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誰紅?】李四端要把傳統新聞價值帶入網路

【網紅!誰紅?】李四端要把傳統新聞價值帶入網路2018-02-2212:30李四端坦承經營網路新聞平台所需的資源超過他的想像。攝影/柯承惠電視台鎮台之寶放棄數百萬年薪,不為爭當網紅當家新聞主播轉戰網路出師不利,但「主播正規軍」不敵「網紅游擊隊」,卻不是正確的戰報,「根本沒想過要當網紅,論年紀沒有他們年輕,比無厘頭沒有他們綜藝。」詹慶齡說,她跟李四端只是想把主播台從電視搬到網路而已。汪仁玠發生於一九九五年的彰化四信擠兌風暴,許多民眾是看了TVBS新聞現場直播(Live),才爭先恐後趕到四信總社提領現款或解約定存。由於Live被視為「收視率製造機」,台灣各大電視台開始颳起一場衛星轉播車(SNG車)採購熱。一時之間,好像「沒有SNG車就不叫新聞台」似的。「接下來,把時間交還給棚內。」只要有Live,觀眾最常聽見的就是這句老哏,當家新聞主播基本上是坐鎮棚內,猶如下棋一般跟不同現場的記者連線。但是這些曾經年薪數百萬元、甚至逾千萬元的新聞「一哥」、「一姊」,最近一年來卻紛紛搶灘網路直播。數百萬年薪主播轉戰網路二○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八大晚間新聞《黃金六點》主播沈春華,在播報結束後留下一句「我們後會有期」,告別主播台,也告別了五百萬元年薪。翌年五月前TVBS新聞台晚間新聞主播詹慶齡,在東森新聞雲主持網路直播節目《史瑪特過生活》。一個月後詹慶齡、李四端站上大雲文創網路節目發表會的舞台,宣告他們主持的網路直播節目《大雲有故事》即將上檔。其實在《大雲有故事》背後,沈春華、李四端跟詹慶齡也有段投入網路直播的故事。沈春華決定告別主播台,跟網路直播高度的機動性、互動性有關,她發現臉書開放直播功能後,任何人帶著一支手機就可以在職棒觀眾席上直播,還能跟網友即時互動,「我感受到媒體近年來的重大變化,很多資深媒體人和電視台高層面對網路衝擊也都措手不及,到底大家未來要何去何從?」李四端的故事就既單純又複雜了。單純的是,他跟趙心屏、張景為幾位媒體朋友,累積了那麼多年的經驗,「現在行有餘力,看看能不能在新媒體時代做點什麼?過去在電視的表演方式,在網路能不能有所發揮?」所以三年前他們成立大雲文創,準備打造一座影音內容拍攝製作平台。複雜的則是,他的角色除了是《大雲有故事》主持人,還是公司董事長,網路直播的平台宣傳、經營模式、傳播方式、媒體受眾都迥異於他過去熟悉的電視。不是「主播vs.網紅」之戰但很顯然的,除了沈春華在臉書經營的《沈春華LiveShow》,因為沒有成本壓力,也不必跟著新聞話題起舞,靠著過去當家主播的魅力、人脈,可以專訪資訊奧林匹亞競賽金牌小子何達睿、來自舊金山的藍帶法式甜點大師、剛出爐的電視金鐘獎得主,幾乎每場直播都能吸引近二萬人次觀看。但李四端跟詹慶齡的直播節目,命運卻猶如大雲文創所在的松山文創園區,懸掛的那幅負能量名句:「以前我以為錢可以買到一切,後來才發現沒有辦法,因為我錢不夠。」《大雲有故事》進入了冬眠期,《史瑪特過生活》則在三個月後改為預錄。投入網路直播之前,李四端不是沒有做足功課,「包括街頭採訪、棚內訪談,我們都試過,但一陣子下來,發現觀看人數甚至只有二位數。」詹慶齡也表示,《大雲有故事》之所以喊卡,實在是因為沒有那麼多的人力和設備資源,可以應付要求節目精緻化、資訊深度化的前置作業和Live播出。但若要說《大雲有故事》、《史瑪特過生活》暫掛免戰牌,是「主播正規軍」不敵「網紅游擊隊」,卻是不正確的戰報,因為這不是一場「主播vs.網紅」之戰,而是「電視vs.網路」之戰。「我根本沒想過要當網紅,論年紀我沒有他們年輕,比無厘頭我沒有他們綜藝。」詹慶齡說。換言之,她跟李四端只是想把主播台從電視搬到網路而已。詹慶齡特地引述前中視總經理吳戈卿在世新大學上課時的一句話──「在數位匯流時代,傳統價值更重要。」她跟李四端在接受《新新聞》訪問的過程中,都特別強調「價值」。「千萬不能模仿,否則我們的價值何在?」李四端如是說。為新聞開一扇望向歷史的窗子什麼是這些當家主播的價值呢?李四端舉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第二代晶片護照,誤用美國杜勒斯國際機場圖案為例,「一九七○年代政府推動十大建設,桃園機場航廈參考杜勒斯機場建築,在當時被視為台灣之光,沒想到四十年後,這兩座機場卻掀起一場政治口水。」李四端表示由於網路資訊太容易取得,所以大家開始習慣不去記憶,但如果替新聞開啟一扇望向歷史深度的窗子,會更有雋永之趣。幾位當家新聞主播未來還會不會有新的故事?就看他們有沒有更史瑪特的想法了。➤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