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望鄉的前輩畫家郭雪湖

【書摘】望鄉的前輩畫家郭雪湖2018-02-2212:30郭雪湖與其作品――〈春〉1929年,第三屆台展特選。郭雪湖基金會授權、馬可孛羅提供見證百年台灣美術發展史郭雪湖(1908~2012,原名郭金火)是台灣膠彩畫大師。知名作品〈南街殷賑〉,被用在電影《大稻埕》海報以及諸多代表台北的視覺設計上,現典藏於台北市立美術館。次子郭松年耗時4年整理撰寫《望鄉》一書,為畫家留下寶貴的紀錄。郭雪湖自小就展現繪畫天賦,但一個無背景、缺資源的窮孩子,想用畫畫維生,無疑是個奢侈的夢;而1927年台灣美術展覽會(台展)的成立,為台灣的美術打下地基,也為郭雪湖打開一扇窗,自此崛起於畫壇。在首屆台展上,以一幅結合新舊技法的水墨畫〈松壑飛泉〉脫穎而出,獲得入選,與陳進、林玉山並稱為「台展少年」。此後歷經日治時期的奮鬥、戰後的挫折與屈辱、在異國沉澱再出發,成為「台灣畫派」代表畫家之一,他104載的藝術生涯,有如台灣近代藝術發展史的縮影。編輯部結束雪溪畫館四個月的習畫後,父親開始接受製畫裱褙的訂單以貼補家用,算是獨立開業,但偶爾仍會出入雪溪畫館,觀摩新畫,瞭解畫界動向。某日他聽老師提及,台灣教育會正在籌辦「台灣美術展覽會」(簡稱「台展」),消息一出引起當時畫壇人士的關切與討論。仿照日本「帝展」舉辦台展以當時台灣的美術發展環境來看,台灣漢人社會的繪畫主流,大抵還是文人畫的延續,且集中於仕紳雅士的世界,民眾生活較易接觸的,是前述的神像畫或廟會節慶時的書畫展示。不過學校的圖畫教育已實施了一段時間,台人學生的圖畫課先是出現在師範學校,後來才見於初等教育,這是父親在公學校時期已有機會接觸不少繪畫媒材與相關知識的原因。至於繪畫展覽,在台展開辦以前,台灣社會其實已陸續出現各式各樣的美術展覽會,只是這些展覽大多以學校成果展、民間畫會展覽、少數名家個展為主,論規模、專業度、流通性、影響力等都還相當有限。相對於這些既有的繪畫活動或展覽,台展的規模可說是空前未有的。這個期能「裝點台灣的秋天」的年度盛會,是仿照日本「帝國美術院展覽會」(簡稱「帝展」)的官辦美術展覽會。事實上同為日本殖民地的朝鮮,於一九二二年便已開辦「朝鮮美術展覽會」。舉辦台展的構想,最初由石川欽一郎、鹽月桃甫、鄉原古統、木下靜涯這幾位早期來台的畫家、教育界人士所提議,後來台灣總督府採納後積極轉為主導。一九二七年春天,台灣媒體陸陸續續出現報導,預告台展將於是年八月下旬開辦。這時期正值台灣民間的社會運動及文化運動日益蓬勃,諸多進步思潮與文化行動對當局帶來不小的衝擊。總督府之所以積極主辦台展,雖說是為了予以台灣美術家鑑賞研究機會、涵養民眾審美思想,但隱藏在這些官方言說背後的政治目的想必更為複雜。首屆台展就脫穎而出將台展視為目標的父親,不久後便積極著手準備。由於當時只能自學,父親按自訂時間表進行日課,除了在家畫畫之外,也上圖書館、外出寫生、出入裱畫店觀摩名畫,或參觀民間美術團體的大小展覽。為了吸收更多養分、構思新作品,這年春天,父親將賣畫所得做為旅費,前往中南部寫生,在台南、嘉義停留數日。除了寫生之外,他也留意當地的裱畫店,對各地方的繪畫動向很感興趣。返回台北後的父親開始構思參展作品,此時的他雖尚未形成個人風格,但以其累積的修習與閱歷,他深感若要出品參展,斷不可受限仿古臨摹,而應以自己的描繪方式表達意趣。其後他陸續完成的作品,雖仍未完全擺脫傳統框架,但已嘗試在傳統古畫技法上融入寫生的觀念。是年十月初,他挑選了三幅作品參賽。等候審查期間雖不及一個月,卻分外漫長。到了月底審查結果公布,父親以其中一幅結合新舊技法的水墨畫〈松壑飛泉〉脫穎而出,獲得入選。台展三少年出頭,名家意外落選首屆台展分成東洋畫與西洋畫兩部門,分別由專家審查,東洋畫審查委員為鄉原古統、木下靜涯;西洋畫審查委員則是石川欽一郎、鹽月桃甫。當時所謂東洋畫是相對西洋畫而言,包含水墨畫、南畫、日本畫等。當屆東洋畫共有九十二人、兩百多件作品參選,扣除違反規定者,正式受理的有一七五件,最後入選者僅二十五人、三十三件作品。台灣人當中許多頗有名氣的畫家皆意外落選,唯陳進、林英貴及父親三位新生代入選。此結果震驚文化界,一時輿論譁然,這三位年輕人更以「台展三少年」的名號不斷被媒體報導,從此聲名大噪。一九二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台展開幕,在樺山小學校禮堂舉行盛大的開幕典禮。父親記得那是個秋晴好日,他一早便起床梳洗,身著台灣漢人的傳統禮服長衫,準時到達會場。他在會場入口看見一群身穿白色制服的師範生,其中他認得李石樵與黃振泰。前往參加典禮的人約有一五○人左右,父親留意搜尋林英貴與陳進,但這兩人因在日留學,並未返台出席,讓父親感到相當遺憾。因為父親是三少年中最年少的人,因此他的〈松壑飛泉〉前聚集不少圍觀者。在這熱鬧的人氣中,辜顯榮也走過來向父親道賀。關於辜顯榮,父親當時曾聽過一些傳聞,略知美術界人士對他頗有微詞。據說雕刻家黃土水還未出名、生活最困苦的時期,支持他的人曾拜託辜顯榮援助,但遭他拒絕。後來黃土水作品入選帝展,開始享有盛名後,辜氏態度一轉,想請黃土水為他雕像,也被黃土水拒絕。當時很多人批評辜氏,認為他雖有權勢,卻不理解藝術,也不理解藝術家的生活。在父親後來的記憶中,辜氏確實很少參觀畫展或購買台灣畫家的畫,但總會率先購買總督府高官命令或介紹的作品。父親將第二屆台展視為勝敗關鍵,如臨大敵般多番思考、計畫,反覆推敲琢磨。首先面臨的是題材的選定,他為此整日在外尋覓,從市區到郊外、到鄉下,四處奔走後,終於在圓山附近找到理想的畫材。父親觀摩第一次台展後,決定從傳統山水畫,轉向膠彩風景畫,於是開始著手摸索與學習新的素材。在截稿前一天完成〈圓山附近〉父親為了準備此次作品,足足畫了十餘張素描。每畫完一張,覺得不順眼便捨棄再繪,如此反覆作業,整整花了半年時間。素描完成後,等比例的底稿便可決定,進而開始原畫製作,但這又是另一番功夫。在這之前,父親還必須面臨家境難以支持的窘境。由於膠彩顏料十分昂貴,為了支持父親完成作品,祖母毅然決然向郭子儀宗親會借了一八○圓,在那月薪只有二、三十圓的時代,這可說是一筆鉅款。至於如何償還,他們也無暇多想,父親只能不停作畫,而祖母則是幫人織毛線帽,甚至變賣心愛的金飾,如此辛苦度日。克服這種種問題後,待下筆時又是一難關,對圓山一帶幽靜的景物風情,以及以樹木之綠為主調的畫面,該如何上色、配以深淺,使其生動有力,這些功夫可說是最後成敗關鍵,最是費心。這段時間父親因過度操勞,時而臥病,也曾因材料中斷而挫折。歷經萬般辛苦後,終於在截稿前一天,完成縱三尺、橫六尺的〈圓山附近〉。(本文摘自第一章日治時期〈台展風雲〉篇)望鄉:父親郭雪湖的藝術生涯作者:郭松年執筆:許倍榕、曾巧雲出版:馬可孛羅出版日期:2018年1月〈南街殷賑〉1930年,膠彩,絹。郭雪湖基金會授權、馬可孛羅提供➤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