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雷案外案】公股行庫該政策歸政策、營利歸營利

【獵雷案外案】公股行庫該政策歸政策、營利歸營利2017-11-2312:30慶富案蔡慶年(左)下台,讓公股行庫陷入寒蟬效應。第一金控提供兆豐金、第一金的老闆不是政府是股東慶富案讓多數公股行庫有不再蹚「政策渾水」的想法,未來若遇到政策性融資,就會能閃則閃或是以拖待變,以免成了下一個「蔡慶年」,寒蟬效應已開始擴散,蔡政府該是時候重新思考公股行庫的定位,以免「推政策總缺錢」。黃琴雅目前為止,慶富獵雷風暴僅有一位公股行庫董事長第一金蔡慶年下台負責。這樁因馬政府「國艦國造」而起的聯貸案,據金管會統計,全體公股行庫最大的損失可能高達二○一億元。然而,受害的不只是公股與納稅人,最可憐的還是數十萬名公股行庫的私人股東。公股行庫不是真正都屬於公部門的,在九大行庫中,政府百分之百持股的金融機構,只有台灣金控、土銀與輸出入銀行三家,其他如兆豐金、第一金、華南金、彰銀、合庫金、中小企銀等行庫,都早已私有化且掛牌上市,政府持股比重比私人還要低。公股行庫公部門未必占最大股翻開公股行庫的股東持股,兆豐金泛公股持股二○.四%、第一金持股二五.一七%、持有華南金二九.二一%、彰銀二○.五八%、合庫金持股二九.七二%、台企銀二一.八六%,平均公股的持股不到三○%,也就是說,所謂的公股行庫,最大的股東是民間人士、市場散戶等。但九大行庫董總卻全都是政治任命,長年以來,都以財政部國庫署的金融幫輪流擔任居多,各金控及其子公司的董事位置多為酬庸,甚至成為各政黨立委們關說、搶位的場所之一。公股行庫董總常會隨著八年的政黨輪替而換人,且若只要財政部或行政院官員不喜歡,隨時都可換掉走人。加上公股董總薪水固定,除了兆豐金年薪有千萬元以上外,多數公股董總年薪都沒有破千萬,沒有像民營金控動輒千萬元或上億元年薪,導致公股董總大多都是「過客心態」,只要任內不出事就好,更不會大刀闊斧的改革,完全沒有民營金控的拚勁。之前扁政府時代,花一年時間換上綠營屬意的九大行庫董總,馬政府上任則只用三個月就全換成藍營的,小英政府則比較「客氣」,只要任內沒有重大缺失,大多會讓原董總做到任期滿或是退休,因此換了不到一半,此舉頗讓有些綠營人士不滿。就因為董總是政治任命,歷任政府都把公股行庫視做政策工具,除了在台股重挫時,肩負護盤重責大任外,最重要的就是力挺「政策」,當政策性融資的領頭羊。扁政府時代,公股行庫要支持的最大政策就是高鐵。做為台灣最大的公共工程建設,高鐵採BOT(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模式)方式招標,台灣BOT案大多採專案融資。因當時台灣高鐵完全沒有營運業績,擔保品是合約特許權、土地地上權與資產設備等,所以由交通部出面背書保證,讓二十五家銀行團願意出資三二三三億元融資給高鐵,且借貸利息都高達七、八%,銀行團當然很樂意借出。變成「打擊異己的工具」高鐵是政府高度介入的重大建設,以大陸工程為首的五大企業所組成的台灣高鐵,從李登輝手上得標,再到阿扁幫忙籌資興建,馬英九時代營運後,被強制收歸「國有」,在八年興建過程不斷追加預算,最後銀行團還變成投資人,換身分支持高鐵興建。雖然過程爭議不斷,但現在回頭看,高鐵已成為台灣當前不可缺少的交通工具,而銀行團也成為最大與最終的受益者。馬政府時代的財政部長們,把公股行庫視做「打擊異己的工具」,像是二○一一年,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低調大買國票金,時任財政部長李述德為防堵蔡衍明,要第一金、土銀、華南金等公股行庫追漲狂買國票金股票,公股行庫平均套在十五、六元,現在國票金股價只剩下九.一一元,土銀、華南金已經認賠出清,受害的公股行庫小股東到底要找誰算帳?財政部長張盛和更是運作公股的佼佼者,除了主導彰銀與台新金之間的官民大亂鬥外,一五年,還透過公股行庫來主導消滅頂新魏家的「滅頂」事件。張盛和指示兆豐銀、一銀、華南銀、台企銀與台灣金聯、合庫等公股行庫,買下國泰金持有的一○一股權,讓公股持有一○一股權超過五二%,比魏家的三七%高,就是硬要奪下北市府BOT案的一○一大樓主導權,成為政府介入民間事業的惡例。公股當私器,無視股東存在從此模式來看,一五年,時任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召集公股行庫會議,要幫「國艦國造」獵雷艦得標主慶富找聯貸資金,就不足為奇了。歷任的政府,尤其是馬政府,口口聲聲說要維護公股權益,卻把公股當私器,早就無視於數萬名公股行庫私人股東的存在。只是扁政府時代,所做的是專案融資,有政府背書保證,但慶富所做的屬傳統借貸,只拿軍方合約、設備抵押就給錢,加上貸後管理不當,才導致今天的後果。公股行庫的角色到底是商業銀行?還是政府的政策工具?政策性融資的風險到底誰來埋單?在慶富案之後,小英政府應該要重新檢討公股行庫的定位,多數已經上市的公股行庫,財政部角色都只是大股東,還有七成小股東的股東權益必須顧及,而商業銀行就是要營利、要為股東創造最大權益。然而,任何政府都會有其產業發展與國家政策方向,也都需要資金輔助,「政策融資」是很重要的環節。像是小英政府所推行的五加二產業政策中,其中以綠能產業方案最吸睛,又以離岸風電最搶手,吸引國內外多家廠商來投資申設。何不成立政策投資銀行?公股行庫高層評估,離岸風力發電的建置經費預估高達一.二兆元新台幣,這麼龐大的資金勢必要跟國內銀行融資,但國內銀行原本就對綠能產業放款相對保守,現在又遇上了慶富案,更讓多數公股行庫有不再蹚「政策渾水」的想法,未來遇到政策性融資,能閃則閃或是以拖待變,以免成了下一個「蔡慶年」,慶富案的寒蟬效應已在公股行庫間擴散。「政策性融資風險很高,若沒有政府出面承擔,不僅私人銀行不敢做,連公股銀行也不願意做了!」一位公股行庫高層說。不過,做為國營最大銀行,台灣銀行則是最積極支持離岸風力政策,與有豐富離岸風電專案融資經驗的日本三井住友銀行合作。今年七月,三井住友總行率領東京、倫敦、香港、新加坡等該集團離岸風電融資專家來台,傳授專案融資架構經驗,包括如何貸款、採高融資利率及未來可證券化等方式,都是台灣金融可以學習的模式。另外,成立政策投資銀行是另一選項。以日本為例,日本長年以不同級別的政策金融來輔助經濟成長,有協助中小企業的日本公庫、支持中長期融資的日本政策投資銀行(DBJ),還有官民合作的基金,像是之前跟鴻海搶夏普經營權的日本產業革新機構(INCJ)就是做為協助企業再生的官民基金等,分級來協助不同產業的發展。其中,日本政策投資銀行是以配合產業政策為主,協助日本電力、鋼鐵、石化或新能源等大型產業的發展,也配合政策,協助因風險較大、私人金融無法投資的事項,不過,近年來,已逐漸朝私有化方向調整。重新思考公股行庫的定位台灣跟日本金融機構有些類似點,尤其台灣公股行庫占全體金融體系資產超過一半,小英政應該重新思考公股行庫的定位。蔡政府若能將國營的台灣金、土銀等整併為政策銀行,並以輔導重點產業為主,協助政府政策融資,讓其他已私有化的公股行庫如兆豐金等回歸正常的商業銀行機制,以功能別來幫公股這位大股東賺錢、收股利,小股東跟著得利,這不僅維護了「公股權益」,也增加「股東權益」,何樂而不為呢?BOX所謂的公股行庫,泛官方持股不到30%銀行名稱泛公股持股泛公股總計兆豐金財政部:8.4%中華郵政:3.55%行政院開發基金:6.11%台銀:2.46%20.52%第一金台銀:7.45%財政部:11.49%華南金:2.81%中華郵政:1.24%22.99%華南金財政部:1.7%台銀:21.23%台銀人壽:3.84%26.77%彰銀財政部:1.7%台銀:21.23%台銀人壽:3.84%21.23%合庫金財政部:26.06%中華郵政:3.66%29.72%台企銀財政部:2.21%台銀:17.22%19.43%整理:黃琴雅➤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智勝王*蚯蚓粉*蝦紅素*膠股力*南極冰洋磷蝦油*保健食品*PPLS*地龍粉*地龍酵素*葉黃素*膠骨力*健康食品*芙婷寶*青春元素*蝦青素*蜂王漿*磷蝦油*血栓溶解酵素*力雪達*超視王*蜂王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