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主張「新權威」中國意識型態新教主

【封面故事】主張「新權威」中國意識型態新教主2017-12-2112:30王滬寧在世界互聯網大會提出的「網路主權」,其實源自他早年的主張。達志影像/路透社二十多年前就為反貪腐、網路主權備好理論基礎中國意識型態新教主王滬寧在浙江烏鎮處女秀,宣告中國網路的門會愈開愈大,卻強調「網路主權」,要參與制訂國際規則。北京提出「網路主權」將主宰未來的中國網路發展,這個政策其實可從王滬寧早年主張的「新權威主義」中找到源頭。李若冰橫跨二十年、藏身三代中共領導人背後,充滿書卷氣和神祕感的中南海首席智囊王滬寧,十二月四日,在浙江千年水鄉烏鎮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粉墨登場。他在十九大後晉身中央政治局常委,從幕後走向台前,儼然成為「中國意識型態新教主」。對於網路兩個相互矛盾的說法王滬寧晉身中央政治局常委打破了多項慣例:第一位沒有封疆大吏歷練、專注政治理論思想的書生;第一位只管意識型態而不管黨務,也不必兼任中央黨校校長。中共十九大後一個多月時間裡,王滬寧僅次於習近平、李克強,成為現身頻率第三高的政治局常委。這場第四年在浙江烏鎮舉辦的大會,開幕式由習近平嫡系、中國網信辦主任徐麟主持,新任中央宣傳部部長黃坤明宣讀習近平賀信,新任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發表演講。美國蘋果公司執行長庫克(TimCook)、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等皆是座上賓。不過,王滬寧發表了十七分鐘的開幕講話,中國媒體沒有一家完整地報導他講話全文。王滬寧在開幕式演講上,談了兩個相互矛盾的說法,一是他提到「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愈開愈大」;另一是他多次強調「網路主權」、「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等觀念,表達中國參與制定網路規則的意願。王滬寧說:「全球網路發展治理沒有旁觀者,我們都是參與者。」大家的事應該共同商量,「各方」都應該對如何管理全球互聯網有發言權。透過這場會議,在網路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北京強調「網路主權」的治理理念,以及中國有意主導全球網路規則的強烈企圖,這與王滬寧主張的「新權威主義」有何關聯?到底中共十九大後,北京對網路管理是會放鬆還是嚴管?網路主權源自「新權威主義」若要一窺王滬寧思想理論堂奧,其早年著作《政治的人生》成為敲門磚。一九九四年,王滬寧在這本類日誌體著述、被視為「政治思考含金量很高」的書籍,字裡行間已然萌現「新權威主義」的思維。王滬寧「新權威主義」的思想,探討中國特色的政治體制模式,他認為中國的發展需要有中央權威調控整個社會,以解決幾個基本問題,包括:超大社會與政治調控之間的關係、一黨領導和民主政治之間的關係、中央與地方之間的關係、公有制和政治體制的關係、倫理民主與法理民主的關係,這一切都要從中國的政治文化傳統來汲取智慧。王滬寧日記中還評價毛澤東與鄧小平:「鄧小平是比較務實的國際戰略家,而毛澤東則是比較哲學化的國際戰略家,有濃郁的詩人氣質,對很多問題大而化之,有很大的氣魄,意識型態色彩比較濃厚。」他進一步論及:「鄧小平提出『國權』的概念,維護國家主權,對發展中國家依然至關重要,不能超越的。『國權』是很有創意的概念,針對『人權』。」當他讀德國社會學家韋伯(MaxWeber)《基督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時,雖同意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很有啟發,但他在日記中寫道:「現在如果有人寫一本《儒家倫理與社會主義精神》大概會轟動。」習近平反腐的理論基礎王滬寧在訪問美國之後寫成《美國反對美國》,認定美國不是中國的學習對象,他深信無論是政治價值還是經濟規律的答案不會在西方,要回到中國歷史社會文化的條件。王滬寧在日記中提出「超腐敗」概念,認為在經濟體制轉型過程中,由於公權力參與到市場經濟運作,腐敗是以官商集團的方式出現。因此,他主張要嚴厲打擊高量腐敗,堅決杜絕高質腐敗,嚴格防止高層腐敗,有效克服境外腐敗,注意制止多樣腐敗,還分類成「拜金型、拜物型、徇私型、享樂型、貪色型」。這些後來都成為習近平推動「反腐敗」的理論基礎。王滬寧的新權威主義對中央集權有無可救藥的著迷,反對多元社會、推崇賢人治國及發揚愛國主義。「中央集權是所有國家建立的前提和先決條件。」王滬寧在一九九五年接受《探索與爭鳴》雜誌訪談時強調:「中央集權不是抵制市場經濟,相反是促進市場經濟。」在《政治的人生》書中,王滬寧談到「強人政治」就提到要注意四大系統:「軍隊、政黨、幹部和知識分子。」他接著指出:「只要這四個系統不發生問題,中國就能穩定發展。當然有很多方面是『暗箱』,如何來透視不容易。如果把『暗箱』變成了『明箱』,問題就制度化了。」主權高於人權,實體與虛擬世界皆然此次互聯網大會,王滬寧對全球共建「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提出中國的五大訴求,但其實只傳達兩個核心意圖:一是要求國際社會承認和接受中國政府對互聯網的管理方式,不要說三道四、指手畫腳;二是強調網路的經濟和技術發展,但對於個人權利自由則予以限制,這符合中共對人權的定義,生存權和發展權優先於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網路主權」同樣源自新權威主義的理論延伸,王滬寧將「主權」概念移植到網路世界,延續線下世界中「主權高於人權」、「不干涉內政」的政治邏輯體系,國家主權凌駕於資訊自由、個人隱私等權利。從十八大習近平上任以來,包括打擊微博大V、要求「黨媒姓黨」,到最近一年騰訊微信、新浪微博、百度貼吧被迫整改,網路上禁止「造謠」,連網上群主對言論也負有連帶責任,還制訂並施行包括《網路安全法》、《反間諜法》、《境外NGO境內活動管理法》等法規,言論漸趨緊縮。然而,「網路主權論」明顯與「經濟全球化」背道而馳。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劉必榮就指出,北京踐行相互矛盾的兩個戰略,一方面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另一方面,又不斷強調「網路主權」,網路上不是全球化。貶抑個人權利的紅色長城淡江大學戰略所助理教授黃介正則認為,國際關係之運作,可以談國際遊戲規範,也可以談主權不容侵犯。他說,網路和貿易一樣,都是跨越主權疆域的行為,貿易可以自由化,可以實行貿易保護主義,也可以批判不公平貿易;網路本身是公開自由的,但是否也要讚賞網路保護主義,或批判不公平網路連結?則有待思考。談到北京應對網路世界的矛與盾,黃介正指出,網路主權之「盾」或可以防弊,建設網軍之「矛」則未必興利,「互聯」成了「矛盾」,當非初心。「網路如水,無常勢,無常形;可載舟,可覆舟;內可攪亂政治社會秩序,外可為干涉他國選舉內政,怎可不慎。在如此多的新征程上,不容亂序。」《政治的人生》日記最後一則是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一日。王滬寧寫道:「一九九四年,在喧囂和繁忙中即將過去。所有年頭,都在這樣的氣氛中過去。」日記沒有寫到的是,他的復旦書齋生活已近尾聲,四個月後,他被調往北京,逐漸成為中南海首席智囊,甚至在二十三年後成為正國級領導人。王滬寧在烏鎮互聯網大會是巨大的象徵。對「主權」極為著迷的他,將「新權威主義」政治理論向線上發展,形成「網路主權」的邏輯體系,透過文宣工作構築一道「網路紅色長城」,提高中央權威,貶抑個人權利。如今他擔任主管意識型態的政治局常委,表明未來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王滬寧在塑造中國的過程中將發揮重要作用。BOX新權威主義新權威主義是1980年代末中國流行的一種國家發展理論。主要代表人物有吳稼祥與蕭功勤。宣揚新權威主義者主張,市場經濟發展會帶來民主政治。一方面因為市場經濟強調契約關係,另一方面有利於社會的多元化,同時能建立強大的中產階級。這些元素被視為民主政治的前提。這一派主張,民主化必須循序漸進,不能操之過急。在這個過程中要確保一個強固有力的領導核心,這個核心具有現代化的意識,能引導社會經濟結構改革,同時避免社會動盪崩解。這種主張其實類似以東亞四小龍為代表的發展模式:一個以有效率的威權國家為中心,帶領經濟社會現代化。不過,新權威主義是否必然帶來民主?至少以中國而言,還未獲得證明。(郭宏治)➤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健康食品*GOOGLE排名*磷蝦油*保健食品*智勝王*芙婷寶*南極冰洋磷蝦油*明亮寶*葉黃素**蜂王乳*婦貴寶*PPLS*蜂王漿**SE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