樣是其次……。現場又有老外聽不下去,站起來搖頭拂袖而去。福島不走車諾堡模式東京電力公司在很多人眼中,因為背負禍首標籤,明顯至今仍然動輒得咎。但反應爐狀況沒有惡化,現場環境逐步改善這也是事實。目前世界最嚴重的核災事故是烏克蘭的車諾堡,當地做法是就地廢棄,災區與世隔絕。日本跟東電選擇把反應爐除役、地區積極除汙,希望居民可以重回故鄉、重建生活。這是一條需要三、四十年,考驗耐力意志的路。也許當東電完成這項需要幾個世代接棒的沉重任務,在不知不覺中,等於完成外界對自己信心的除汙跟重建之路。輻射水產生量減少儲存仍是問題西弗是輻射劑量測量單位,常見使用毫西弗/年、微西弗/小時表示劑量。前者比後者大1000倍。一般概念的幾個指標劑量,例如吃一根香蕉是0.1微西弗,照一張胸腔X光是20微西弗,核電廠員工普通一年劑量限制是50毫西弗。科學證實100毫西弗,是有可能引發癌症的最低劑量。為避免輻射汙水流入海洋,東電在福島電廠事故反應爐周邊的地下,圍起一圈長達1.5公里,整片約零下30度的「冰牆」。再配合抽取地下水等多種內外措施阻隔,現在汙水的日均產量已從490噸,減少到只有110噸。但汙水每天需要裝入儲存槽暫置,不斷增加的量形成另一個問題。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飲水標準,每公升的放射物含量需在10貝克以下才合格,福島核電廠外的海水檢測目前都達到標準。(潘彥瑞)➤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政治】顛覆藍營傳統形象鄉土味侯友宜接地氣

【政治】顛覆藍營傳統形象鄉土味侯友宜接地氣2018-03-0712:30侯友宜用「不忘初心」為決定參選破題,承諾努力讓市民安居樂業總結。攝影/郭晉瑋從政風格重效率,有打擊不法、敢得罪財團的硬漢形象國民黨六都候選人過去幾乎清一色都是高學歷菁英,與基層距離始終遙遠,如今終於出現一個接地氣、充滿鄉土味的侯友宜。他在記者會上所展露的本土基層、樸實包容的氣質,與周錫瑋標榜高人一等的菁英、文藝素養,形成強烈對比。晏明強「我叫侯友宜,我要參選新北市下一屆的新北市市長」、「我愛新北市、愛台灣、愛中華民國」,以略帶生澀卻又高昂堅定的語氣,民調支持度遙遙領先藍綠可能人選的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三月一日在新北市府一樓彭園餐廳召開參選記者會,正式宣布投入新北市長選戰,迎向人生第一場選舉的考驗。帶動國民黨體質文化改變完全不同於過去國民黨A咖參選,多會安排盛大造勢的傳統風格,二月底悄然請辭的侯,記者會並未提前預告,現場沒有擺滿各方祝福的花籃,也沒有邀請來賓或動員群眾助陣,只有主角一人、一支有線麥克風,加上「人民要的,就只是安居樂業」字樣的簡單布景。侯以台語為主、國語為輔穿插,用「不忘初心」為決定參選破題,承諾努力讓市民安居樂業總結,連同媒體提問,全程只花了約三十分鐘。只不過侯記者會時間雖短,卻絲毫未見冷清之象,許多朱市府官員及民眾自發性到場支持、獻花,配合侯句句挑高尾音,有如布袋戲英雄出場口白般的演說,讓現場的氣氛一直很high。一位曾任黨務要職的朱市府官員,當聽到侯說出他不是社會上最優秀的人,比他聰明的人很多,他是在菜市場長大,國語、英文也講得不好,家中也沒人從事政治,但幾十年來他都與基層在一起,感受基層的快樂、痛苦與悲哀的日子,雖然他不是最聰明的,但願意面對問題,站出來解決問題……,這位官員也忍不住用力鼓掌。這位官員說,他肯定的不光是侯的演講內容,而是高興這麼多年來,國民黨六都候選人幾乎清一色都是高學歷菁英,很多人英文比台語還流利,與基層距離始終遙遠,如今終於出現一個接地氣,能與基層共同呼吸,充滿鄉土味的市長參選人,「像侯這樣非典型的藍營政治人物,如能獲得提名並勝選,這對帶動國民黨體質文化改變,將有非常強的催化效應。」副市長任內強硬作風得罪民代他進一步分析,侯一旦勝選,不只有助國民黨整體氣勢回升,更有潛力取代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成為國民黨本土派的代表人物。由於國民黨本土派向來理念空洞,又缺乏論述能力,加上選民長期認知的黑金形象又揮之不去,近幾年在中南部選舉幾乎是每戰必敗,造成藍營只能靠北台灣都會選民及軍公教基本盤苦撐的困境,若本土派不能重新振作,與綠營搶票,國民黨將永難重返執政。這位前黨務高層指出,侯友宜是嘉義基層家庭,非地方政治家族出身的背景,又有打擊不法、敢得罪財團的硬漢形象,從政風格重效率又不和稀泥,完全顛覆了傳統國民黨本土派給人的印象,由他擔起領導本土派的重任,搭配形象不錯的本土派藍委江啟臣等人,將有助喚回藍營流失的本土及年輕選民,國民黨也才有再起的基礎。有黨務要角看完侯友宜的參選記者會,也大力讚賞侯,因應對手周錫瑋質疑他不拿國旗、不認同國民黨的人格毀滅攻勢,表現出選舉新手少見的政治智慧。侯說,他曾擔任警大校長,參加升旗典禮的次數沒人比他多,國旗早已內化在他的心中,「有些東西不是把標籤貼上去就是你的,我奉獻給我的國三十八年,就是我愛的中華民國!」該要角指出,這是很有力又不帶負面字眼的回擊,「相信多數藍營支持者是聽得進去的。」他也強調,黨中央原本對侯在新北市的實力,是否真如同民調數字所顯示的壓倒性優勢,多少仍有些疑慮,因為地方輔選系統不時會回報,侯在七年副市長任內取締非法的強硬作風,真的得罪了不少新北市民代。但大家看完侯這位選戰新人,在記者會上所展露的本土基層、樸實包容的氣質,與周錫瑋標榜高人一等的菁英、文藝素養,以及認定所有人都欠他公道,幾乎罵遍黨內的仇恨心態,「對比反差實在太強烈了,初選勝負應已底定,一心只想新北市勝選的藍營選民,相信不會支持處處炮口對內的周。」只不過侯的參選起手式雖頗獲好評,但未來的選戰道路卻絕不輕鬆。周錫瑋對他的忠誠檢驗攻勢絲毫未鬆手,除揚言「絕不容忍不藍不綠、不清不楚、不公不義的人出來毀滅國民黨的理念」,近日還把矛頭擴大對準新北市黨部及市長朱立倫,其中藉由拒絕簽收新北市黨部的初選公告公文,表達不替初選制度背書的大動作,更讓「周真要脫黨選到底了嗎?」的疑問,成為近日國民黨上下熱烈討論的焦點。周錫瑋堅持參選一步不讓就算侯能贏得黨內初選,但由於他從未歷經選戰洗禮,有藍營高層坦言,侯個人操守能否通過綠營鋪天蓋地的檢驗,而不重蹈二○一六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副總統提名人王如玄因軍宅案被打趴的覆轍,將是藍營能否保住新北市執政權的重要關卡。一位農曆年前曾與周錫瑋深談的朱市府高層就透露,周之所以堅持參選一步不讓,就是認定侯問題多多,絕對禁不起檢驗,「他要為不能失去新北市的國民黨,保留最後一線生機。」➤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梁國源專欄】靠內部數據管理的大盲點

【梁國源專欄】靠內部數據管理的大盲點2018-03-0812:30企業導入整合採購、生產與配銷運籌等作業資源的ERP系統,使領導者藉此瞭解公司的業務表現、生產效率及利潤來源,完全符合當代管理思維。但黑莓機卻是敗在倚賴這個內部資訊系統上。梁國源當代領導人習於以較科學、客觀的統計數據做決策,但此舉雖能避免過度主觀的弊病,也明顯提高了管理效率,卻易令人掉落歷史資料與自我感覺良好的雙重陷阱,尤以美國甲骨文(Oracle)公司為首開發、著重財務會計導向的企業資源規畫(EnterpriseResourcePlanning,ERP)系統為甚。在凡事講究資訊化與數位化的現今,企業導入整合採購、生產與配銷運籌等作業資源的ERP系統,使領導者藉此瞭解公司的業務表現、生產效率及利潤來源,完全符合當代管理思維。但各界卻忽略了ERP系統有兩大限制:一是它乃過去發生的商業與投資活動之落後數據;二是它屬於與外界隔離的內部資料。若僅據此相對狹隘的視野去規畫決策,易對競爭環境產生誤解與錯失產業發展趨勢。特別是ERP等內部資訊是由下而上呈遞,其間經過不同階段管理者的分析重組、結構化與包裝,使有些數據被放大、有些則被消音。再加上領導人不會刻意尋求第三方資料來解讀內部資訊,讓數據所隱含的事實愈難被辨識出來。曾是高度數位化身分象徵,如今卻淡出人們記憶的黑莓機(BlackBerry),便是大敗於此。從二○○七年一月iPhone問世至一三年第一季,黑莓機用戶數從八百萬大增至七七○○萬。黑莓公司(BlackBerryLimited)每季營收也從○七年第一季的十億美元,增至一一年第一季的五十五億美元。財報數據表現亮麗,也難怪該公司對自家產品提供友善的鍵盤、企業安全系統與創新的訊息發送系統等商務市場所需服務,感到自信滿滿,自然未把價格較高、電池壽命短等性價比偏低的iPhone放在眼裡。殊不知人們已開始擁抱觸控螢幕功能,捨棄鍵盤功能,但黑莓公司迷失在依靠內部資訊提供的高成長數據裡、沉浸在過去有卓越表現的強項,未能因應消費者行為改變及時調整產品設計(如優化上網瀏覽功能、推出更多app),以至於在iPhone領軍的新一代智慧型手機陣營成長更快的情況下,令自身市占率嚴重流失。數據顯示,黑莓機的美國市占率於○九年第一季達到五五%後,竟在兩年內劇降至一三%,全球市占率亦從二○%明顯下滑。黑莓機的殞落凸顯出ERP系統等內部資訊再豐富或再亮麗,終究只是歷史,無法呈現產業競爭與市場劇變的殘酷真相。倘若企業又執意抱著舊時成續單抗拒改變、創新或漠視競爭者威脅,被踢下競爭擂台、聚光燈遠離,也是早晚的事。➤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呂紹煒專欄】割稻尾?兩年內台灣要養出獨角獸

【呂紹煒專欄】割稻尾?兩年內台灣要養出獨角獸2018-03-0812:30外界很容易就猜出Gogoro是2年內成為獨角獸的候選人。本刊資料以投資種子階段為主的CowboyVentures,曾對獨角獸企業做過研究,結果發現面向消費市場的公司,比面向企業市場的獨角獸公司多,因此,擁有人口眾多、市場廣大的經濟體,養出獨角獸的機會比較大。呂紹煒聽到行政院端出「優化新創事業投資環境行動方案」,而且大膽承諾未來兩年內,要讓台灣產生「獨角獸」,許多人都笑了!不是不可能做到,而是如果淪為「撿現成」、「割稻尾」,大概難顯示方案的效果。如果是指方案就能養出新創獨角獸,雖然「其志可嘉」,但官員敢於如此承諾,恐怕是低估了孕育獨角獸的難度,忽略國內外環境的差異,才敢於如此「輕諾」。獨角獸企業中、美占八成行政院要結合十三個部會,共同打造適合新創事業投資台灣的環境,未來五年新創事業基金規模,每年成長五十億元,將台灣打造為類似亞洲矽谷的「新創資本匯聚中心」。院長賴清德說,希望兩年內孕育出一家「獨角獸企業」──賴清德只是「希望」;但國發會主委陳美伶說:「台灣在不久將來,就會有獨角獸事業產生,我們承諾兩年內,一定會有獨角獸產生。」她還說目前台灣有成為獨角獸潛力的企業大約有三至四家。這就變成「承諾」了!所謂的獨角獸公司是指那些估值達到十億美元以上、但尚未正式掛牌(IPO)的新創企業,其名稱是源自風投人物李艾琳(Aileenlee)在二○一三年〈歡迎加入獨角獸俱樂部:從十億級別公司身上學習創業〉的文章;至於所謂的新創企業到底要「多新」,有人定義是創立十年內,有人定義是成立不超過二十年。比獨角獸更上一層樓的是「超級獨角獸」,指的是估值超過一百億美元的新創企業,早年的Google、臉書,今天的小米、優步、Airbnb、螞蟻金服等,就是超級獨角獸。全球獨角獸企業的數字一直在變動,每個新創企業在每一輪融資中,估值都可能出現變動,同時不同統計單位做出的報告也會有異──有的估值增加,躋身獨角獸俱樂部;也有獨角獸因經營瓶頸導致估值下降,被踼出俱樂部。兩年前的一份獨角獸報告中,統計全球有二二九家獨角獸企業,其中美國、中國的新創就占了近六成;去年底勤業的《中美獨角獸研究報告》中,則統計全球有二五二家獨角獸企業,中、美兩國占了八成。另外一份美國知名創投研究機構CBInsights發布的「全球獨角獸公司榜單」,則是有二一四家企業上榜,同樣是中、美兩國獨角獸就占了八成,排名第三的印度占四%,估值前十名企業中,有六家美國企業、四家中國企業。雖然報告數字有差異,但大致已看得出分布與趨勢──美國獨占鼇頭、中國緊追在後,其餘國家的獨角獸則是零零落落、聊備一格。規模、市場大較易養出獨角獸美國是全球最大經濟體,技術先進、市場龐大、創業與風投傳統超過一甲子,獨占鼇頭完全合理又容易理解。但中國呢?印度呢?這些技術與經濟體質、甚至創投制度都不如歐日的國家,獨角獸數量為何在歐日之上?最重要的原因就在:規模、市場。以投資種子階段為主的CowboyVentures,曾對獨角獸企業做過研究,結果發現面向消費市場的公司,比面向企業市場的獨角獸公司多,因此本刊資料擁有人口眾多、市場廣大的經濟體,養出獨角獸的機會就較中小型經濟體大得多。中國的滴滴出行、小米、陸金所與新美大、今日頭條等獨角獸,同樣的技術放在台灣,面向規模小得多的市場,要成為獨角獸的機會就小多了。此外,台灣更長於硬體製造、面向企業的經營,台積電、鴻海及其他許多代工企業都是如此,台灣短期要孕育出自己的獨角獸,條件是較差了一點。國發會承諾兩年內要有「本土獨角獸」,而且說有三至四家可能人選,其說法與作為是過於「取巧」,實在不足取。外界很容易猜測出所謂兩年內成為獨角獸的候選人,大概就是早已羽翼豐滿、做電動機車的Gogoro,或是早已得到全球最大創投紅杉資本(SequoiaCapital)投資的AI新創等公司。Gogoro是由尹衍樑、王雪紅等人投資,國發基金、星國淡馬鍚也投資,原本的估值就已近九億美元,創投界甚至認為其估值早已超過十億美元,獨角獸之名已當之無愧。國發會如果是要拿Gogoro「當業績」,坦白說,沒有行政院的新創方案,Gogoro同樣會成為獨角獸。而Gogoro雖然是前宏達電主管陸學森創業之作,但初期投資者就是大財團,其性質亦與一般需要風投支持的新創有異。否則單以新創公司的成功傳奇而言,聯發科子公司匯頂才掛牌不久,市值就破台幣三千億,豈非可說是「超級獨角獸」?誇下海口可能扭曲政策其實國發會可以務實一點,不需要做「兩年產生獨角獸」這種KPI來壓自己,有這種壓力就可能有政策扭曲。新創方案的「業績」、效果及成敗,要看的是因這個方案,多增加的新創事業有多少,那些發展仍困難的新創(募資、徵才、拓市都難),因而得到的改善與助益有多少。如果兩者都無效,政府縱然能在兩年內端出Gogoro,或其他已成立五、六年的新創成為獨角獸當業績,這個新創方案還是失敗的──那些獨角獸與有無此新創方案關係不大。➤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蔡明芳專欄】解決農業缺工不應只想開放外勞

【蔡明芳專欄】解決農業缺工不應只想開放外勞2018-03-0812:30解決農業缺工問題可從兩個面向來思考,一來解決不同農產品的人力需求,讓農場可以永續經營;二來讓閒置的社會人力被充分使用,藉由與在地人力的合作,讓農村的經濟人口可以增加。蔡明芳台灣人力市場供需不一致現象已日益嚴重。我們常聽到社會上存在許多人找不到工作或找不到想要的工作,同時許多企業也紛紛表示找不到人的窘境,即缺工的現象。在全球化的過程中,產品分工愈趨精細,勞動力的需求與供給無法完全媒合,已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因此,各國政府往往需同時處理缺工與失業兩個不同面向的問題。在各國經濟成長的路徑上,傳統產業的勞動人口常因勞動要素報酬的改變而往新產業部門移動,農村人口因為工業或服務業的磁吸效應所產生的農業缺工現象即是一例。農委會近期針對農業缺工問題的盤整統計顯示,目前國內約有一○.二%的農戶存在缺工現象,全國農業缺工約二十八.二萬人次,其中經常性僱工需一.五萬人次,季節性的臨時工則缺二十六.七萬人次。缺工以苗栗、台中、彰化、雲林、南投等中部地區較嚴重,約十四.七萬人次,占比達五四.九%;其次是嘉南高屏等南部地區缺九.四萬人次,占三五%。上述的缺工現象使得許多農業生產比重較高的地方政府,多希望可以開放外勞的以解決問題。面對缺工問題,若直接開放外勞就要解決問題的話,那是最簡單的想法,但是卻可能是後患無窮的做法。就像生病去看醫生,醫生若未釐清病痛的原因就給你止痛藥或抗生素,短期來看似乎解決病痛,長期可能需要更多的藥物控制或出現抗藥性。這樣的現象在製造業倚賴大量外勞生產後,卻希望政府開放更多外勞來解決他們這些產業缺工的做法,即是明顯的例子。由台灣農耕或養殖技術具有輸出能力可知,農業相關工作有一定程度的技術難度,並非如製造業的生產作業如此簡單,因此,絕不是開放外勞即可解決的。目前農委會推出包含農業技術團、耕新團與假日農夫團等農業季節性缺工二.○措施,是較可能解決台灣在地缺工問題的做法。一來可以解決不同農產品的人力需求,讓農場可以永續經營;二來讓閒置的社會人力可以被充分使用,藉由與當地農會的合作,讓農村的經濟人口可以增加。新農業是小英政府的重大計畫之一,若政府可以適度緩解農業缺工的現象,農民的收入必然獲得改善,有更充足的農業人口可以支援農業,農產品的附加價值才可以進一步提高,農村的生活品質自然可以進一步改善,這才是我們要的新農業。➤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左眼看新聞】習近平的雞肋蔡英文的回鍋肉

【左眼看新聞】習近平的雞肋蔡英文的回鍋肉2018-03-0812:30總書記與軍委會主席無連任次數限制,習近平只要牢牢抓住黨機器和槍桿子,就算2023年卸任國家主席又怎樣?取消國家主席連任次數限制,就是不再將這個職位視為雞肋,必然有所圖且有所用。汪仁玠中共中央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提出修憲建議,建議取消國家主席與副主席連任次數限制。本周新聞,左眼你怎麼看?看倌我告訴你:習近平的雞肋,蔡英文的回鍋肉。西元前二一一年,一顆隕石墜落於東郡,上頭刻著「祖龍死而地分」,意思是如果哪天秦始皇GG了,國家就會四分五裂。換成現代,了不起就是名嘴們在談話性節目裡說東道西;偏偏那是個專制時代,秦始皇盛怒之下開始坑儒。其實當時坑得最多的,並非《新聞追追追》那種新聞名嘴,而是《命運好好玩》那種命理老師,而這場大屠殺則肇因於一場國家體制之爭。秦始皇想要搞郡縣制,卻有幫大臣主張延續周代的分封制,甚至在民間以「熒惑」、「隕石」、「沉璧」等玄異事件妖言惑眾。秦始皇有三十幾個子女,大秦江山又是他打下來的,都分封為諸侯不是挺好的嗎?但他卻不做如是想,因為周朝就是因諸侯坐大而滅亡。同樣的道理,在共產黨一黨專政、槍桿子出政權的中國,總書記猶如雞腿,總理彷彿雞翅,中央軍委會主席等同雞胸肉,國家主席頂多就是食之無味的雞肋。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中國總理趙紫陽、英國總理柴契爾夫人(MargaretHildaThatcher)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這兩位總理一虛一實,中國真正的最高領導人,是坐在觀禮席正中央的鄧小平,而他左側的國家主席李先念,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五,還在趙紫陽之後。既然總書記與軍委會主席並無連任次數限制,習近平只要牢牢抓住黨機器和槍桿子,就算二○二三年卸任國家主席又怎樣?取消國家主席連任次數限制,就是不再將這個職位視為雞肋,必然有所圖且有所用,亦即未來政與黨的關係,將走向分進合擊的「水平分工」,而非一條鞭式的「以黨領政」。對台灣當局、尤其是回鍋再度接掌陸委會主委的陳明通,這將是場嚴苛的挑戰。今年二月在北京召開的對台工作會議上,中國副總理汪洋所提的三大重點與方向,開門見山便指出要準確研判形勢、科學決策部署,「主導兩岸關係大局」。而近期換班的對台高層人事也透露,不但鷹派抬頭,「知台」也不再是關鍵考量,兩岸關係將被放到國際關係的框架之中。習近平對「雞肋」食指大動,蔡英文卻端出一盤「回鍋肉」,會不會種下日後一切糾葛的種子,因而埋下了殺機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米果專欄】「天公生」是春節的分界點

【米果專欄】「天公生」是春節的分界點2018-03-0812:30直到現在,依然覺得過了初九天公生,就不可以再發懶,要好好振作了。如果可以用那個改運的紅色印章,保佑一整年平安,有天公在背後支撐著,起碼內心篤定一些,就不要在乎迷信不迷信了。米果小時候自從學會唱「金韻獎」黑膠唱片那首〈正月調〉之後,每次除夕吃完年夜飯,都會被大人指名表演,從「初一早」唱到「十五元宵瞑」,春節的日日典故,用台語像順口溜一樣唱出來,在以台語為母語的長輩面前,算是「好孩子」的表現。不過,我家過年可沒辦法像歌詞說的那樣,到了元宵節才算畫下年節句點,倒是正月初九的「天公生」,可算是重要的分界點。在台南,尤其城內,初九天公生算是大事。我們通常在午飯過後,全家一起到民權路巷內的天公壇拜拜。大概從馬路轉進巷弄,就開始被賣香、賣金紙的阿嬸部隊包圍,爸媽意志堅定不斷以「我們信基督教」為由婉拒,其實是要擠到廟內買香、買金紙。阿嬸部隊看準了大人的藉口,就來拉小孩的衣袖,那段進廟參拜的過程非常驚險。廟內不只萬頭攢動,還有萬香鑽洞,我們從小就被訓練要把香高舉過頭,但小孩的身型矮小,就算高舉,一下子就蹭到大人的鼻孔,也很驚險。不過,初九拜天公的重頭戲,就是排隊改運。隊伍排得很長,從廟內蜿蜒到廟外,負責改運的廟方工作人員前方擺了一條木頭長板凳,兩端再各放一個小矮凳。想要改運的人,先踩上矮凳,然後走過長板凳,再踩著另一頭的矮凳下來,報上名字,廟方人員拿著香,還有紙糊人偶跟金紙,在信徒的身前身後揮來揮去,嘴裡念念有詞,最後在領子後方蓋一個方形的紅色大章,儀式才算結束。起初父母都要求我們穿學生制服去改運「蓋章」,可是開學之後,同學之間會互相嘲笑誰比較迷信,然而領子被蓋章的人又很多,可見住在東門城外的小孩,初九這天進城去拜拜改運的人還真不少。因為怕開學之後被同學嘲笑,好不容易才說服大人,去天公壇改運之後,蓋章在衛生衣的後領內側,不必太用力,若隱若現最好,有個大致輪廓就行了。沒想到,開學之後,調皮的同學還是會跑來翻領子,然後在教室邊跑邊喊,誰誰誰迷信。直到現在,依然覺得過了初九天公生,就不可以再發懶,要好好振作了。如果可以用那個改運的紅色印章,保佑一整年平安,有天公在背後支撐著,起碼內心篤定一些,就不要在乎迷信不迷信了。➤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阮慶岳專欄】分水嶺

【阮慶岳專欄】分水嶺2018-03-0812:30時代就是分水嶺,翻過去這一道山嶺,必然會是另外的風景。空間雖是主人的個性投影,從來也可能只是回聲筒,既無心也有意地回答著大時代的心跳與脈搏,認真發出怦怦鏘鏘的各自樂音。阮慶岳我前幾個月去沖繩旅行,遇到一個當地年輕陶藝家,對台北咖啡館讚不絕口,讓我樂陶陶、也彷彿與有榮焉了。回想起二十年前的台北,還少見到如今已蔚為風氣的品味店鋪,想找個地方藏身或取暖一下,在那時並不大容易的。當然,還是有一些以主人個性來面對人間的店家,並且在當時十分缺乏自我風格的社會氛圍裡,傲然地在巷弄角落裡堅持存活著。我印象裡最深刻的咖啡店,是一家聽說由兩個三十一歲男子合開的Café2.31;至於平日最常流連取暖的酒吧,則是不易尋找也空間細窄的分水嶺(Watershed)。這兩家店的特殊處,就在於經營者勇於自我的顯現,並且在面對無際市場的挑戰時,選擇「弱水三千,但取一瓢飲」的對決姿態。Café2.31才一出場亮相,完全形象個性鮮明,極簡乾淨到讓人難安不自在的空間,搭配著隨後進駐進來、前衛的另類音樂AvantGarden唱片行,以及有個人書房氣息的藏書空間,和絕對搶眼吸睛的雜誌選擇(主要是當期的進口刊物,包括時尚、音樂、廣告、設計、攝影、電影等),立刻安撫許多另類知青心靈的游離不安,更提供獨處者的忘我角落時空。咖啡館+唱片行+小書房的複合個性,有著獨特品味與個人姿態的潮流領先氣息,讓Café2.31樹立起某種不可替代的空間魅力。但我後來逐漸不再去,原因是地點離我住處還是太遠,以及有段時間覺得過度熱鬧嘈雜,而且原初的純粹俐落個性,似乎不覺間在鈍化中,總之就覺得不再安適如前。然後,聽說忽然就收掉了,那時還覺得有些惋惜。分水嶺酒吧的核心者小羅,其實就是從Café2.31打工出道的。在安和路底開了家咖啡店,吸引許多朝聖者,然後轉到安和路頭的小巷裡,開了細長厚重木門、從外面看不出所以然來的這家酒吧。小羅的外型帥氣英挺,加上有著迷人笑容,雖然完全是一家低調內隱的酒吧,基本客群立刻支撐起經營底盤。有一次,某家時尚雜誌選出台北年度十大帥氣吧台調酒師,小羅赫然入列,那段時間忽然就湧入許多看帥哥的顧客,甚至還看到一些知名女演藝人員,也同樣獵奇出沒來。所幸熱潮沒多久就平息,小酒吧回歸本來的調性與節奏,沒有成為陌生者的川流過道。我記憶中的分水嶺,就是一細長條的吧台空間,人人沿著高吧台的圓凳坐著,沒位子的只能立在椅子後面貼牆站著,有人走過就得肉肉相碰相互取暖。空間精簡俐落、很有設計藝術感,雖然略顯得陰暗窄小,但是天花板卻很高遠,長吧台臨門處設了一個DJ台,播放的音樂在前衛與流行間移走,也很能和現場的氣氛歡樂互動。分水嶺初期的客人多元豐富,沒有像Café2.31那樣的純粹單一,甚至不免會帶著些許鄙夷人間煙火,或者有些高人一等的階級姿態。而且分水嶺客層與空間的調性,其實有著同志酒吧的基本氣息,卻又相當開放友善,能讓所有的非同志覺得自在放鬆,不會有非我族類的異己被排斥感覺,是很成功在性別與空間關係上,能自在流動的少見例子。有些瘋狂的夜晚,我還能清楚記得,譬如夜裡打烊後,熟客還不捨散去回家,老闆索性關門開啟私人派對,DJ於是放起私心最鍾愛的舞曲,吧台人人有份的送上龍舌蘭,歡樂的氣氛瀰漫滿屋,甚至最後都跳上吧台跳舞,大汗淋漓不願停歇。但是就如同Café2.31一樣,分水嶺不可免地也要經歷經營方向與基本性格的調整,客群自然隨著做改變,氣氛與調性逐漸不再是我最初所喜歡的氣味。加上我自己生活趣味改變,逐漸不在夜裡出沒酒吧,慢慢與這個曾經熟悉的自在空間相互漸行漸遠。也因為看到台北此刻林立的引人咖啡館,讓我想起二十年前曾經流連的一些地方。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年紀的關係,我似乎反而很難在裝潢與品味都顯得精心講究的這些空間,找到當時的自在安然感覺。我認真想過這個問題,發覺並不是空間設計與服務品質的優劣問題,而是經營者的個性與態度,影響著這樣的感受。Café2.31與分水嶺之所以吸引我,是在那裡能感受到某種時代的氣息,那是與人間有些距離的孤獨感,也是因此決然的姿態與品味,一種所以敢與世界為敵的漠然態度,一種於是決心我行我素的無動於衷。就是那樣的時代,讓孤獨者需要相濡以沫的地方。現在所謂的個性空間,往往讓我覺得太面面俱到,有種恨不得要「我愛人人、人人也愛我」的暗裡殷勤,在精巧的安排與算計裡,主人的稜角與鋒芒,逐漸在其中隱沒不見。確實,就是顯得過度甜美可人的姿態,讓我恍如正喝著似乎少了什麼味道的一杯調酒吧!時代就是分水嶺,翻過去這一道山嶺,必然會是另外的風景,無足躊躇也不需悼念,更無法因此比較高下。並且空間雖是主人的個性投影,從來也可能只是回聲筒,既無心也有意地回答著大時代的心跳與脈搏,認真發出怦怦鏘鏘的各自樂音。➤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