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璁專欄】別再用「得罪」歸因他的失敗

【李明璁專欄】別再用「得罪」歸因他的失敗2018-02-0812:30用「得罪」來理解下位者的失敗遭遇,這種講法很有可能縱放了真正該被揭露的權力濫用與制度掩護等問題,甚且導致個體還要自責「沒有好好扮演不得罪人的社會角色」。李明璁在職場中,倘若有一個人升遷不順乃至遭到罷黜,而原因又不是指向嚴重明確的業務過失或不當犯行時,多數並無惡意、甚可說是表達同情關心的旁人,經常會揣測評論道:大概是他先前「得罪」了某權力高層吧?此問句似乎基於一個常規共識:人都有義務要盡力扮演一個討好或至少不討人厭的社會角色。「得罪」,或相近的用詞如「冒犯」、「觸怒」、「惹惱」等等,乍看只是中性地被拿來描述一個人讓他人感到不悅的言行,但其實這多半是帶有特定權力指向的動詞──很少人會責怪老闆得罪了某員工,好比成語只有﹁以下犯上」,而反之並不成立。微妙的是,請比較以下兩句詮釋同一問題的因果敘述:一、「因為下位者A得罪了上位者B,所以B才對A做出如何如何的事」;二、「因為上位者B如何看待下位者A(可能是某種心態如討厭、嫌惡、嫉妒等,也可能是某種誤會,或出於某種目的之算計等),所以B便對A做出如何如何的事」。上述兩種邏輯,其實是來自兩個不同權力視角所投射出的責任歸屬。敘述一的成立,是建立在做為一個「事發原因」的「得罪」預設。但有沒有可能,得罪是個假議題,它根本不曾真的發生(除非有具體可證的行為衝突與不悅事例)。相對的,多數旁觀者之所以不用敘述二來提問,很大程度只是因為:支撐著上位者對下屬所採取行為的某種幽暗心態或隱然算計,長期以來已被他所擁有的話語權力和治理設定,巧妙隱匿起來了。換句話說,權力與制度會「自然地」落定這般理解框架:「上位者不會無緣無故地對下屬做這些事,除非是……。」於是乎,「得罪」便成了最容易證成的理由。問題是:一旦先設定「八成是得罪人了」,這個揣想接著就導向「他肯定是有做了些什麼吧」,即使沒有事證。用「得罪(因而被報復或整肅)」來理解下位者的失敗遭遇,這種講法很有可能(非意圖性地)縱放了真正該被揭露的權力濫用與制度掩護等問題,甚且導致個體自身被問題化──在承受權力不當對待的同時,還要自責「沒有好好扮演不得罪人的社會角色」。所以請別再輕率使用「得罪」歸因,來論斷職場上遭逢打壓者的責任歸屬。如果不能就事論事地檢視權力不平等關係中的定罪過程,進而解構各種冠冕堂皇的「官方說法」,今日他人莫名遭殃,明天換我莫名「得罪」。➤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