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顧立雄盯上「影子董事長」辜仲諒

【財經】顧立雄盯上「影子董事長」辜仲諒2017-12-2812:30辜仲諒(左一)被顧立雄稱作是「影子董事」,掌控中信金的董事會。本刊資料中信金退休高官多、官司多、家族化深辜仲諒在中信金沒有任何職位,卻能深刻影響中信金。「很難想像,有金控會替某位離職員工墊付這麼多錢。」「銀行拿的是你我的錢,公司治理不好會產生系統性風險。」顧立雄說,就是要藉此告訴家族化金融機構,應避免因家族化影響公司治理……。黃琴雅近月來,是中信金的多事之秋。先是十二月五日,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對中信金代墊大股東辜中諒保釋金有意見,認為是嚴重內控疏失,除了重罰中信金一千萬元外,中信金總經理吳一揆也被停職半年,這是顧立雄上任後最大的金融懲處案。他還嚴正指謫中信金:「碰到大股東(辜仲諒)就失靈!」顧立雄嚴控家族金控公司接著十二月十五日,涉及中信銀機房、行政大樓購地案的中信金董事長專門委員張明田,原本被裁定以一億元交保,不到一個月,檢察官又再度申請羈押,猛攻張明田保釋金來源,質疑錢是來自中信,且認定張有逃亡、串供之嫌,必須延押。在張的律師與檢察官激烈交鋒後,高等法院裁定繼續羈押,張明田交保一事,第十一次闖關失敗。外界解讀,顧立雄重罰中信金,是嚴格管控家族金控公司治理的開端,且第一刀就揮向中信金,間接影響到張明田的交保案,甚至已讓其他家族金控起了警惕之心。對於金管會的裁罰,中信金大聲喊冤,發出聲明強調代墊保釋金不是針對一人,有六位現職與離職員工的保釋金都是中信金代墊;另考量被約談人數超過二十人,經董事會決議授權代墊保釋金上限由六千萬元提高到一億元。中信金說明,此舉是為穩定其他員工軍心,維護公司正常營運,且去年六月八日墊付後,十三日即全數歸還;並強調董事會有充分討論再授權,經理部門沒有誤導董事會,不存在內部控制制度有嚴重缺失,損及公司治理,且依法踐行相關決策程序,並沒有誤導董事會,對金管會裁罰「深表遺憾」。對於中信金的講法,顧立雄也表示尊重。顧立雄還指稱辜仲諒為中信金的「影子董事」,而這早就是金融圈公開的祕密。根據中信金董事名單來看,主要的三位普通董事全是法人,擔任董事長的唯福投資,是辜仲諒親舅舅顏文隆的家族投資公司,另兩家法人──仲遠投資與宜詮投資都是辜仲諒家族的投資公司;也就是說,辜仲諒確實掌控了中信金的董事會,其他包括王鍾渝在內的四位獨立董事都是辜家延聘的。中信兩位大臣皆被砍落因此,顧立雄接受電台訪問時說,辜仲諒在中信金董事會和經理部門沒有任何職位,卻可以深刻影響中信金。「很難想像,有金控會替某位離職員工墊付這麼多錢。」「銀行拿的是你我的錢,公司治理不好會產生系統性風險。」顧立雄說,就是要藉此告訴家族化金融機構,應避免因為家族化影響公司治理。但對辜仲諒而言,他不是不願意當中信金董事長或董事,而是不「能」當,因為辜仲諒涉及十一年前的中信金併購兆豐金時所衍生出來的「紅火案」,當時他擔任中信金副董事長兼副執行長。目前紅火案已歷經一、二審,都被依《證券交易法》分別判處九年與九.五年的有期徒刑,三年前最高法院發回更審,至今仍在審理中。去年特偵組在被裁撤前夕,又找辜仲諒下手,針對中信內湖購地案深入調查,最後還羈押張明田與辜家大帳房吳豐富,吳豐富去年底已交保,但張明田則羈押長達一年之久,至今還在牢裡。張明田與吳一揆是中信金大股東辜仲諒很倚重的兩位大將。吳一揆是中信金的門面,負責金控管理與對外的所有溝通;張明田則是內務大臣,有關於中信金集團的大小事,過去他都一手包辦。現在,一人被停職半年,一人繼續延押,這對辜仲諒來說,像是被砍斷左右兩隻手臂。尤其是張明田,做為辜仲諒最重要的心腹,這是他第二度踏入看守所。第一次是在二○○六年,當時他擔任中信金財務長,被檢方控告涉入紅火案,被羈押四個月,許多員工為這位聰明又慷慨的財務長抱不平,但現在又為了內湖購地案再度被羈押,頗令金融圈搖頭。不知張是否太幫主子「兩肋插刀」?還是自己也涉入其中?他曾在法庭上說,自從官司纏身後,大家對他避之唯恐不及,對中信金已無影響力。吳一揆則是金融業少數年薪上億元的專業經理人,中信金過去只有創辦人辜濂松拿過一億元的年薪。近三年,吳一揆年薪升等為億元俱樂部,顯見大股東辜仲諒對他的倚重。中信金延攬退休情治單位高官跟張明田在中信金從捆鈔票的櫃台人員做起不同,吳一揆在法國信孚銀行、美國高盛證券、加拿大帝國銀行、倍利證券等擔任過要職,過去是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設計高手。○二年加入中信金,獲得辜濂松與辜仲諒的前妹婿、中信金前法金業務總經理陳俊哲的賞識,雖然曾短暫離職到台新金任職策略長,之後回鍋中信金,靠著穩健的溝通能力,獲得辜仲諒的賞識,成為中信金對外談判的要角,也頗獲外資看重。如今,因他身為中信金最高行政主管,執行臨時董事會的決議,代墊辜仲諒保釋金,成為此次唯一被重罰對象,即使身為專業經理人也會中箭落馬。事實上,當前辜仲諒心心念念,就是捍衛中信金經營權與自己的官司,不僅重金禮聘國內各大知名律師,政商也必須兼顧,這使得中信金延攬比一般企業還要多的退休高官,業界戲稱位在南港的中信金控二十六樓是「退除役高官俱樂部」,堪稱企業之最。除了擔任中信金獨立董事多年的前中鋼董事長、國民黨前立委王鍾渝及前經濟部長江丙坤任中信金最高顧問外,前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出任台彩董事長與中信金副董,前總統府秘書長廖了以擔任中信集團最高經營顧問,前經濟部長王志剛任中信創投董事長。前駐日代表馮寄台則出任中信學校財團法人董事長。清一色都是國民黨退休官員,年薪超過千萬元。不僅如此,中信金還全力延攬退休情治單位高官──前警政署長王卓鈞擔任反毒基金會副董事長,今年四月還被榮成紙業邀請擔任董事;前調查局洗錢防制處處長張治平是中信反毒基金會執行長,前調查局毒品防制處副處長鄭幼民任反毒基金會執行秘書,前台北市警察局副局長馮棟森是中信保全董事長,前調查局局長張濟平現在則是中信學校財團法人董事,檢調轉任教育工作,算是轉型成功。會需要這麼多退休高官,不僅在官司上,多少有些法理見解與人脈上的幫助,對於經營權維護上,也有些助力。不少人對中信金虎視眈眈像是去年,潤泰集團尹衍樑與寶佳建設林陳海合組的鑒機投資,由前兆豐金董事長蔡友才操刀「突襲」中信金,讓辜仲諒大怒,從此對他稱為大哥的尹衍樑誓不兩立,也極力對抗他們的入侵,最後蔡友才因兆豐洗錢案被收押,現雖交保,但病痛與官司纏身;尹則退出鑒機,由林陳海獨資,並改名寶佳投資,也將近五%的中信金股票賣光。不過,敵人來自四面八方,市場上還有不少人對中信金虎視眈眈,辜仲諒應該是心知肚明,據說還已鎖定某些對象,嚴加防範中。然而,這十一年來,中信金涉入三大弊案,包括紅火案、北京土地案與內湖購地案,除紅火案外,北京土地案是前妹婿陳俊哲檢舉,內湖購地案則是內部人檢舉,且都扯上辜仲諒,這讓外界對辜這位中信金大股東的適格性有疑慮,尤其是上任三個月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最近對中信金與永豐金可是緊盯著看。對於家族金控以法人來掌控董事會,顧立雄日前曾對《公司法》第二十七條提出疑慮,認為法人董事可以任意改派代表,對金融業公司治理產生困擾。不過,顧主委沒說的是,《公司法》第八條有對「影子董事」有所規範,要求實質執行董事業務或董事實質控制者,必須與董事負有民事、刑事及行政罰之責任;也就是說,影子董事也必須負責。「公司治理遇到大股東就轉彎!」顧立雄這句話,應該不只說給中信金聽,台灣不少財團家族都是如此,即使大股東不掛名,但卻有實質控制權,尤其是金控。做為影武者的控制型股東,應該就要像顧立雄所言,考慮限制大股東的投票權,恢復正常的公司治理。➤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超視王*芙婷寶*保健食品*蜂王乳*台灣綠蜂膠*健康食品*智勝王*葉黃素*蜂王漿*網站排名*婦貴寶*南極冰洋磷蝦油*神經滋養物質*PPLS*GOOGLE排名*關鍵字排名*SEO*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