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政策清算年台灣有可能降息嗎?

【呂紹煒專欄】政策清算年台灣有可能降息嗎?2018-02-2212:30金融海嘯後,央行一路降息,目前1%左右的利率已處於歷史低點,幾乎沒有再降的空間。攝影/林瑞慶美國聯準會已提前結束QE、升息,同時進入「縮表」階段;去年11月英國央行也啟動10年來首次升息,歐洲央行今年起開始縮減QE。以全球觀點看,利率正常化是今年各國央行政策的主軸。呂紹煒日前央行公布去年十二月的理監事會紀錄,外界赫然發現會中有人提出考慮降息之議。當全球今年可望進入升息周期的「政策清算年」時,央行內部竟然有降息之議,豈非怪事?降息整體而言是弊大於利當央行再次召開理監事會時,現任總裁彭淮南已退休,由楊金龍接手,因此今年央行是否升降息,要看的是楊金龍的考量與決策而定了。不過,以整體大環境與趨勢而言,目前是看不到降息的條件與可能。以總體經濟表現而言,去年乘著全球景氣復甦之風而起,台灣經濟成長率二.六%;以經濟循環周期看,經濟處於周期的上升階段,全球成長率預測值與去年接近,國際貨幣基金(IMF)的預測數字,去年是三.七%,今、明兩年為三.九%;至於國內的預測值則在二.三%左右。在經濟處於上升階段時,看不出降息的必要性。再以利率水準而言,二○○八年金融海嘯後,央行一路降息,目前一%左右的利率已處於歷史低點,能再降的空間幾乎沒有。而且降息目的在增加投資、刺激經濟,但實務上目前的低利率已進入凱因斯(JohnMaynardKeynes)說的「流動性陷阱」;換言之,再降息也不會有增加投資、刺激經濟的效果。那降息所為何來?從企業的反應也可看到,企業界固然對投資環境抱怨極多,從「五缺」投資障礙到《勞基法》的亂修、經貿邊緣化的憂慮、政府治理與效率問題等,但沒有企業提到「資金缺乏」,甚至資金成本過高的問題。既然資金不是問題,降息顯然也不是帶動投資的藥方。至於少數新創或綠能產業的資金問題,則是與國內銀行辦理專案融資,及其對風險評估等因素有關,而與資金充裕與否、利率高低等無關。此外,如果是「彭規楊隨」,則更難有降息空間。彭淮南對利率升降,除了考慮整體經濟與金融因素外,其實也把靠利息過活的退休族納入考量因素──雖然占比未必高,但確實是要考慮的因素。低利率讓靠利息過活的退休族收入減少,讓其生活品質降低,也可能影響民間消費。在總體考量降息無益情況下,降息反而傷害退休族,同時影響民間消費,整體而言是弊大於利,彭淮南是不會行此事。股市泡沫何時破裂,沒人拿得準今年是被視為全球各大央行「利率正常化」的一年,金融海嘯後行之十年非常規貨幣政策,不論是超寬鬆的量化寬鬆(QE),或是低至不能再低的低利率時代(有幾個國家根本直接搞負利率),還有收購債券等作為都已到尾聲。美國聯準會(Fed)固然已提前結束QE、升息,同時進入「縮表」階段,今年預估還要再升息三至四次。去年十一月英國央行也啟動十年來首次升息,歐洲央行雖尚未升息,但今年起開始縮減QE。以全球觀點看,利率正常化是今年各國央行政策的主軸。因此,如果「一切正常」,央行不會、亦無必要在各國都邁向利率正常化、升息、縮表等風潮中,逆向降息。唯一的可能是:金融風暴再起,全球利率正常化風潮再次反轉,全球央行被迫要降息應對,台灣央行亦難例外;這不是好事,肯定又是一次金融災難。美國經濟基本面確實是強勁復甦,失業率降到堪稱自然失業率的四.一%;但同時美股亦持續上揚,道瓊指數超過二五○○○點,那斯達克指數飛越七二○○點,不少人擔心這已經是「泡沫」了;二月初的單日暴跌千點,就讓投資人心頭一緊。同時因為Fed升息帶來的債券價格下跌,一年多以來市場一直在擔心「債市崩潰」。去年十二月國際清算銀行(BIS)就發出警告說:全球股市出現「泡沫化」信號,尤其是美股最嚴重,而美國債市泡沫化又比股市更明顯。曾在二○○○年網路、○八年股市泡沫化(金融海嘯)之前,就事先提出警告的投資大師格蘭瑟姆(JeremyGrantham),就指今天的美股已與網路泡沫化及一九二九年華爾街股災前相似,股市泡沫化階段可能在未來六個月到兩年降臨。如果美國金融市場生變,不必懷疑,不僅Fed利率正常化的步伐要被打亂,甚至可能必須再次反轉降息、再推QE,其他國家的央行也必然要配合因應,央行屆時也難避免必須降息救市。市場擔心的泡沫會在今年破裂,還是可再延續,甚至幸運地得到「軟著陸」,沒人拿得準。中美若發生貿易戰,影響難料至於萬一中美之間發生嚴重的貿易戰,這個發生在實體經濟世界的戰爭,必然導致相關國家的出口減少、貿易大亂、經濟成長為之減少,最終反映在金融市場上也是風風雨雨。即使有不少市場專家與學者憂心、關注此議題,但此事對實體經濟、金融市場到底影響會有多大,仍是莫衷一是。央行理監事會中提出的「降息說」,目前來看可能性低;即使新台幣走上央行不樂見的升值路,央行亦當不會用降息應付(彭淮南曾以這招應付);除非國際金融出現變局,逼著各央行暫緩原本的升息腳步,甚或要降息因應,否則台灣央行是沒太多理由在此經濟上升階段降息。(本文與《風傳媒》同步刊登)➤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