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一粒豆子誘青年返鄉永續捕魚行銷創新

【國際】一粒豆子誘青年返鄉永續捕魚行銷創新2018-02-2212:30羅薇亞被「慢食」列為保育食品,水漲船高。攝影/鄭傑憶「綠色心臟」復育古豆種,近百年漁業合作社與自然共生一位婦人發現一罐塵封已久的種子,為了留種,撒了一些在田地上,竟成功復育了「羅薇亞」,更帶動了山林間的經濟,遠走的年輕人甚至也返鄉耕耘。而有著九十多年歷史的特拉希梅諾湖漁業合作社至今仍堅持以永續的漁法撈捕,但以創新的方式銷售魚穫。鄭傑憶高鐵轟隆隆,義無反顧全速衝刺,倏忽之間便把恩伯利亞(Umbria)大區拋在腦後,片刻不停歇。位在羅馬與佛羅倫斯兩大城間,但因為沒有高鐵車站駐足,恩伯利亞擋住氾濫的旅客潮,保住誠摯的田園氣質與中古世紀遺風。這片被稱為義大利「綠色心臟」的丘陵,地無三里平,城邦時代各立山頭為王,兵馬倥傯間,修士仍在山林找到避世的淨土,聖本篤(BenedictofNursia)與聖方濟(FrancisofAssisi)的修院都在這裡扎根,在黑暗時代傳承西方文明的香火。讓人折腰的豆子「羅薇亞」席娃娜(SilvanaCrespi)則在現代化的浪潮中,保住古老豆子的一條命脈。一九八〇年代末整理地窖時,她發現一罐塵封已久的種子,「圓滾滾的,色澤黯淡,有深綠、有赭紅,有的雜著亮點,與一般細長種子的潤澤不一樣。」幾番詢問後,村中耆老沒有一人記得這是什麼,於是又被遺忘在角落裡。到了一九九九年,席娃娜才再度想起這些外型特殊的種子,為了留種,她只撒了一些在田地上。「發芽後,隨著莖幹的成長、開花與結出豆莢,老人們的記憶也慢慢回來了,原來這豆子叫做『羅薇亞』(roveja)。」六十八歲的席娃娜語氣抑揚頓挫,像是在講古。魔豆帶著傑克攀上了天,羅薇亞卻讓她在地上匍匐,「豆子長出來後,我公公看了說:『啊,就是那個讓人折腰的豆子。』」一開始她不以為意,「渾身翠綠時,高高的一株將近七十公分,隨著豆子愈來愈成熟,竟像老人般駝了背、彎了腰,最後竟然真躺在地上了。」收成時,只好仰賴鐮刀,哈腰鞠躬拾掇起一柳又一柳的豆莢。羅薇亞復育成功的消息漸漸傳開,農藝學家也慕名而來。確認品系之外,幾番考證後發現,西元一○○○年的食譜上,已經記錄了用羅薇亞磨粉,加水後製成麵餅皮。沒有豆子就沒有今天歐洲人著有《玫瑰的名字》(TheNameoftheRose)的義大利作家艾可(UmbertoEco)曾說:「我們今天可以在此自稱為歐洲人,這要歸功於豆子。如果沒有豆子,歐洲不可能在短短幾世紀中,人口倍增繁衍後代,西班牙人或美國的先人們也不可能抵達美洲。」羅薇亞在第一個千禧年前後滋養著貧困的農村,「教士規定村民只能在四旬齋期間吃,因為他們知道,羅薇亞的成分中有兩成是蛋白質,固然是重要的營養素,但吃多了對腎臟負擔太大。」席娃娜解釋著。羅薇亞墨綠、棕褐與鐵灰的表皮像是染上大地的顏色,吃起來有著青草的香氣,重出江湖後名聲日漸響亮,被「慢食」(SlowFood)列為保育食物(presidio)後,身價更是水漲船高。席娃娜倒不擔心競爭,「愈多人種,就表示羅薇亞愈成功。況且我住的卡夏(Cascia)位在海拔一二○○公尺,氣候較乾燥,低溫也讓害蟲孳生不易。相較之下,在低地栽種的人,就不得不用上農藥,這樣一來就不能被列為保育食物。」身形嬌小的羅薇亞帶動了山林間的經濟,遠走的年輕人甚至也返鄉耕耘,「他們是山的孩子,聽到山的呼喚。」席娃娜娓娓訴說著山中四季,即使只是一道陽光,灑在山林間就是多了幾分靈動。然而,慷慨的大自然說變臉就變臉,義大利的脊樑──亞平寧山脈(Appennin)接連蠢動,席娃娜歷經了兩次大地震,二〇一六年的強烈搖晃雖沒毀了家園,但在牛棚留下一道裂縫。「愛上了山的美麗,也就只能接受,自然有它的邏輯。」豔陽下,她的眼裡彷彿閃過一絲的淚光,山林之愛給她喜悅,但也折磨著她。專家一句守住山林的口號,是她以身相搏的一輩子付出。九十年漁業合作社堅持永續捕魚法奧列里歐(AurelioCocchini)則把他的下半輩子獻給了特拉希梅諾湖(LagoTrasimeno),「我實現了兒時的夢想,當個漁夫,如今我像是活在夢裡面。」不過,這不是玫瑰色的夢,在現代社會中堅持永續漁法、延續傳統,面對的不只是大自然的考驗,還有市場的挑戰。一二八平方公里的特拉希梅諾湖,猶如嵌在層層山巒中的一片明鏡,萬年前的造山運動隆起了西部的托斯卡尼(Tuscany)大區後,沒有出口的海水淤在內陸,再經過數千年的演變後,水質變淡成了波河以南的最大湖泊,進帳全靠雨水。「二〇一三、一四年時,雨量豐沛,高漲的湖面有利魚群繁衍,魚網擱上一天,一拉起來就是滿滿的魚。」頂著閃亮光頭的奧列里歐,回想著當年不費吹灰之力便有的豐收。特拉希梅諾湖漁業合作社已經有九十多年的歷史,四十一名成員至今仍堅持以永續的漁法撈捕,有別於一網打盡的手法,「捕不同的魚,就要用不同的魚網,網目大小不一、粗細不同。」奧列里歐解釋,古老魚法其實很仰仗漁夫的知識,「選擇正確的魚網外,風向、水流與魚移動的方式都攸關能不能捕到魚。看似簡單,但把所有的變數加在一起,要捕到足夠的魚養家活口,就是一門學問。」以義大利常見的丁鱥為例,是夜間活動的魚類,「傍晚下網,翌日早晨才來收網。」窮則變、變則通的湖魚特拉希梅諾湖體封閉,魚種卻不是一成不變,外來種一旦適應了,經常反客為主。「近年來,湖裡的魚有八成是鯽魚,改變了水中生態。」奧列里歐語帶無奈指出,撈捕丁鱥的魚網經常被破壞。但窮則變、變則通,「我們不得不改用網目較大的魚網捕丁鱥,因為身形大,一般消費者不習慣,於是我們仿效鮭魚的製法,切片後煙燻,方便料理、保存,風味也絕佳。」漁民總是滿載而歸的鯽魚,則因為多刺且義大利消費者不熟悉這個魚種而滯銷。「請大學幫我們分析了營養成分後,才知道鯽魚富含Omega3,也就是營養價值很高。」奧列里歐與其他漁夫靈機一動,決定打成魚漿後製成魚堡,「我們推銷給學校的營養午餐,有益健康外,孩子吃的還是在地的新鮮漁產。」乏人問津的鯽魚變身魚堡後,也銷到了超市與餐廳。「要守住傳統永續的漁法,不只是要捕得到魚,還要能夠把魚賣出去,讓漁夫有足夠、穩定的收入。」奧列里歐點出:「而這一切都要靠創新。」合作社投資了冷凍倉庫、急凍設備、真空包裝與煙燻烤箱,「保持新鮮之外,也讓消費者或餐廳能夠以便利的方式料理魚。」和諧共生,尊敬自然也不怕自然創新能打開市場,但人定未必能勝天,漁獲的高低起伏仍要看老天的臉色,像是一七年的酷暑就讓魚類減產,漁夫只能面對空空的魚網嗟嘆。「但話說回來,我們是最能夠適應危機的一群人,因為捕魚業原本就是處在變動不居中,充滿了變數。」奧列里歐攤開蒲扇般的手掌,一字一句吐出真言:「我們尊敬自然,但也不怕自然,因為我們就是自然的一部分,不破壞但也不會束手就擒。」懂得規畫便能夠與自然共好、和諧共生,年年有魚到永遠。➤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