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辜嚴倬雲掀戰雲和信辜家最後一役

【封面故事】辜嚴倬雲掀戰雲和信辜家最後一役2018-02-1512:30雷倩(左)、林峯正(右)與葉俊榮(中),簽署的「和約」僅維持33天。攝影/林瑞慶藍營拚選舉,說服老太太撕毀為時33日「和平協定」民間演義戲曲中的宋代武將家族楊家將,男將紛紛戰死沙場後,女將代夫出征,高齡的「楊令婆」佘老太君也上陣督軍。千年前這一幕在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彷彿再現了。和信辜家掌門人辜振甫、長子辜啟允、次子辜成允相繼離世,而辜夫人嚴倬雲在辜家女眷的扶持下,參與了婦聯會產權保衛戰。2017年12月29日午後,婦聯會、內政部、黨產會三方簽下有史以來第一張行政契約備忘錄。當時代表人雷倩、林峯正與葉俊榮牽起交叉的手,形成三個V字形的三贏圖象,這情景成為公法契約簽署過程最經典的畫面。不料33天後,在婦聯會的會員大會上,31票對28票,「議和」的決定被推翻。黨產會的反應很快也很直接,宣布婦聯會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祭出行政處分凍結婦聯會資產。這場逆轉秀,表面上是主和的雷倩對上主戰的潘維剛,但實際上「捉棋」的卻是已成為前主委的辜嚴倬雲。這位由蔣宋美齡指定傳承的婦聯會掌舵人,內心的棋盤布的到底是什麼局?李順德「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這首當年大家朗朗上口的《萍聚》,五十年後重唱,相信婦聯會、內政部、黨產會都心有戚戚焉。因為即使三方簽署契約已然破局,但大家都曾在內政部的貴賓室遞出和平的橄欖枝,坐下來理性、平等地相聚談判過。如今狼煙再起,不知結局誰能逆料?婦聯會三十三日和平功敗垂成二○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午後,婦聯會三方簽下有史以來第一張行政契約備忘錄。當時代表人雷倩、林峯正與葉俊榮牽起交叉的手,形成三個V字形的三贏圖象,這情景成為公法契約簽署過程最經典的畫面。當時三方都聲稱是和解、讓步的結果。只是和解與對立、理想與現實的落差何其迢遙,不過三十三天光景,雷倩就在婦聯會內部敗戰下來。會員大會上,以前立委潘維剛為主的主戰派,以三十一對二十八票贏了主和派,簽三方契約就此邁入歷史。雷倩為此表達遺憾,但她只是被授權談判的專業經理人,認為沒有戀棧問題。未來婦聯會如要撤銷她主委頭銜,仍須依程序送常委討論,她要主戰派的潘維剛照步來,「不用這麼著急」。黨產會在婦聯會變臉後,當天下午也跟著變臉。立馬到婦聯會查帳、開臨時委員會,迅速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祭出行政處分「開鍘」,凍結婦聯會三八五億元現金及若干不動產,並要求婦聯會於四個月內提出財產申報。黨產會曾於三方協商備忘錄中,寫上「內政部及黨產會依職權調查仍不能確定婦聯會是否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但三方協商一破局,竟馬上認定國民黨為附隨組織。黨產會似乎早已備馬伺候,這個動作也被外界質疑是「不從就挨棍」的威脅手法。要婦聯會兩年內轉政黨或解散內政部長葉俊榮開創三方簽行政契約模式,但耗了四、五個月,最後結果回到原點,被民進黨陣營取笑做白工,立委王定宇還點名葉應負政治責任下台。葉俊榮則預言三方契約破局,下一步處理過程將充滿對立性,呼籲婦聯會盡早轉型與接受監督。「輔導婦聯會及早轉型與接受監督,的確是內政部接下來的策略。」內政部民政司長林清淇表示。他說,黨產會已凍結婦聯會的財產,未來婦聯會有必要針對勞軍捐的財務交代清楚。勞軍捐既是婦聯會最初的資源,「他們應該有資料,只是他們不願意拿出來。」林清淇說,內政部下一步將輔導婦聯會民主轉型,要求婦聯會會務主管應改選、修正章程及檢討民主化運作方式,以及全面改選常委,而不是由主委想派誰就派誰。他也說,婦聯會是政治團體,應在兩年內轉型為政黨或解散。回顧婦聯會主戰與主和派情勢「逆轉」的幾個環節,雷倩認為辜嚴去年十月十九日離台赴美養病是關鍵,這時間發生轉折。在此之前,每一場常委會的決議,包括捐出九成資產給國庫、婦聯會等四大基金會董事三分之一由政府派任等,每一個決議都是辜嚴與常委一起議決的。但辜嚴在美期間,雷倩說:「辜嚴相信的人,認為還可以更強硬面對,且認為政府不可能對她開鍘。」及至去年底三方協商破局,內政部換掉辜嚴主委一職,就產生很大變局。辜嚴也承受了很大壓力,包括自己及家人給的壓力。辜嚴雖下野,但仍實質掌握婦聯會大局,所謂主戰派大將潘維剛或主和派主委雷倩等人,都是辜嚴手中棋子,她一會兒可能主和,一會兒可能主戰。強大律師團給婦聯會一戰信心辜嚴滯美期間一直左右為難,主要是她擔心以下問題:主和是否代表「跪地求饒」?捐婦聯會資產是否代表「認罪協商」?即使簽了行政契約一勞永逸,但背後還有促轉會的殺手?與其捐九成資產還得看政府臉色,不如背水一戰打行政官司也不見得會輸?由於婦聯會資產豐厚,背後有強大律師團,隨時可應戰。據瞭解,律師團被認為是主戰派有恃無恐的利器,內政部參與協商的官員就說,婦聯會每次參加協商都有律師備戰,給婦聯會法律戰很大的信心。雷倩於辜嚴被摘主委後,以最快速度籌組臨時常委會,且在一月二十五日以六票全拿優勢當選新主委,四天後,便簽了協商備忘錄。當時雷倩的心情是「至少先留下海外婦聯姊妹們返台的一塊堡壘」,後續再尋求發展。雷倩何以會誤估情勢?她說,她翻閱常委會歷次決議,常委會的決議幾乎是鐵律,只要常委會通過,會員大會就照章通過。但這次的情況似乎不同,背後「有政黨因素參與動員」,雷倩說得保留,但內政部參與會員大會的官員也如是說,選舉因素的介入,是簽行政契約失敗的重要變數。簽行政契約不利藍營選舉據瞭解,婦聯會的會員代表涵蓋常委、一般會員、全國委員及分會會員,其中分會會員有不少地方型的政黨人物,都要參與選舉,這些人考量簽了行政契約並不利他們選舉,於是就給了主戰派蒐羅委託書的運作反撲空間。一月三十一日會員大會的六十張選票中,就有地方分會會長交出十八張委託書,加上反對簽約的人士動員到黨部,整個局勢就發生逆轉。尤其當會員代表談海珠提案要求撤換雷倩職務後,雷倩情急之下才會連「赤裸裸的奪權」都脫口而出,而占上風的潘維剛也回應:「這是代表正義之聲的展現」。曾幾何時,結局又陷入另一場戰爭的開始?婦聯會與其基金會「辜」影重重婦聯會自1990年後由辜嚴倬雲擔任總幹事(後改稱秘書長)以來,累積至2015年的總資產高達381億元,在台灣共有25個分會,海外有9個分會,多分布在美國。辜嚴接手之後,以婦聯會資金捐助成立兩個基金會,其董監事都與婦聯會高度重疊。許多人熟悉的台北市林森南路19號建物,屬於婦聯會所捐助之財團法人婦聯社會福利文教基金會(社福基金會)所有。社福基金會是由婦聯會於1997年捐助10億元成立,原董事長亦為辜嚴倬雲,其女辜懷如亦是基金會董事之一。目前基金會財產總額是21億元。同年,婦聯會亦捐助2000萬在北市北投成立中華民國婦聯聽障文教基金會(聽障基金會),目前資產將近10億元。早在辜嚴倬雲執掌婦聯會之前,蔣宋美齡就在婦聯會底下設華興育幼院,後來獨立出來,在1995年正式更名為「財團法人台北市私立華興育幼院」,現登記財產總額為16億元。育幼院後來捐贈土地成立華興小學與華興高中,兩者最後合併登記為「華興學校財團法人」。另外在1993年,蔣宋美齡還擔任婦聯會的會長,便捐助成立財團法人台北市華夏婦女文教基金會,後來亦由辜嚴倬雲擔任董事長至今。除了透過婦聯會捐助再成立的三基金會、育幼院與學校之外,辜嚴倬雲擔任董事長的組織還包括振興醫療財團法人(振興醫院)。(李佳穎)左手管的婦聯會「給錢」右手持有的基金會2001年5月,辜振甫在台北市新舞台粉墨登場唱京劇,而上台相陪的,是曾一手掌握蔣政權槍桿子、有「永遠的參謀總長」之稱、曾任閣揆的郝柏村。台下的觀眾席,只有婦聯會會員有權占一席之地,辜家和婦聯會的關係可見一斑。郝柏村曾是李登輝提名的閣揆,就職時和李登輝不合的傳聞甚囂塵上,當時也是辜振甫開了一台京劇,請來李、郝兩人共賞,以劇名《將相和》相勸之意明顯。《憲法》規定五院之間有爭議由總統協調,能協調總統和他的閣揆之爭端,可知辜振甫當年在政治場域是怎麼個呼風喚雨。京劇在辜振甫的政治路上,屢屢提供畫龍點睛之效,成立於1988年的辜公亮文教基金會,便提供了大筆資金振興京劇藝術。只是這些贊助的資金來源,屢屢出現「婦聯會」三個字。除了京劇表演藝術,也在辜公亮文教基金會轄下的和信治癌中心醫院,1998年成立「宋美齡兒童血癌中心」時,接受了婦聯會2.2億元的捐贈,日前還惹出「未申報」的爭議。婦聯會以「中華民國附隨組織」的身分(辜嚴倬雲語),卻屢屢提供私人持有管理的辜公亮文教基金大量資金,同時職掌兩邊的辜嚴倬雲,似乎忘了避嫌。除了注金辜家的基金會,媒體報載,據熟悉不當黨產委員會的人士指出,在辜嚴主掌婦聯會期間,婦聯會和旗下組織也金援台泥。而據媒體報導買了逾12億元的台泥股票。其中婦聯會以4.7億元買入辜家台泥的股票,而旗下組織華興育幼院、和振興醫院,也都各以3000萬元和7.4億元買入台泥股票。(編輯部)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