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修專欄】「一」的裂解與變革

【林正修專欄】「一」的裂解與變革2017-11-2312:30中國關於世界一體的想像聽來甚無高論,所謂天下體系難掩儒共的酸腐味。法新社世界上對抗的「一」,必須區隔彼此才能成功壓制內部,一旦全球的底層草根可以互通,中樞控制的成本將等比增加,將形成羅馬帝國或者莫斯科在冷戰時過度擴張的困局,體系的裂解與變革就是不可免的。林正修歷史上重大的變革大凡起於技術發展的潛流與政治事件的交會。一五一七年的宗教改革,背後有著印刷術的勃興;歐洲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前半葉,電與鐵路的發明,呼應著法國革命及新興階級對王權的全面衝擊。而二十世紀初的一戰與俄國革命,則與電報、電話等通訊技術交織發生。世俗化至今仍是全球性的歷程但政治變革不是技術演化的自然結果,變化通常產生於已見的縫隙,但結果卻往往超出當事人的預期。路德(MartinLuther)剛開始只不過是個體制內的改革者,綜觀九十五條論綱,他主要的抱怨在於教廷的基層濫發贖罪券。而當時歐洲正處於民族國家誕生的前夜,日耳曼的選侯們決定利用宗教對立的形勢,擺脫教皇與神聖羅馬帝國的控制,於是路德的宗改訴求就成為天主教一元體系裂解的開端。比路德早出生十四年的馬基維利(NiccolòMachiavelli)在教廷之側,目睹教廷上下的敗壞與言行不一,也同時體悟了權力的真實運作。按照當時的教義,各級僧侶都必須終身守貞,但當時教皇的私生子波吉亞(CesareBorgia)卻是「君王論」裡縱橫捭闔的人物原型。十五世紀的馬基維利與路德分處南北,卻用截然不同的方式,揭露了體系的虛矯與人性的真相。雖說宏大敘事現代早已不流行,但長期來看,社會總還是朝著更世俗化的方向演化。宗改之後,路德與喀爾文(JohnCalvin)都娶妻生子,而且妻子都是他們原來各自的粉絲。世俗化至今仍是全球性的歷程,實因個別文明體系仍有許多名實不符的建制,舉凡人我之別的各類偏見及諸原教旨運動都在此列。人類共同體的本質就是多樣與複雜,想用單一體系的信條來壟斷社會,事後來看皆屬枉然。與一五一七年的大裂解相比,一九一七年的十月革命則是另一個鉅型實驗。列寧(VladimirLenin)的理想是以無產者革命的聯合消弭國界,他原本打算在革命後廢除俄羅斯東正教的基里爾字母(Cyrillicscript),推行拉丁化與西歐接軌。但西歐並未如列寧所願爆發革命,而神學院出身的繼任者史達林(JosephStalin)也並不打算抹去俄羅斯的民族認同。最後社會主義的陣營形成拱衛蘇聯的隊形,迎戰歐亞兩側入侵的法西斯。百年之後看十月革命,會發現蘇聯的建立總是伴隨陣營內外的路線鬥爭,如同中世紀的羅馬,即使外有新興的鄂圖曼帝國大軍壓境,但天主教內部的權鬥也從未止歇。蘇聯的一國社會主義在科技與文明上縱有可觀之處,但總是以集體壓抑人性,枉害許多寶貴生命。史達林的莫斯科最終成為紅色的羅馬,撐起一個與其國力不相稱的擴張宏圖。然而耗盡元氣的羅馬終究必須裂解,不管教皇的還是總書記的。中國中氣十足鼓吹一元化時序走到二○一七,當世仍有幾種提倡一元或一體化的話語體系。冷戰結束後,美國治下的和平覆蓋全球,自由民主的勝利幾成為定論。但川普(DonaldTrump)的出現,則是美國自全球收縮的開始。與此平行,英國出走之後的歐盟,正在辛苦地重建一體化的世俗體制。飽受殖民之苦的伊斯蘭世界與非洲聯盟過於分散破碎,目前談統合還為時尚早。唯一中氣十足鼓吹一元化的話語體系,就是長期在羅馬語境之外的中國。中國關於世界一體的想像聽來甚無高論,所謂天下體系難掩儒共的酸腐味。但在超級的尺度中,坐擁統一市場並以高科技壟斷政治權力,卻是當世前所未見。且不必把中國對「一」的擁護者都當成被蒙蔽的一群,其中有些是單純的愛國者,還有更多是中國量體規模的直接受益人。可見的十至二十年之間,即便政治體制上必定有所更替,中國對於世界的影響力仍會持續變大。大數據當然可以成為進一步政治控制的利器,在中國已經是事實而非預言。但現在只是下一波科技跳躍發展的前夜,真正的突破來自人工智慧,或者說是人機協同的諸種應用。舉例來說,自然語言的即時翻譯已經快到突破點,任何一個人類可以即時瞭解任何時地發生的事已然不遠。這個突破對全球中小企業、非政府組織及網路控制下的鄉民都很重要。長期以來,國際主義者對消除國界的期待,或許可以局部實現。世界上對抗的「一」,必須區隔彼此才能成功壓制內部,一旦全球的底層草根可以互通,中樞控制的成本將等比增加,將形成羅馬帝國或者莫斯科在冷戰時過度擴張的困局,最後只需要有個合適的人把論綱釘上門板,體系的裂解與變革就是不可免的。違背人性的「一」不會長久五百年前路德將聖經翻譯成德文,讓信徒自己面對信仰。一百年前,列寧認為蘇維埃必須加上電氣化。人機協同時代的民主設計究竟為何?具體內容當然還有待來者,但方向不外乎是把統治階級的神祕化內核不斷向外、向下解碼,然後在庶民的生活世界中形成新的秩序,最後再以政治對決的方式改變整體的資源配置。可見的未來,亞洲很有希望找回她在世界歷史上常態的經濟比重,但東亞的「一」最終必須面對思變的人心。世界關於「一」的各種主張,將以複數的型態並存。凡陳義過高、違背人性的「一」都不會長久,不管是羅馬還是元大都。➤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葉黃素*超視王*力雪達*血栓溶解酵素*青春元素*蝦紅素*地龍酵素*蜂王乳*健康食品*芙婷寶*磷蝦油*智勝王*保健食品*蚯蚓粉*PPLS*蝦青素*地龍粉*蜂王漿*膠股力*膠骨力*南極冰洋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