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源專欄】監管制度為何接不到「危機飛盤」?

【梁國源專欄】監管制度為何接不到「危機飛盤」?2018-01-0412:30狗兒沒學過萬有引力等高深的物理學,接飛盤卻能不落空;聰明的物理學家,卻未必能次次接準飛盤。複雜監管制度管控金融危機的結果並不理想,就如同人狗比賽接飛盤落敗一般。梁國源在和風徐徐的午後,帶著心愛的寵物狗到草地上玩場拋接飛盤遊戲,是個不錯的假日安排。若靜心細想,為何主人無論怎麼變換拋出角度,或風向改變,狗兒最後都能接到飛盤?但換成萬物之靈的人類、甚至是極聰明的物理學家,卻未必能次次接準,且成功率遠比想像中來得低?這個有趣且引人深思的比喻,是英國央行(BoE)首席經濟學家霍爾丹(AndyHaldane)在二○一二年全球央行年會的演講中,拋出來的議題。他甚至直言,用複雜的金融監管制度管控危機發生,其結果並不理想,就如同人與狗兒比賽接飛盤落敗一般。若是其他領域的學者專家對金融監管有此評論,實屬平常,但出自曾主管英國金融穩定事務的霍爾丹之口,就顯得相當不容易。這足見其對金融海嘯前已匯集眾多菁英腦力的金融監管制度,卻接不到「危機飛盤」一事,感慨至深。簡單地說,狗兒沒學過萬有引力等高深的物理學,接飛盤卻能不落空的原因,就是每一次都在盯住飛盤的視線角度保持大致不變下,向前奔跑,累積出一種非正式的經驗主義(casualempiricism),因而提高接住飛盤的準確度。相對的,人類則憑藉著優於其他物種的智慧,設置一道道複雜的(complexity)把關機制,意欲完美地攫取事物或管控風險,卻未能如願。只因人們面對愈複雜的機制,愈會依據個人經驗、需求與偏好進行選擇性的認知。就像當法規制定得愈複雜,便易引發只求符合法規而放棄正確做法的防禦行為,如醫生因擔心醫療訴訟,可能採取過度診斷(overdiagnosis)或頻頻將病患轉診至大醫院一樣。再者,許多人常把可透過數理模型衡量與規避的風險(risk),與機率、後果都無法衡量的不確定(uncertainty)混為一談,在錯把馮京當馬涼的情況下,用再多複雜方程式建構出的金融決策與風控模型,也只是一件不合穿的漂亮衣裳。遑論在面對遠比理性預期的決策行為更複雜的不確定性及時時變化的環境,人們往往依靠非理性的動物本能做決策,亦凸顯前述模型嚴重失真。誠然,在當代科技與社會演進交織出的人類行為模式愈見複雜,尾隨其後、負責制訂法律的官員們,很難不隨之起舞。但若回歸初衷,官員們更應省思的是規範能否真正發揮效用,甚至勇於仿效霍爾丹以打臉自己的狗兒接飛盤妙喻,帶動正確的政策辯論風潮。若台灣真有這麼一天,就不會讓民眾對那麼多髮夾彎的政策,大嘆無奈了。➤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GOOGLE排名*健康食品*關鍵字排名*保健食品*磷蝦油*芙婷寶*蜂王漿*網站排名*超視王*智勝王*神經滋養物質*PPLS*南極冰洋磷蝦油*蜂王乳*葉黃素*台灣綠蜂膠*婦貴寶*SE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