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尋找「湯蘭蘭」暴露真相時代遙不可及

【兩岸】尋找「湯蘭蘭」暴露真相時代遙不可及2018-02-2212:30《澎湃新聞》曝光湯蘭蘭與母親的合照,呼籲她現身。翻攝自《新京報》連環性侵還是誣告冤案?媒體與公檢法部門都不能信任一篇「尋找湯蘭蘭」的報導,因為媒體想「炮製出一個大新聞」的心態,令他們忽略了保護當事人這樣基本的新聞倫理。「尋找湯蘭蘭」的爭議,讓人們重新意識到,真相距離他們的生活那麼遙遠。賈選凝二○○八年十月,黑龍江五大連池市龍鎮警方接獲一封舉報信,十四歲的少女湯蘭蘭(化名)舉報稱自己從七歲開始就被父親、爺爺、叔叔、姑父、鄰居、村主任、老師等十餘人強姦、輪姦,歷時七年之久,而她的母親、奶奶等人不但知情,甚至從中獲利。當月底,湯蘭蘭村中的十六人被抓,四年後,包括她父母在內的十一人獲刑,罪涉強姦罪、嫖宿幼女罪,她的父母更被判強迫賣淫罪。網友質疑報導洩露隱私這起近十年前的案子重新掀起軒然大波,是因為上海報業集團旗下的《澎湃新聞》日前刊出了一篇題為〈尋找湯蘭蘭:少女稱遭親友性侵,十一人入獄多年其人「失聯」〉的報導,報導以「十四歲那年,正在讀初一的湯蘭蘭把全家人送進了監獄」開始,傳遞出了該案疑似冤案、希望「尋找湯蘭蘭」重新對證的意味。原來一七年六月,湯蘭蘭的母親刑滿出獄後主動找到媒體為自己喊冤,並希望找到失聯的女兒,重建當時所有細節。報導中更曝光了湯蘭蘭與母親的合照、湯蘭蘭的最新戶籍訊息等私隱內容(雖然有打馬賽克,但結合這些訊息,有心人依然可以找到她),呼籲隱姓埋名的湯蘭蘭現身。而該篇報導在大陸網路上的閱讀量則迅速突破了七百萬。雖然《澎湃新聞》「尋找湯蘭蘭」的本意,或許是希望重新檢視司法程序在該案件審查與審理過程中所留下的疑點,但其操作方式卻備受詬病。網友質疑該報導完全不考慮當年只是一個未成年少女的受害者感受,就洩露其個人私隱。《澎湃》的報導本身已有專業性不足的問題,那麼隨後在《新京報》發布題為〈被全家「性侵」的女孩,不能就這麼「失聯」著〉的評論,更火上澆油而引爆爭議。評論稱:「有關方面也宜主動尋人,用現有技術『精準尋人』……以盡早廓清真相。」五大連池市政法委很快發表官方回應,指案件早已定案,而刑滿釋放人員「借助少數媒體肆意炒作,向當地政法部門施壓,企圖翻案」,包括《人民日報》官方微博在內的眾多官媒對此事的定調,也同樣是「揪出真相,絕不等於讓受害人出列」,尤其「對一樁烈度極大的未成年人案而言,知情權本就讓位於隱私權」。《澎湃新聞》撤回了文章,未再進一步表態,但「尋找湯蘭蘭」在輿論場中掀起的激烈爭議,卻同時涉及到新聞倫理、司法程序合理性以及公眾對媒體的監督、評價等多個維度。在微博上投票支持「不該尋找湯蘭蘭」的網民高達八五%,多數人都認為受害者湯蘭蘭好不容易走出夢魘,隱姓埋名重新開始,媒體並無資格代替司法機關去施壓她站出來與被告(母親)對證。從媒體的角度而言,對於司法公允和冤案平反的監察與追蹤報導又是責任所在,且也確有不少刑事案件是透過媒體的第四權而反轉,那為何這次當媒體提出質疑時,主流輿情卻認為是在偏袒被告呢?報導求真相的目標讓給流量經濟或許正因為在當下大陸的媒體生態中,調查報導尋求真相的目標早已讓位給了流量經濟──如果媒體真的在意「真相」,那麼《澎湃》的報導在操作流程上就不該如此疏於專業,理應更為謹慎處理;而《新京報》的後續評論,更不該在沒有更多事實證據的基礎上去蹭這個熱點,打著釐清真相的名義高呼「尋人」。某自媒體公號就發布了題為〈湯蘭蘭?又是一篇十萬罷了〉的文章,指正因為這些媒體人、評論人想要「炮製出一個大新聞」的心態,才忽略了保護當事人這樣基本的新聞倫理。但這並不意味著媒體不該去報導事件本身。湯蘭蘭案究竟是連環性侵還是誣告冤案?目前的報導中確實也指出了司法程序中的不少疑點,包括刑訊逼供疑團、判決所採納的物證與湯蘭蘭的陳述之間存在矛盾,以及一些關鍵證據未被採納等等。透過媒體報導披露出一些可能與原判相衝突的證據,讓有關部門注意到案件查辦過程中的蹊蹺之處,本身是有必要的。媒體這次的報導也並非百無一用。案件從一審判決到二審判決歷時四年,而包括湯蘭蘭父親在內的四名被告在一二年二審判決之後繼續提出申訴,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日前(一八年二月七日)已宣布會依法審查處理他們的申訴──這多少與該案引起的輿情高度關注有關。亦有不少支持探尋真相的網民呼籲,最高法院應直接管轄本案,以機構中立促進審判中立,在公正的司法程序之下重新還原真相。已定案的悲劇變成羅生門「尋找湯蘭蘭」的爭議,既暴露出在一個沒有真相的時代裡,《澎湃新聞》、《新京報》等依然標榜在做「嚴肅新聞」的媒體本身的不足與無力,也暴露出公檢法部門在司法偵查過程中的諸多缺失。大陸公眾目前並不知道湯蘭蘭案的真相究竟是什麼,但他們知道媒體的處理方式毫無專業、罔顧受害者的私隱去引爆大新聞,也知道案件在審理過程中疑點重重。一起本已定案的悲劇變成羅生門,讓人們重新意識到,真相距離他們的生活那麼遙遠──既不能信任媒體,也不能信任公檢法部門,那麼生活在這個當下,又還有什麼可以信任?➤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