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豪專欄】百年辜家真是齣大河劇

【陳東豪專欄】百年辜家真是齣大河劇2018-02-0712:30在台泥辜家最艱困的時候,手握婦聯會數百億現金的主委辜嚴倬雲,是否曾以婦聯會的錢買進巨額台泥股票,這算是內舉不避親的投資?還是公私不分的護盤、護產?陳東豪台灣一直缺乏大河小說,台泥辜家橫跨大清、日本與民國的歷史很適合成為台灣大河小說的其中一部,尤其辜老太太辜嚴倬雲今年因為婦聯會,鐵定成為熱門話題。辜家在兩蔣時代已是橫跨政商兩界的台灣世家,已故的辜振甫更在李登輝時代參與兩岸交流,再將辜家推向高峰。辜振甫之妻辜嚴倬雲則一向低調,但在二○○六年紅衫軍運動中,具名捐出一百元倒扁而成為焦點。但辜嚴倬雲萬萬沒想到,二年後,她的次子、已故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才是把卸任總統陳水扁送進土城看守所的關鍵。陳水扁當選總統後,當時的辜家已經負債累累、搖搖欲墜,進而造成辜振甫、辜濂松叔姪寧靜分家。分家後,台泥辜家的重擔落在辜成允肩上,辜成允最慘的時候甚至向地下錢莊借錢周轉。巨額利息壓得辜成允快喘不氣,這才導致他願意付出四億元佣金給第一夫人吳淑珍,換取扁政府百億元買下辜家的龍潭科學園區,進而成為第一件三審定讞的扁案。當時辜成允不敢讓家裡任何人知道,包括他的母親辜嚴倬雲。但回頭看辜嚴倬雲捐百元倒扁,兩相對照,不免諷刺。在辜家華麗優雅的外表下,其實也藏著不少難堪的過往。辜振甫與辜嚴倬雲夫婦一直都住在雙城街,辜成允當年為改革台泥開除一批老臣,結果這些老臣就拿著台泥為辜家埋單的文件四處投訴。從一個月三百八十四元的電話費、每月四千六百多元的訂報費、七萬多元的傭人薪資……,辜家的家庭開銷都由台泥付帳。最誇張的是,辜家在○三年曾經一個月電費就高達十二萬四○三○九元,是由台泥財務部以支票付帳,這種做法與辜家過往的形象有很大的違和感。但今年辜嚴倬雲肯定會遇上更麻煩的事。也就是在台泥辜家最艱困的時候,手握婦聯會數百億現金的辜嚴主委,是否曾以婦聯會的錢買進巨額台泥股票,這算是內舉不避親的投資?還是公私不分的護盤、護產?儘管如此,辜家真的是台灣大河小說的好題材,從日治到民國,歷經兩個統治政權;從蔣介石到馬英九,悠遊於五任總統,其間還扳倒一任總統。因參與兩岸幕僚作業,現任總統蔡英文也算是辜振甫舊屬,而小英處理婦聯會的方式,其實也算是尊重辜嚴,給了她台階下。得意政商舞台逾一世紀,辜家這樣的家族不常見。➤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