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誰紅?】直播網紅又一個網路蛋撻經濟?

【網紅!誰紅?】直播網紅又一個網路蛋撻經濟?2018-02-2212:30「這群人TGOP」在台灣YouTuber中收入名列前茅。翻攝自YouTube紅爆到吹爆,中國只經過一年時間高階器材、電視台正規新聞部隊,在李四端、詹慶齡這樣的明星主播帶領下,卻難以在網路直播這個領域搶下一個灘頭堡。只是已上岸的「網紅」,也不見得能看到那片良田美景,台海另一岸的中國,網紅熱潮已開始快速退燒。汪仁玠「戰爭致勝的三大要素:第一是錢,第二是錢,第三還是錢。」拿破崙(NapoléonBonaparte)如是說。這位「西方戰神」的十萬大軍,卻在半島戰爭中慘遭西班牙游擊隊痛擊。兩年後的滑鐵盧戰役,這批散兵游勇再度大敗法軍。兩個世紀後,也有一支裝備精良,連器材規格都達到HD、4K等級,而且專業及經驗豐富的正規部隊,軍容壯盛地準備開疆闢土。他們正是曾在電視台,頂著當家主播光環的李四端、沈春華和詹慶齡。他們企圖心十足,也觀察了許久,絕非只是「跟著鄉民進來」的湊熱鬧者。電視台正規軍網域遭滑鐵盧怎料進軍網路直播後,除了沈春華,李四端、詹慶齡都出師不利,手頭上的直播節目若非轉型便是叫停。難道這場主播對網紅之戰,是另一場滑鐵盧戰役嗎?儘管詹慶齡表示,投入網路直播只是想把專業和經驗帶入網路,試圖在這個新媒體創造新的價值,「根本沒打算當網紅。」其實網紅種類五花八門,以去年九月YouTube「新鮮知識筆記本NewKnowledgeNotes」公布的網紅收入排行榜為例,前十強的類型就涵蓋影視(谷阿莫、這群人TGOP)、情侶互整(眾量級CROWD)、遊戲(阿神×巧克力)、親子(妞妞TV、彭昱凱)……等等。如果聚焦於「直播網紅」,那又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戰情。滑鐵盧戰役前夕,西班牙游擊隊讓反法同盟指揮官威靈頓公爵(ArthurWellesley)看了幾乎淚崩。成員三教九流,有鐵匠、馴馬人、牧牛人、神父,他們連軍帽都是從法軍、波蘭軍那兒搶過來的,只不過將帽上的鷹徽倒掛罷矣。直播網紅就是貌美敢露?二○一七年七月PTT上有篇名為〈直播網紅最後下場大都怎樣?〉的貼文,對直播網紅做了這樣的輪廓描繪:「直播網紅大部分都是些無腦的小女生在當的(館長和統神算極少數的特例)。職業生涯基本十八到三十歲,十二年的時間。沒有什麼特別的專業或技能,憑的只是年輕貌美加上敢露敢秀。」這篇貼文儘管貶抑意味十足,但目前的直播網紅當中,確實多數是網美、拍賣哥和拍賣姊。而他們的總體戰力如何?臉書「專頁儀表板」粉絲團釋出了很值得參考的風向球。截至今年二月十日,一二八種分類標籤中談論人數平均值的排名,前五大依序是「新聞媒體」、「純分享粉絲團」、「分享網站」、「內容社群」、「心理測驗」,「網紅」與「直播」則分占第二十、三十九名。前五大的平均值,竟然是後兩者的二十三倍。而這樣的高度落差,未必不是台灣網紅、直播網紅的一則警訊。去年十二月日本新媒體平台COOLJAPANTV,在台北圓山大飯店舉辦的一場活動上,剛締造YouTube台灣最多觀看次數的歌手黃明志,大膽預測蔡阿嘎即將人氣下滑。儘管事後他表示純粹是為了製造現場效果,但台灣網紅經濟會不會像中國那樣,在極短的時間內泡沫化?相當值得持續關注。一六年九月才創立一年半的中國直播平台映客直播,投資方釋出的三%股權,竟在市場上套現約十億元新台幣。憑什麼?憑的是註冊用戶超過千萬。於是網路直播成為中國業界深信不疑的「下一個風口」。「站在風口上,豬也能被吹上天」,這是小米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雷軍提出來的「飛豬理論」,意為創業成功的本質,是找到風口並順勢而為。當時中國業界極度看好網路直播,年度網紅經濟規模達到二九○○億元新台幣,直播主的身價也平地升天,虎牙直播以三年、五億元簽下電競第一女神Miss,范冰冰得拍上七部戲才能賺到這個數。但就在映客釋股的同時,業界也開始出現這樣的質疑:「中國網絡直播產業:風還能把更多豬吹上天嗎?」吹破的中國直播牛皮果真是一語成讖,估值二十五億元新台幣、被譽為「直播平台獨角獸」的光圈直播,在一七年初無預警倒閉。這下糗了!資本市場瞧見「被吹上天的豬」,在「光圈」之中一隻接著一隻摔下來。事實上,雷軍的理論是有但書的,「風口上的豬,都是有練過功的」,但中國直播平台練的,卻是天橋上的把式,什麼年收入上億是唬弄的,連直播觀看人次也是灌水的。一位優酷直播平台的檢測人員便告訴媒體,假使每個節目同時有十萬人上線收看,耗盡優酷所有頻寬都無法支持一百個節目同時播出。優酷旗下的來瘋直播,對外號稱大多數直播觀看人數有數十萬,其實只有百人左右。台灣網紅經濟與網路直播究竟是站在風口上還是光圈中?該開始深思熟慮了。➤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