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源專欄】當代最有影響力的Superhub

【梁國源專欄】當代最有影響力的Superhub2017-11-3012:30終極的競爭優勢繫於個人關係與結盟的範圍、深度。世界經濟論壇每年於達沃斯舉行的年會,連結了當代最有權力、金錢與智慧的關係網絡,它自然是個「極超級中樞」。梁國源談起世界經濟論壇(WEF),台灣民眾多只能聯想到其每年公布的《全球競爭力報告》,少有人留意該組織最有價值之處,乃是它於達沃斯(Davos)舉行的年會,常年扮演著世界政經核心的「極超級中樞」(superhubofsuperhubs)角色。如同曾多次與會的《超級中樞》(Superhubs)作者納維達(SandraNavidi)於書中生動地描述,其在會議大廈廊道中遇到比爾蓋茲(BillGates)友善地點頭、與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Lagarde)道哈囉、和著名私募基金黑石集團首席執行長舒瓦茲曼(SteveSchwarzman)寒暄;在衣帽間碰上美國前財政部長桑默斯(LarrySummers)、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及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經濟學家等。隨處可見眾多權力龐大、本身就是一個個「超級中樞」的著名與會者,且近在身邊。更重要的是,當各國政商領袖進入位於偏僻山區的達沃斯會場後,就像與世隔絕一般,處於在悠閒狀態的重量級人士變得「平易近人」,失去了慣有環境特權的與會者之間,也「別無選擇」地不斷進行對話與交流,各種接觸與關係的連結,將透過職業圈和個人生活圈,以同心圓似的漣漪向外展開,啟動了超高效率的網絡動力。在這樣的時空條件下,這些會議或對話強化了社群意識,為互動提供安全的防護罩,又因未被特別結構化而留下隨機結緣的空間,幫助了許多政商高層人物成功地完成某些協商或交易。正是這種同儕式交流與建立關係的無限機會,讓各國政商名流不惜擲千金,也要爭取與會。從網絡科學(networkscience)角度來看,WEF年會無疑是個完美範例。它體現了物以類聚的效應,也印證了網絡要發揮力量,必須要有能建立關係的樞紐(hub),而不是個別節點(node)。因此,終極的競爭優勢繫於個人關係與結盟的範圍、深度,而連結了當代最有權力、金錢與智慧關係網絡的WEF年會,自然是個「極超級中樞」,讓與會者可盡早取得更多的機會、資源和支援,得以對全球政經與金融體系有更大的影響力。所以WEF年會群聚了當代最有影響力的人物與頂尖腦袋,亦在數百場會議、研討會與派對活動中,針對全球經濟展望到各種領域的新概念,進行腦力激盪,使與會者能對未來擁有更宏觀的認知,符合其「為全球迫切的問題,找出解決方案」的創立宗旨。但遺憾的是,「極超級中樞」的WEF年會也凸顯出全球經濟與金融體系的發展與穩定,終究掌握在這一小群人之手。➤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蝦青素*蝦紅素*膠股力*智勝王*力雪達*葉黃素*地龍粉*蜂王乳*芙婷寶*地龍酵素*蜂王漿*超視王*健康食品*保健食品*磷蝦油*南極冰洋磷蝦油*PPLS*膠骨力*血栓溶解酵素*蚯蚓粉*青春元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