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澳洲為何高舉「反中」大旗

【國際】澳洲為何高舉「反中」大旗2017-12-2812:30澳洲總理滕博爾呼籲澳洲人民站起來。法新社擔心中國因素,總理提案立法防止外國勢力影響內政中國在南海崛起讓澳洲引發各方競逐。雖一直站在美、日一方,但也成為中國「撬牆角」對象。透過貿易、投資、移民、「大外宣」與政治獻金,中國對澳洲影響力日增,總理滕博爾被逼得以華語對中國說出:「澳洲人民站起來!」並提案立法規範外國勢力的影響。黎蝸藤十二月七日,澳洲總理滕博爾(MalcolmTurnbull)向國會提交一系列草案,來遏止外國影響力干預澳洲內政,包括禁止所有外國政治捐款、代表外國利益的政治說客必須登記在冊等規範。他亦不諱言,起因是擔心中國干涉澳洲內政。這掀起了中澳間的罵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斥責他「無中生有」、「毒化中澳關係」,滕博爾則以華語普通話說出「澳洲人民站起來」以回敬中國。中國讓澳洲地理位置變重要了澳洲「反中」既有外因,也有內因。近年中國崛起衝擊了原先的國際關係平衡,讓澳洲驟然成為國際交鋒的前線是外因;澳洲在國內面臨中國影響力的擴張而反彈是內因。地緣政治學者總強調「某國地理位置非常重要」。除了像埃及、新加坡、巴拿馬等國家的地理位置真的重要外,更多國家的先天地理位置並沒有這麼重要,而是因為某時某刻處於大國對抗的交鋒前沿。譬如,寮國(老撾)一向是沒人重視的內陸國,現在中國要建高鐵,通過寮國貫穿中南半島,於是不但越南開始緊張,日本也重視起來,寮國突然變成「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澳洲也是這樣的例子。在十幾年前,澳洲與東亞關係不密切,它本身四面環海,是天然的大洋洲大國,又是美國盟國,周邊全無威脅。美、澳與紐西蘭三國的《太平洋安全保障條約》(ANZUS)早在一九五一年就締結。由於美國超強的海軍實力,太平洋遠離國際熱點,除了澳、紐不時象徵性地參加美國主導的軍事行動外,條約一向不大受重視。一九八○年代,美、紐之間談判美艦可否進入紐西蘭港口破裂,該條約更長期名存實亡。這時除了在東帝汶與巴布亞新幾內亞等周邊地區發揮政治影響力外,澳洲基本上與世無爭。但進入二十一世紀,東亞、東南亞與西太平洋被整合為「亞太地區」(Asia-Pacific),澳洲因此捲入亞太事務。另一方面,中國軍事勢力從南海北部向南部擴張,開始威脅到南海水道安全,中美亦在東亞對抗。二○一二年,美、紐達成和解,太平洋安全保障條約重新活躍。於是澳洲經常以在南海自由航行的問題「幫腔」,也積極響應美、日的東亞戰略。南海造島威脅澳洲國安這兩年中國通過南海造島並軍事化,控制了南海核心地帶,已直接威脅澳洲的國家安全。今年十一月初的亞太外交中,中國鞏固了在南海區域的優勢。美國原先的「亞太戰略」則擴大到「印太戰略」,澳洲戰略重要性進一步提升。中國控制了南海核心區域後,南海南岸的印尼本應是美、日、印陣營需要控制的連接印太兩大洋通道的關鍵。但美國對拉攏印尼興趣缺缺,於是可控制的印太通道進一步南移到澳洲。很自然,在整個演化進程中,澳洲引發各方競逐。澳洲雖然一直站在美、日一方,但也成為中國刻意「撬牆角」的對象。難以考究,中國何時決策要刻意增強在澳洲影響力,但從一九八○年代中期開始,中國的「現代海軍之父」、海軍司令劉華清已主張把控制「第二島鏈」內海域做為海軍的戰略目標。很可能最晚在○九年中國推行海軍強國戰略時,已有影響澳洲的策略。中國影響澳洲有幾個方式:第一是經濟上讓澳洲依賴中國。二○○一年中國進入世貿後經濟起飛,中、澳雙邊貿易與投資急速擴大。澳洲鐵礦經歷了中國採購帶來的繁榮,嚴重依賴中國市場。近年採礦業下滑,於是中國富豪與企業在澳洲地產、投資又從另一個方向增強對澳經濟影響力。其中一些投資極具直接的戰略意義,例如一五年,中國嵐橋集團向澳洲北方領地政府「租借」達爾文港碼頭九十九年經營權,引起廣泛關注。移民人數,中國居第三位上述方法雖然有時不太光明磊落,但大體上還符合國際交往準則,算是正常的外交經濟手段。但以下各手段,都利用民主國家的言論自由與選舉進行「滲透」,這才是澳洲總理最不滿的地方。第二是移民。華人在澳洲有長久的移民歷史,早有相當大的華人社區。近年永久移民與留學澳洲的中國(大陸)人數目更急劇上升:每年有兩萬七千人永久移民,又有六萬名學生留學。現在華裔總人口占澳洲總人口五.六%,是除英國裔(包括蘇格蘭與愛爾蘭)外最大的族群。其中五十萬華裔出生在中國,僅次於出生在英國與紐西蘭的移民。華裔一面改變著澳洲的文化,一面通過話語權與選舉權,實質性地影響澳洲政治。學校中的中國學生學者協會與新移民的親中組織,都與中國大使館聯繫密切。前幾年中國實行「大外宣」政策,幾乎所有的澳洲中文媒體都被收編,原先多元的華文媒體全部變成「人民日報海外版」,加強了中國對澳華的影響力。近年來興起的微信等網路社群工具,鎖緊了新移民與母國的聯繫,讓他們身體出了國,社交生活與精神狀態還在中國,華人更加「抱團」。中國大使館等機構也更能方便動員中國移民。政治獻金成立法導火索第三是文化。中國推行「人心通」,在全球各地建立隸屬中國教育部的孔子學院(與當地大學合作)與孔子學堂(與中小學合作)。按人均計算,澳洲的孔子學院是全球重要國家中最多的,它們在宣傳中國文化的同時,也影響當地學校有關中國的教育政策,不許講解中國不喜歡的議題。中國留學生也多次在學校投訴老師,妨礙言論學術自由。學生之間還互相告發,讓留學生也像在國內一樣不能有自由的思想。中國也被指運用經濟影響力妨礙出版自由,最近即有一個澳洲人要出版一本討論中國如何控制澳洲的書,也據傳因出版社受到壓力而取消。第四是影響輿論與政治獻金。「大外宣」除了收編海外中文媒體外,還通過打廣告、在英文媒體刊文、資助外國智庫人員、收購英文媒體等方式影響輿論。二○○○~○六年,與中國有關的政治獻金,占全澳洲來自於外國的政治獻金八成。剛被迫辭職的工黨參議員鄧森(SamDastyari),連續兩年捲入中國有關政治捐款風波,是反外國干預立法的導火線。當然,即使中國「滲透澳洲」行為頗受爭議,但它們大都合法,特別是政治獻金。澳洲一直允許國外政治獻金干預本國事務,中國也不過跟隨遊戲規則而已。中澳應是對手而非敵我但做為一個中等大國,澳洲擔心被外國控制,在新形勢下改變遊戲規則,制定法令規範外國干預既有理有據,也值得理解。這既是《國際法》中賦予主權國家的權力,也符合中國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且澳洲立法原因雖與中國有關,但對各國亦一視同仁。況且中國從來都禁止外國政治獻金,嚴格管控外國媒體。因此,中國或有理由抱怨澳洲指控不實,卻毫無理由指責澳洲立法。正如中美關係一樣,中、澳最多是對手關係而非敵我關係,中、澳整體友好符合雙方利益,澳洲在立法後應放低「反中」聲調。而其他民主國家也應以此為鑑,警惕中國滲透。中國也應從澳洲「反中」認識到,在外國推行影響力過猛,只會遭受不甘受控的中等國家反彈。➤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婦貴寶*保健食品*GOOGLE排名*PPLS*神經滋養物質*健康食品*蜂王漿*關鍵字排名*超視王*葉黃素*SEO*台灣綠蜂膠*磷蝦油*網站排名*芙婷寶*智勝王*蜂王乳*南極冰洋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