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藏身巨都東京的特色書店

【書摘】藏身巨都東京的特色書店2018-02-2212:30「今月經典」書架。每天進貨的圖書會先擺在這裡一段時間,之後才分配到各區貨架上。大型品牌跨足搶市,獨立小商力求特色東京是世界上實體書店與人口數比例最高的城市之一,書店數量在日本國內也是絕對的第一名。據統計,2014年東京的實體書店數量為1496家,遠超第二位的大阪。「行萬里路、讀萬卷書」,對於很多人來說,旅行的目的是為了「欣賞平常難以見識的風景」。為數眾多的東京實體書店,其中有許多風格各異、獨立經營的「小書店」,有些擁有和連鎖大書店截然不同的布置風格,有些則在選書上有店主的個人風格,有些甚至和藝術家合作辦理講座,是書店也是藝廊,對愛書人來說,絕對是讓人嚮往的美好風景。《東京本屋紀事》作者吉井忍雖然是日本人,卻能用流利的中文寫作,以他東京在地人的優勢,和熟悉中文環境讀者的需求,寫下了這本蒐羅東京各式特色書店的「導遊書」。對於書迷來說,真是最佳的旅遊指南。就讓我們從台灣也有的MUJIBOOKS開始,展開一場書香暢遊吧!編輯部日本人對書店有兩種稱呼,「書店」(shoten)和「本屋」(honya)。前者比較書面,後者則偏口語,帶著一種親切感,日本人通常會在「本屋」後面加上一個「桑」。作者吉井忍說自己小時候,沒事就老往離家不遠的小書店跑。當他的母親聽到門口穿鞋的動靜,問他去哪兒,他總是回答:「去本屋桑。」吉井忍說長大後,「本屋桑」漸漸變少了。讓他不由得懷疑:他們在哪兒呢,他們還好嗎?MUJIBOOKS(有樂町)二○一五年十二月無印良品(MUJI)中國最大旗艦店在上海開幕,同時首次引進MUJIBOOKS,據說開幕當天還有不少人無法入店,因為人太多。我與東京的朋友聊起中國的MUJI人氣如此火爆,他搖頭表示感歎:當年在西武百貨角落的「無印」(Mujirushi),現在怎麼會走高端路線,還開到中國去了。在二○○○年日本經濟長期的通貨緊縮中,「品質像百貨公司一樣可靠,價格便宜三成」的模式已經不再是決勝良策,失去了相當的客流,倉促的歐洲開店計畫也沒有成功。到二○○一年中期,無印良品的報表顯示三十八億日元的虧損。「無印良品不行了」,消費者心中浮出這樣的想法。新任社長松井忠三果斷展開改革。無印良品就此恢復業績,更大舉重返中國市場。他們最近的動作是:開始賣書。二○一五年三月開業的首家MUJIBOOKS設在日本九州的福岡市,位於開業十九年的老鋪無印良品博多CanalCity店裡,店鋪總面積約有七百坪,其中圖書占有八十多坪,裡面的三萬冊圖書由文化機構「編集工學研究所」(EditorialEngineeringLaboratory)精心挑選。過了半年,第二家MUJIBOOKS在東京出現,設在改裝後的「無印良品有樂町」(MUJIYurakucho)中,原來在三樓的圖書角落擴張到第二層,圖書數量約有兩萬冊。同年十一月,台灣無印良品把台南店擴張到二七五坪,改裝後,該店銷售台版和日文原版書,算是海外第一家MUJIBOOKS。我來到東京無印良品有樂町一探究竟,這裡三個月前剛改裝翻新過,客流相當多。除了本地顧客,海外遊客非常多,上午就開始在免稅櫃台前大排長龍。該店還有自行車租賃業務,我在門口等待MUJIBOOKS經理清水洋平的五分鐘內,幾位外國顧客從這裡租騎MUJI品牌自行車上街,很是輕鬆快活。這種自然的活力正是無印良品發出的信號:我只是幫你準備一些東西,真正的生活,還是屬於你的。本屋B&B(下北澤)本屋B&B離下北澤站走路只需三十秒,是名副其實的「站前書店」。店名本屋B&B是Book&Beer的簡稱,自然是一家可以邊喝邊看書的書店,書店店員會拿起大杯為你倒啤酒。店內有不少二手北歐桌椅,可以坐下來慢慢喝啤酒享受閱讀時間,因此這家書店通常被介紹為「一手啤酒、一手好書的愜意空間」。本屋B&B是由兩位媒體人嶋浩一郎和內沼晉太郎,經多次討論後,為「反擊」現在的圖書業潮流而誕生的空間。下北澤的文藝來源,可以追溯到昭和初期(二十世紀三○年代),井上靖、坂口安吾、森茉莉等著名作家在此居住、創作。詩人荻原朔太郎常來常往的香菸店,森鷗外的女兒森茉莉每天出沒的「喫茶店」,現在都還照樣經營。從新宿坐電車只需十分鐘的下北澤,從南站口出來右手邊就是下北澤南口商店街(略提一下,下北澤共有六個商店街)。以狹窄的一條街為中心,無數的小街如毛細血管般遍布在這一區域,街邊林立著雜貨店、咖啡店、二手服裝店、小劇場、迷你電影院和美髮店,充滿了集體性、自由而閒適的氛圍。但是,下北澤的真正好玩應該在於「人」,被這種氛圍吸引到這裡的是時髦人士、混蛋、作家、醉鬼、音樂人、編輯、創意人和loser。有沒有辦法和這些人交流,聽聽他們的來歷和想法?那你來本屋B&B就對了。它就在站口旁、走進南口商店街前、一條小街上的小樓二樓。森岡書店(銀座)「我打算每次介紹『本周的一本』,並展示和書的內容相關的周邊物品。書將是這些相關物品的核心。比如,我這次要介紹一本攝影集,那麼我會展示攝影原作(originalprint)和作者的手稿、創作手記。」這家特立獨行的書店還沒開幕的時候,店主森岡督行曾在自己位於茅場町的二手書店裡這樣向我介紹過。當時我似懂非懂地點頭,還不明白這和普通畫廊的差別。新的森岡書店(MoriokaShoten)位於東京銀座一丁目。歷經百餘年風雨的老建築「鈴木大樓」,正面的牌子上寫著:「昭和四年(一九二九年)竣工、東京都選定歷史建築物認定」──森岡書店就坐落於這棟浪漫風格的大樓一樓。森岡書店(銀座)第一周的展覽為刺繡藝術家沖潤子(OkiJunko)的作品集“PUNK”(二○一四年,文藝春秋)。店裡中間的桌上放有圖冊,供人翻閱;一旁忙著向顧客介紹刺繡作品的則是作者本人,對「這個作品要花多少時間?」之類的問題也面帶笑容耐心解答。整個氛圍輕鬆而愉快,在店主和作者精心布置、調試的燈光下,刺繡作品展現出自然而輕盈的靈動。作者周遭總圍繞著好奇的顧客,森岡則於一旁適時插入話題,為作家騰挪出與出版社編輯、策展人或其他創作者結識交談的機會。書店的顧客還不止這些。後來我幾次拜訪,都會遇到海外遊客。中國、台灣和韓國遊客最多。東京本屋紀事(Tokyo’sConstant)作者:吉井忍出版:聯經出版日期:2017年2月➤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