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醫療法過失責任去刑化醫、病皆安心?

【社會】醫療法過失責任去刑化醫、病皆安心?2017-12-2812:30急診科經常收到急難重症病人,也是經常遇到醫療糾紛的科別。本刊資料醫療訴訟減少,糾紛調處成功率升高,但處理機制尚未法制化立法院協商通過《醫療法》新規定,若發生病人死亡或受傷等醫療糾紛,除非醫事人員故意或「顯然逾越臨床專業」才須負擔刑事與民事責任。醫界說,這可減少濫訟;法界與民間團體則稱,此法讓醫師成為特殊階級。到底醫、病權利該如何保障?李佳穎近一個月來,立法院衛環委員會的焦點持續在《勞基法》修法爭議上打轉,不過十二日才正有一個與民眾就醫權益、醫病關係相關的法條通過黨團協商。協商出爐的《醫療法》八十二條修改為,醫事人員執行醫療業務時,若置病人於死傷,僅在故意或違反醫療上必要注意的項目且顯然逾越臨床專業裁量的狀況下,才必須負擔刑事與民事賠償責任。五大皆空,因為怕糾紛訴訟?醫界出身的立委認為這次修法可以減少醫療糾紛濫訴,減緩內、外、婦、兒、急五大皆空的醫療困境;法界與民間團體則指陳醫師成為特殊階級,不論是哪一科的醫師,都不須為自己的過失行為負責,而條文中的「必要注意」、「顯然逾越」都顯得過於含糊。最重要的是,民眾未來如果真的遇上醫療糾紛,要怎麼解決?病患權益是否能獲得保障?小至不小心配錯藥、大至手術失敗使病患癱瘓,若一個不小心發生醫療糾紛,病患或病患家屬就提起訴訟,這是許多醫師將許多高風險科別視為畏途的原因之一,或是在治療上僅採防衛式醫療,因為一旦醫療糾紛進入司法訴訟程序,雙方平均都得花三年時間勤跑法院。然而,這條耗費時間又未必有效果的途徑,卻幾乎成為許多病患及病患家屬追求真相的唯一道路。病患及病患家屬要真相,醫師與醫院不喜興訟,雙方要的並不相違背,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把這件事拿來問行政、立法機關、民間團體、執業醫師、法界人士,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矛盾,但懸宕了十幾年的《醫療法》八十二條爭議,至今仍爭論不休。上一屆立法院曾有過《醫療糾紛處理及醫療事故補償辦法》的討論,也因為屆期不連續而消失在立法院。這次則是有立委邱泰源、李彥秀提出《醫療法》八十二條修正版本,衛福部雖沒有版本,不過在協商中加入行政機關意見,成為協商過後的版本。醫師被當作「預備殺人犯」支持此次修法的立委林靜儀具有十三年婦產科醫師經歷,她說:「對醫師來說,我們不在乎法律上的輸贏,最痛苦的是不敢救人。」《醫療法》規定,醫事人員不得拒絕任何病患,任何急難重症病人送到醫院,都必須奮力拚搏。但醫事人員卻被當作「預備殺人犯」,一旦病患病情惡化、併發死亡,隨之而來的就是醫療糾紛。「結果就是急難重症病人被當作人球,醫院以一句『我們這裡沒有適合的設備』就把人送走。」面對這種狀況,醫師、護士往往都像走在鋼索上。林靜儀就提到,自己就曾有好幾次收到其他地方都不願意收的病人,但遭到同事勸戒「收這種病人,之後醫療糾紛就處理不完」,最後許多人都捱不過壓力,選擇出走。事實上,並不是每一起醫療糾紛都得鬧上法院,醫療糾紛處理方式除了透過刑事訴訟瞭解真相、民事訴訟獲得賠償之外,和解也是一種方式,就是透過第三者或直接與醫師、醫療院所進行協商,尋求雙方能共同接受的方案。而循司法調解、鄉鎮市區公所調解的人也大有人在,尤其目前台中地院、高雄地院等開始試辦醫療專業調解服務。財團法人醫療改革基金會(醫改會)所倡議的是非訟化又可以幫助民眾瞭解爭議的途徑,也就是調處,由地方政府衛生局介入協助雙方溝通,雖然無法直接判定判定醫療疏失,但可藉由調處過程擷取會談重點,判斷醫院說詞是否有矛盾之處。民眾興訟要的是真相根據衛福部醫事司公布的數據,近五年來的醫療糾紛案件,採訴訟管道的成案數大幅下降,從五二四件減少到三四九件,刑事案件從三八九件減少到二四三件。醫事司另一項統計資料也指出,最近三年,全國各縣市醫療糾紛調處成功率將近四成。既然有非訟化的途徑,為什麼還是有人選擇訴訟呢?大多數病患與病患家屬最想要知道的是真相,但往往諮詢他院醫生,因礙於不願得罪同行無法據實以告,那麼能找到權威醫師做為鑑定醫師的方法,就是讓案件進入「醫事審議委員會醫事鑑定小組」。不過一般民眾無法直接申請,只有當醫療爭議事件進入司法程序後,才能由法院或檢察署提出。這就是為什麼每年還是有兩百多個案件要進入訴訟過程。醫改會研究員辜智芬說:「我們要為病方說句話,多數的醫糾案主不是『愛濫訟的刁民』,而是求助無門下的『無奈盲訟』。」辜智芬認為,醫師過失或醫療糾紛是否去刑化都還是卡在「訴訟」的迴圈中,若能建立院內關懷、初步鑑定、調解先行的步驟,其實可以有效幫助病患及病患家屬瞭解問題。她提到,在全台的調處案件中,以新北市表現最為亮眼,成功率一路從六○%成長至將近七○%,差別在於「鑑定先行」。醫法聯手「鑑定先行」釐清爭執新北市衛生局首先採用醫法雙行的「鑑定先行」制度,當收到案件時,由法界與醫界專家組成的獨立調查小組提出專業評析意見,釐清醫病雙方彼此的爭執點,促成理性對話。衛福部長陳時中曾提及,衛福部在今年已辦理「醫療爭議處理品質提升計畫」,輔導縣市醫師公會成立關懷小組,並建立基層診所及地區醫院的關懷機制,辦理人員訓練講習,逐步推廣建立醫療爭議調處人才庫等。不管是醫療糾紛鑑定、醫療爭議調處的案件都有下降,獲得初步成效。非訟化機制看起來很美好,那為什麼立委、民間團體、法界人士都還有疑慮呢?就民進黨內部來說,具醫師背景的立委林靜儀、邱泰源都支持此次《醫療法》修法,但同黨立委吳玉琴在法案審查過程中就曾提出質疑:「醫療糾紛的關懷小組或醫病共享決策機制,甚至委辦多元的雙方醫療處置機制,這些都是措施和方案,但是病人端醫療糾紛相關處理的法制化沒有搭配進行。」陳時中則認為:「如果想在《醫療法》八十二條用刑事責任建立醫病關係的信心基礎,恐怕將來醫療糾紛的處理會偏頗,不容易談得出來,反而延緩了整個醫療糾紛處理往法制化進度。所以我們建議一步一步來,先把刑事責任的壓力減輕,而不是任何一方拿著比較重的武器逼向另外一方走向另一條路。」吳玉琴欲提出附帶決議,要求相關的配套措施提出後,再送出《醫療法》八十二條修正案,不過在討論之後,這條附帶決議並沒有通過。修法對醫師只有安慰作用?醫勞盟秘書長、律師詹淳淇表示,民間早就在推廣不要浮濫起訴,實務上,醫師因為醫療過失的定責率並不高,修法過後只是對醫師有安慰作用。但是除了修法與配套措施之外,爭議往往發生在病方對術後期待太高,醫方也必須讓民眾知道各種治療與手術的不確定性與風險,否則修法之後,醫病雙方還是得針對是否為「故意」、是否「顯然逾越臨床專業」而跑法院。看來要讓醫生與病患都能更安心,除了《醫療法》八十二條的修訂,衛福部還有許多重要配套工作需要努力。

更多相關:*PPLS*神經滋養物質*智勝王*南極冰洋磷蝦油*SEO*GOOGLE排名*蜂王漿*蜂王乳*關鍵字排名*超視王*芙婷寶*葉黃素*婦貴寶*磷蝦油*台灣綠蜂膠*網站排名*保健食品*健康食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