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余光中】淺淺的海峽兩岸三地看到不同余光中

【再見余光中】淺淺的海峽兩岸三地看到不同余光中2017-12-2812:30兩岸三地對余光中分別有著不同的情結,因此身後事的討論熱度也有差異。翻攝自中山大學余光中數位文學館網站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妻子,香港是情人香港期間是余光中創作黃金時期;〈鄉愁〉被選入中國大陸中小學語文課本,成最知名的台灣詩作;台灣年輕世代則對「鄉愁」無感。余光中曾寫下「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妻子,香港是情人」,三地對他身後事討論熱度,也與他文字裡的情感依歸相對應。賈選凝余光中病逝高雄,華語世界同聲送別,只是箇中情感頗為不同。相比大陸推送新聞後旋即全網刷屏的「鄉愁」,台灣民眾的反應相對更淡然,取態也更多元。而對香港來說,儘管余光中曾居港十一年,並發展出影響香港文壇的「沙田文學」,但他始終並不屬於香港作家的行列,所以追憶也沒那麼切膚。余光中曾寫下「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妻子,香港是情人」,而這三地對他身後事的討論熱度,也與他文字裡的情感依歸相對應。台灣的「鄉愁一代」快消失了中國大陸知乎網站上曾有一篇熱帖叫「台灣民眾如何看待余光中」,指「觀其經歷,人品似乎並不比黃安好多少」。雖然一頂「打壓鄉土文學,迫害本土作家」的告密帽子,今天究竟有幾個並沒經歷過那時代的人,有資格往余光中頭上扣,非常值得商榷,但至少這篇帖子在大陸的網路世界,撕開了人們理解余光中的另一個維度──原來余光中在台灣並非神壇上的大師,原來台灣人對他的詩沒有那麼複雜難捨的情感,原來鄉愁符號在兩岸因「一灣淺淺的海峽」而長期對峙分隔中,有過驚人的錯位。騰訊網總編輯李方就為文指「如果不是那首鄉愁,余光中去世大概也就是文學圈的事。」也正因為「鄉愁」,余光中的過世才更提醒人們,「台灣的『鄉愁一代』快要消失了。」其實〈鄉愁〉誕生的一九七二年,正是反攻大陸無望之時,余光中寫的是四九遷台的那一代人,對於返鄉無望的憂思,當時語境之下並無寄情「統一」的意涵。後來這首詩被選入中國大陸中小學語文課本,成為兩岸統一目標之下被渲染強化的情感紐帶,也成了在大陸最有知名度的台灣詩作。讀著〈鄉愁〉長大的大陸年輕一代,從小在課上學到對這首詩的解讀是「表達對祖國統一的深切期盼」,而今作者已逝,「台灣仍未歸來」,所以整個網路上掀起的鋪天蓋地緬懷中,更夾雜著對歷史情感的借用。藉哀悼余光中反「文化台獨」在中國大陸方面看來,余光中是一位以詩歌表達對兩岸統一之呼喚的創作者。藉由哀悼余光中,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也表達了大陸反對台灣搞「文化台獨」的立場。文化看似是兩岸的最大情感公約數,然而陸委會主委張小月所說的「少一點政治,多一點經貿、文化、科技交流」的相向而行該如何實現?余光中一代漸次消失,客觀上令這種可能性變得更難。從今天台灣許多對余光中逝世的評論就能看出,深切作用於中國大陸的「鄉愁」,台灣根本無感──尤其是青年世代。他們沒有上一代人對統一的共識,且成長在與大陸迥異的地域認同和政治土壤中,余光中這個符號只是他們國中時背不出課文的夢魘,甚至更覺得「這是你的鄉愁,不是我的」。兩岸感動位截然不同,足以看出上一代人的共情一去無返。對大陸來說,「鄉愁」是能用文化拉近彼此距離的最後機會;而對台灣來說,鄉愁可能早就退出了歷史舞台,變得不合時宜。相比兩岸的歷史移情,香港對於余光中的記憶始終更有距離。鄉愁當然也入選了香港的初中課本,但可能大家記憶更深的,反而是容易被惡搞的高中選修篇目〈等你,在雨中〉。兩岸三地選擇性「看見」詩人事實上,在香港期間是余光中創作的黃金時期,《與永恆拔河》和《隔水觀音》皆是其間推出。大陸讀者只知他對長江、黃河的故國之愁,卻不知詩人身在香港時「恍在夢中」的鄉愁,其實是海島台灣。所以如果只看到余光中身上的「大中華情意結」,顯然是過於片面的解讀。如同雅言出版社創辦人顏擇雅所說,真正意義上的「失去台灣主體性」,其實是「沒辦法用台灣自己的眼光檢視台灣自己的詩人」──就像在評價余光中時,只看到《鄉愁》而看不到《敲打樂》。所以對於余光中,兩岸三地在他逝世之際,可能也都只是選擇去「看見」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對大陸來說,是高舉最後的情感紐帶;對反中意識高漲的台灣來說,則是在安息聲之外,也呼籲要把轉型正義擺上檯面,甚至不乏評論者認定他功過抵銷;而對香港來說,余光中一直不屬於他們,他為香港寫下的《紫荊賦》,在黃維樑看來,「沒有一首稱得上是對香港的社會批評。」反過來看,余光中之於三地又都帶來過真切的文化影響:大陸是他的永恆鄉愁,且對於大陸民眾來說,「余光中熱」更帶來了「人」的層面的情感溫度──不像同期的中國詩歌仍停留在宏大話語中。某種程度上,余光中帶給中國人的衝擊就像一九八○年代初的鄧麗君,人們喜歡他,是因為他就象徵了從遙遠台灣傳來的溫情脈脈想像。沒有余光中來過的香港必寂寞而對台灣來說,余光中的「以詩入歌」,開啟了現代詩影響民謠創作的整個民歌時代,文學上的影響力難以忽視。對於香港,《記憶像路軌一樣長》則細膩地記錄下了沙田時光的山外青煙和點點滴滴,想來,沒有余光中來過的香港,一定是寂寞的。逝者已逝,把文學的成就留給文學,回到當時的歷史脈絡中去閱讀理解他,而不執著於評斷,或許是人們能對作家致以的最好懷緬。➤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芙婷寶*GOOGLE排名*關鍵字排名*台灣綠蜂膠*健康食品*婦貴寶*智勝王*超視王*南極冰洋磷蝦油*SEO*葉黃素*蜂王乳*網站排名*保健食品*PPLS*蜂王漿*磷蝦油*神經滋養物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