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美國積極重返南海結盟印尼越南抗中國

【國際】美國積極重返南海結盟印尼越南抗中國2018-02-1512:30美、越雙方國防部長馬蒂斯(右)與吳春歷(左)會面,標誌著美越軍事合作的升溫。先穩住外環日本、印度、澳洲,馬蒂斯直探東協核心去年十一月的川普亞洲行後,美國對中政策才出現轉變。因為川普發現中美「百日計畫」對解決中美貿易逆差杯水車薪;要中國阻止北韓也不切實際,而再無求於中國。今年美國《國防戰略》把中國視為頭號大敵,對中強硬之餘,重返南海也屬必然。黎蝸藤近日,冬奧會與南北韓談判令朝鮮半島局勢趨於平靜。美國在南亞與東南亞的國防外交卻重新活躍,美國大有「重返南海」的勢頭。越戰後,美越首次軍事合作升溫一月十六至十八日,第三屆「瑞辛納對話會」(RaisinaDialogue,ManagingDisputativeTransitions)在印度新德里召開。印度有意把這個對話會辦成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一樣的高檔次地緣政治經濟圓桌會議,這次邀請了多國領袖、外交國安官員、前高官與國際關係學者捧場。在主題為「法治缺失的海洋:尋找印太區域的秩序」(UncharteredWaters:InSearchforOrderintheIndo-Pacific)的子會議上,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哈里斯(HarryB.Harris,Jr.)以及印、日、澳三國海軍司令相繼發言。哈里斯強調印度─亞洲─太平洋區域的安全與自由航行正受威脅,其來源是恐怖主義、北韓朝鮮、「復仇主義者」(revanchist)俄國及「愈見自信」(assertive)的中國,也點名批評中國南海軍事化影響南海自由航行原則。一月十九日,美國國防部發布完《國家防衛戰略》報告後,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Mattis)即出訪東南亞的印尼與越南。在印尼,馬蒂斯會見總統佐科(JokoWidodo)與國防部長里亞米扎(RyamizardRyacudu)。馬蒂斯希望「印尼在亞太地區海洋安全中扮演中心角色」;支持印尼對納土納群島及領海的主權,也用上了印尼方「北納土納海域」的稱呼;提出美印間軍事方面合作,要幫助印尼軍隊現代化,雙方正在討論一筆高達四十五億美元的海軍、空軍軍備採購。馬蒂斯在越南的成果更豐盛。他會見了越共總書記阮富仲與國防部長吳春歷,發言中強調雙方要放下過去的矛盾,鞏固加強在軍事等方面的關係。他指出越南地理位置對南海非常重要,形容川普(DonaldTrump)政府視越南為反對中國在南海擴張的夥伴。與吳春歷會面還討論南海自由航行問題。雙方還議定,美國航空母艦將在今年三月訪越。這是越戰結束後的第一次,標誌著美越軍事合作的升溫。公主駙馬親中路線被扭轉除了外交活動,一月十七日,美國霍珀號導彈驅逐艦(USSHopper)進入中國與菲律賓存在主權爭議的黃岩島十二浬海域,重新開始「自由航行」行動。回顧去年東亞政策的變化,可知此勢頭有其邏輯性。首先,美國的南海政策在去年的演變,最體現其政府內部四派鬥爭的此起彼伏。班農(StephenBannon)是對中國安經濟雙重的強硬派,一開始主導東亞政策,但很快被排擠,最後被掃地出門。偏全球派的「公主」伊凡卡(IvankaTrump)等人屬親中派,她與「駙馬」庫什納(JaredKushner)進入白宮後為中國穿針引線,主導對中關係。川普本身並無既定的外交經濟堅持,相當大程度受女兒影響,又一廂情願地指望中國能幫助解決朝鮮問題,在經濟與國安問題上都放軟手腳,於是美國於是從對中強硬轉親善。國防部長馬蒂斯、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HRMcMaster)、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Kelly)、國務卿提勒森(RexTillerson)代表共和黨右翼,在國安問題上對中強硬。他們參與東亞事務,打造了印太區域戰略,但在對中事務不占主導地位,而南海又屬於對中事務,他們無法主導南海政策。他們一再堅持下,川普才批准了幾次南海自由航行。去年十一月的川普亞洲行後,美國的對中政策才出現轉變。這主要因為川普發現中美「百日計畫」對解決中美貿易逆差杯水車薪。稅務改革成功後,美國勢必打響對中「稅務戰、資金戰、貿易戰」。川普也看出,要中國阻止北韓不切實際,再無求於中國。沒了菲律賓,以印、越為新支點這樣,對中政策納入印太區域戰略一盤大棋。去年底的美國《國安戰略》(NSS)與今年初的《國防戰略》(NDS)都把中國視為頭號大敵。對中強硬之餘,重返南海也屬必然。其次,由於菲律賓「變節」親中,美國在南海失去了最有力的立足點;另一個立足點──新加坡實力使然而不得不奉行「牆頭草」政策。於是去年美國的策略是先退一步,在南海的外圍先打造好美日印澳四國同盟。印太區域戰略能成型,與中國以南海為中心在海洋上向各方向擴張分不開。在西面,中國的珍珠鏈政策與一帶一路,在印度四周緬甸、孟加拉、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建造中國管理的碼頭,「包圍印度」將近成型。在東面,除釣魚島爭議持續外,中國艦隻飛機經常性進出日本各海峽,甚至以「國際海峽過境通行權」為由,以「非無害通過」形式進入日本領海與毗連區,對日本構成更大威脅。中國也向太平洋島國滲透。在北太平洋,中國軍艦在關島甚至夏威夷附近出現已不是新聞。更傳言中國正要在美國聯係國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建立軍事基地,突破第二島鏈。澳洲有意加入美印日聯合軍事演習在南面,中國積極向所羅門、斐濟、萬那度、東加等南太平洋島國提供基礎設施,動了「澳洲的奶酪」。澳洲指責中國在這些基礎設施建設是無用的「大白象工程」,又封殺了中企華為計畫鋪設的從所羅門到澳洲的光纜。就連澳洲自己也感覺被威脅,澳洲總理滕博爾(MalcolmTurnbull)針對中國宣布將推行新的《反間諜和外國干預法》。美國不但確認了日印澳力推的印太區域戰略,美日、美印、日印還各自成立了二加二對話機制。去年,美印日三方年度馬拉巴爾海軍軍演(MalabarNavalExercise),首次三方都出動航母或准航母,演練航母戰術。澳洲也積極參與軍事行動,去年九月至十一月,澳洲主導了和日本、南韓等十多國舉行的「印太奮進二○一七」軍演,部分演習在南海舉行。十二月底,澳州表達有意參加馬拉巴爾海軍軍演,今年軍演可能從三方擴大到四方。第三,在重新對中強硬及打造好外圍後,美國「重返南海」就成必然選擇,因為南海畢竟是爭奪的核心地帶,南海航行自由是四國不能放棄的。我此前也曾分析,美國在失去菲律賓之後,越南與印尼都是可能的新支點。越南擁有漫長的沿南海海岸線,天然海軍良港眾多;它在南海與中國的爭議最多,而且已穩定占據了南沙的多個島嶼;它與中國也有硬槓的傳統與實力;與俄羅斯關係也不錯。印尼在東南亞面積與人口都居第一,一向自定位為東盟老大;納土納群島雖然與中國暫無主權爭議,但其海域與中國九段線重疊,中國漁船在海警的護衛下多次進入印尼海域捕魚,海警並驅逐印尼漁船。近一、兩年來,印尼逐漸成為東南亞最大的反對中國聲音。川普考慮重回TPP結盟東亞但在過去一年,川普幾乎無視越南與印尼。在NSS中雖提及了在東亞結盟的重要性,但也沒有強調此兩國。一月底在達佛斯(Davos)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EconomicForum),川普的發言出乎意料地溫和,甚至稱「可重新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這預示了川普政府在這一年至少部分會沿用傳統的結盟戰略。➤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