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模擬國民參審庭悍檢PK大律師

【司法】模擬國民參審庭悍檢PK大律師2018-02-0912:30北院模擬參審庭,檢辯雙方都派出王牌陣容。攝影/柯承惠王牌對王牌假戲真做,旁觀席直呼過癮台北地院在一月底舉辦國民參審模擬法庭,雖然是模擬演練,但檢辯都派出王牌團隊搶勝,更在法庭上發生各式衝撞場面,刺激程度彷彿看了場電影,讓一拖拉庫法官與檢察官緊盯螢幕,直呼過癮。侯柏青一月三十日,台北地院第七法庭裡的氣氛劍拔弩張。公訴檢察官一再抗議律師的訊問方式騷擾證人。合議庭審判長許泰誠再三勸告「希望檢察官尊重法院」,還是阻止不了檢方開炮。這是北院為了國民參審舉辦的模擬法庭,雖然只是演練,但審檢辯真槍實彈的衝突場面,讓一拖拉庫法官與檢察官緊盯螢幕,直呼過癮。北院大手筆添設備,搞定模擬庭北院從去年十一月開始籌備模擬法庭,七度找來檢察官及律師進行三方討論會。今年一月二十九日、三十日舉辦的北院模擬庭,除了司法院院長許宗力親自到場打氣外,刑事廳廳長蘇素娥及各地法院院長也都到場觀摩,加上許多自願參加的法官與檢察官,人數幾乎擠爆法庭。事實上,北院為了模擬法庭費盡心思,找來攝影團隊全程記錄,也在大禮堂提供法庭直播,讓擠不進法庭的司法官與法律系學生也能立刻掌握狀況。為了加強效果,北院改裝全院最大的第七法庭,並斥資六十萬元添購四支耳麥,讓檢察官與律師在開庭時順利收音。書記官在開庭時不必記載筆錄,事後轉譯庭訊內容。在萬事俱備的情況下,台北地檢署派出公訴猛將、主任檢察官王亞樵及檢察官張安箴、鄭少珏參戰;台北律師公會則指派知名的人權律師尤伯祥、林俊宏、鄭凱鴻出征。檢辯的尊榮級陣容令人咋舌。一月二十九日清早,從各地報名篩選出來的六十三名準國民法官在法庭外排排坐等待著,其中有十人將獲選進入參審法庭。為了區分是否有性別歧視等人格問題,檢辯分批詢問這些人。沒想到一開場就聞到一股煙硝味。被告律師鄭凱鴻率先問道:「如果經濟困窘而犯罪,如果有人因為財產被偷走,為了追回這些錢而犯罪,是不是情有可原?」這個問題似乎暗藏玄機,王亞樵直批:「大律師問話很有技巧,但問題似乎有特定意圖,是不是想測試國民法官的評議傾向?」訊問完畢後,合議庭審判長許泰誠、受命法官邱筱涵、陪席法官黃傅偉端坐台上。許泰誠講解著選任六大原則,檢方忍不住挑戰合議庭,疾呼不能認同選任標準,質疑「草案沒有規定」,許則強硬表示:「法院依職權指揮訴訟。」隨後,合議庭用電腦篩選十名國民法官(六正選、四備選),當場公布即將接手審判的案件。悍檢鬥法王牌大律師這個即將上場的案子,除了是老夫少妻的故事,也是莽夫在離婚後,得知登記在前妻名下的房子遭申請抵押貸款,怒而殺妻的悲歌。一月三十日,北院模擬庭正式開打。充當開路先鋒的檢察官秀出證物,證明王大明(化名)回家反鎖房子,拿菜刀猛砍陸配林月霞(化名)臉部、頸部十多刀,檢方拿出一把凶器菜刀給國民法官看,講解現場狀況,斥王故意殺人;辯方僅冷回:「檢察官把一起傷害案誇大成殺人案。」揚言王沒有殺妻念頭。不過,國民法官神情茫然,進入內部討論時,有人還問道:「什麼是報案、立案及備案?」也有人猜,被害人可能怕保護令失效,故意讓先生犯罪;也有人無聲翻閱著《六法全書》。許泰誠則不忘告誡,要好好判斷問題再釐清。回到法庭現場,檢察官張安箴訊問被害的林女,她追問:「老公常罵你,你心裡感覺怎麼樣?」律師群卻群起質疑檢方問的是前科,不是本案。而律師尤伯祥上場後戰火更炙,他問道:「你的出生地是福建、是陸配,國小畢業……沒工作?妳嫁來台灣,根據警局筆錄記載你沒工作?那妳收入不固定,靠被告養嗎?」林女本來想回答這幾個問題,但幾次答了「是」以後,尤伯祥就火速打斷她的話,要她「不用再回答了」。尤伯祥成功地誘導訊問與回答,彷彿日劇《王牌大律師》橋段,林女被問得一頭霧水,一旁的檢察官終於爆發:「異議,這個案子和被害人的工作沒有關連性。律師也不必用攻擊態度吧!」而尤伯祥反譏:「判斷殺人動機的話,生活脈絡很重要!反詰問本來就可以誘導啊。」律師強勢誘導,檢方差點被請出去合議庭法官交頭接耳後,裁定律師繼續問,這個小巷狙擊戰由律師取勝。尤伯祥虎虎生風地逼問林女:「丈夫說要殺妳、妳死定了,他這樣說卻沒這樣做,對不對?」「你曾經在離婚前向法院申請保護令?買房子的錢是哪裡來的?妳沒告知丈夫就把房子設定抵押貸款嗎?」坐在台上的國民法官對這些問題頻頻點頭,林女招架不住,憤而譏諷尤:「大律師您嚇人嗎?」檢察官張安箴接棒表示:「這是騷擾證人!連我們都聽不懂大律師在問什麼。」不過,檢方的攻勢仍舊失效,許泰誠質疑檢方異議次數,要求檢方遵守法庭秩序,還撂了句:「再打斷他人的話就請出去!」這句話撼動了旁聽的司法官們。有檢察官私下說:「雖然是模擬庭,但他們真槍實彈打官司呢!如果我們(檢方)退出法庭,倒想看看他們(院方)怎麼開庭?」也有法官認為:「檢察官代表地檢署,如果都缺席,法院可逕裁定『公訴不受理』,到時候不知道是誰倒楣?」雖然台下議論紛紛,但法庭戲繼續上演。檢辯激烈互槓,合議庭為了處理各項突發狀況而忙碌,國民法官則手足無措。在場督軍的北院院長黃國忠、北檢檢察長邢泰釗則屏氣凝神,低頭抄筆記。國民法官五花八門的疑惑除了檢辯交鋒,這些素人法官的問題也五花八門。有人就問林女:「你相信中華民國法律會保護妳嗎?妳說不相信保護令,又申請保護令,是想要他離開住所嗎?」另有人質疑:「申請保護令為什麼住一起?王回家後反鎖大門,是平常就會做的事情嗎?」還有人細究門鎖的材質,甚至質疑林女在慌亂時刻按對講機求救的動機。庭訊到了末段,檢辯做最後陳述時,還是免不了互槓。檢方強調,法庭裡不能用「網軍」、「酸民」的感覺去審理,根據最高法院的判例,知名的「夜店殺警案」也可以佐證,轟頭部(要害)就是想殺人。但辯方則諷刺檢方用煽情語言推論殺人,拜託國民法官「幫幫這些關在象牙塔的法律人,如果有一絲合理懷疑,請判無罪。」而律師的呼喊奏效,參審庭九人(六名正選國民法官與合議庭三名法官)投票結果,有五票認定成立殺人罪、四人不同意,雖然認定者占相對多數,但未達到成罪門檻(六票)而失敗。至於參審庭第二階段討論後,以全票認定王男構成刑度三年以下的《家庭暴力防治法》之違反保護令罪,再投票後,判他二年六月。這起歷時十二小時的訴訟戰,最終由律師拿下勝利。有司法官說:「看戲看得很過癮,雖然結果早在預料之中,但檢方能拿下五票(過半),差一票就成功,也算是雖敗猶榮。」➤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