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音樂學】從葛萊美到皇家愛樂你也是嗎?

【戰鬥音樂學】從葛萊美到皇家愛樂你也是嗎?2018-02-0812:30曾被捲入性騷擾的歌手凱莎(中),在葛萊美獎表演反性騷擾。法新社接續著娛樂圈的「#MeToo」行動,另一名在去年底浮現檯面的則是在古典音樂界:位於倫敦的英國皇家愛樂管弦樂團地位崇高且世界知名的指揮杜特華,亦在多名女性指控其行為不檢下,黯然卸下職務。呂紹煒葛萊美獎典禮甫落幕,「火星人」布魯諾(BrunoMars)六項獎項入袋,包括最佳年度專輯《24K魔幻》(24KMagic)、最佳年度歌曲“That’sWhatILike”等重量級獎項,堪稱全面贏家;而入圍八項的傑斯(JayZ)則未獲獎,結果令人驚奇。然而典禮中最受討論的橋段,應屬於凱莎(Kesha)受邀呼應反性騷擾、性暴力的「我也是」運動(在推特上以#Metoo標籤,鼓勵受害者發聲、讓彼此知道自己並不孤單)的演出。樂壇也有性騷擾醜聞自從去年好萊塢王牌製作人韋斯坦(HarveyWeinstein)的性騷擾/侵害情事被《紐約時報》(TheNewYorkTimes)披露、並隨而有許多產業中的女性工作者挺身指證後,此一主題便成為繼「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LivesMatter)後,下一個廣泛受到美國社會、文化界熱烈參與的重點議程。這些議題不同於川普受調查的純粹政治議題,更直接體現社會不同階層的經歷,因而受到更廣泛的討論。在韋斯坦之後,又有許多重量級的男性演員、製作人受到指控,其中有些進入司法程序,有些未經司法程序但主角仍公開道歉,而有些則在兩造不同的說法中成為羅生門。從被《紙牌屋》(HouseofCards)團隊宣布不再新劇集中擔綱男主角的凱文・史貝西(KevinSpacey)到達斯汀.霍夫曼(DustinHoffman),這逐漸成為雪球般的序列,也終究進入了音樂。做為向來勇於表態的娛樂圈,每當要呼應重要議程時,必然是在進場、服裝、得獎感言與安排的表演中百花齊放。本次葛萊美獎頒獎典禮中,現場除了有響應另一個亦是反對性侵害的社群標籤活動「時候到了」(#TimesUp),呼應者配戴白色玫瑰之外,由因性騷擾案件沉寂兩年的凱莎,與數位女星聯合演出的單曲〈祈禱〉(Praying),其歌詞無一句不是這兩年經歷的註腳:掩蓋了性別比例等其他性別議題「你差點讓我受騙/告訴我沒有你我什麼也不是/但在你所做的一切之後/我已可以為了自己變得更加強壯而感謝你」(Well,youalmosthadmefooled/ToldmethatIwasnothingwithoutyou/Oh,butaftereverythingyou’vedone/IcanthankyouforhowstrongIhavebecome)這也是凱莎宣告復出的指標單曲。這個高潮橋段的相關報導占滿各媒體版面。許多評論者攤開近幾年葛萊美獎入圍、得獎名單的性別比例,便發現女性毫無疑問是失衡的,這與近幾年的排行榜所呈現出來女性藝人作品的普及程度與受歡迎程度不成比例。其中除了許多人提及的選擇與品味偏差外,另一個令人玩味的原因即:娛樂產業中是否亦系統性地使女性藝人站在相對不利的位置。讓這個表演更令人不安的是,凱莎做為代言者的適宜性亦遭到挑戰。凱莎從二○一四年指控其製作人盧克博士(Dr.Luke)對其「性侵犯、性騷擾」等,並以此要求與製作公司解約。一年多後,紐約最高法院駁回她的所有指控,而凱莎則面臨盧克博士反控她誣告。誣告與保護受害者的矛盾儘管以受邀表演、歌詞等「擦邊球」的姿態,獲得高度的共鳴與理解,但是在訴求職場中「零容忍」為號召的代言者,本身卻在事實釐清的層次上處於灰色地帶。這可能衍生二個結論:一是這類事件多在當事人二者之間發生,即便有多人控訴,仍難以釐清並得到第三方的事實肯認;第二,有人以為這會造成濫控、與缺乏證據下的「被指控者」受害。但這同時也代表著,在全然的事實肯認幾乎不可能發生下,可能使受害者更害怕現身,以免遭致正當性的挑戰。接續著娛樂圈的#MeToo後期,有愈來愈多案例進入類似的循環:指控、否認、更多人表達有類似經驗、根據情事發生時間可能進入司法程序、若無則只能訴諸指控者們與被控者的公眾信賴度形成法外印象。饒舌歌手尼力(Nelly)也在去年底被控不當性行為,但也遭到他的否認。另一名於去年底浮現檯面的則是在古典音樂界:位於倫敦的英國皇家愛樂管弦樂團(RoyalPhilharmonicOrchestra)地位崇高且世界知名的指揮杜特華(CharlesDutoit),亦在多名女性指控其行為不檢下,黯然卸下職務。對杜特華的指控,期間自一九八五年至二○一○年,儘管杜特華全盤否認、全案進入司法調查,但皇家愛樂管弦樂團以「零容忍」政策先行停止其職務。古典業界情況可能更嚴重這件案子或許比起鎂光燈中心的流行娛樂圈更為震動相關領域,因為古典樂界的各種資本,更壟斷在少數位高權重者手中。在一位專業演奏者要在基礎生活得到保障都不容易時(如:樂團的職務),遑論其在成為一線演出者的路途上所需面對的權力關係,而在「大師迷思」的古典藝術界中,恐怕更是如此。#MeToo的本意之外,或許更為迫切的改變是,相關產業中的權力關係。當資源不過度集中於少數者,才能根本地使人免於類似的恐懼與噤聲。➤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