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專欄】尾牙究竟取悅了誰

【米果專欄】尾牙究竟取悅了誰2018-02-1512:30我那些個性靦腆害羞的網路朋友們,一到了尾牙前夕,文字就瀰漫著濃濃的「厭世風」。不想被逼迫上台唱歌,不想跟同事一起跳「戀舞」,如果被主管指定模仿Piko太郎的“PPAP”時,崩潰到想要離職。米果我的網路同溫層,有比較明顯的「宅」性格,到了尾牙季節,不少人的動態都出現所謂的「尾牙焦慮」。如果尾牙只是老闆出錢讓員工吃一餐,還兼有摸彩中獎的期待,那倒還好;可是近幾年不知道什麼樣的趨勢潮流,要求員工在尾牙表演,或老闆被要求變裝等等,跟平日形象反差愈大愈好,對於害羞的員工來說,尾牙根本是惡夢。小時候我住在紡織廠員工宿舍,好像沒有尾牙的習慣,到了除夕當天,先是全廠大掃除,之後在員工餐廳集合,由老闆親自將年終獎金的薪水袋交給每個人,才能下班,開始放年假。後來父親自己創業的紡織廠,前幾年還有辦桌吃尾牙,之後員工自行決議,請公司將預算省下來,改發獎金,幾十年以來都這麼辦。我自己最初的職場工作,因為董事長剛好也是一間五星級飯店的老闆,員工大抵是抱持著一年吃一次大餐的期待,也無摸彩活動,也無表演,感覺比較像是同事聚餐,或一起去喝喜酒,只差不用自己出錢而已。後來才知道,那根本不是老闆掏錢犒賞員工,而是拿員工每月薪資扣除的福利金來埋單,那幾年真是空歡喜了。之後幾個工作的尾牙宴,漸漸演變成每個部門都要提供節目,雖然有摸彩,可是摸到大獎的機率也不高,如果是中級以上的主管得獎,還要在全場大喊「捐出來」的壓力之下,看著大獎從眼前路過,更慘的是,主管還會被要求現金加碼,那才是大失血。而尾牙表演的要求愈來愈多,似乎變成員工取悅老闆,或老闆取悅員工的年度酷刑了。因此我那些個性靦腆害羞的網路朋友們,不管是被強制要求表演的基層員工,或是被拱出來變裝熱舞的中高階主管們,一到了尾牙前夕,文字就瀰漫著濃濃的「厭世風」。不想被逼迫上台唱歌,不想跟同事一起跳「星野源」的「戀舞」,如果被部門主管指定模仿Piko太郎的“PPAP”時,崩潰到想要離職,說那是很難在身心層面熬過去的難關。尾牙到底取悅了誰?員工必須對任何尾牙表演的要求照單全收,以示忠誠嗎?或是老闆該怎樣醜化自己上台表演,才能讓員工開懷大笑呢?以前的尾牙,員工只擔心桌上的雞頭對著誰,誰就要被炒魷魚回家吃自己;現在的尾牙,沒有雞頭對著誰的問題,但壓力也沒有比較小啊!➤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