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美台國防交流外溫內冷明年沒新軍售

【軍事】美台國防交流外溫內冷明年沒新軍售2017-10-2812:30美台商會會長韓儒伯不預期美國明年會宣布新的對台軍售項目。翻攝自美國之音網站功課沒做好,荷包不夠深,怪不得買不到好武器美台國防工業會議於上周閉幕,雙方業者簽署合作備忘錄,看似一片榮景,但是仍有美台戰略構想不一、台灣國防預算高度壓縮等新的懸念,再加上美方預期明年不會公布新的軍購項目,在中共十九大、川習會十一月登場之際,只能平淡帶過。蕭介雲美台國防工業會議(U.S.-TaiwanDefenseIndustryConference)於十月十七日閉幕,今年雖然由雙方業者簽署合作備忘錄,也就F-35B需求進行討論,看來一片樂觀,但是在最重要的實質採購面,明年發展並不樂觀。從美台商會會長韓儒伯(RupertHammond-Chambers)於會中指出,台灣目前沒有提出新的採購意向書,他不預期川普(DonaldTrump)政府明年會宣布新的對台軍售項目,再加上F-35B交機至少要排隊到二十年後來看,短期內,這支軍售與國防交流「溫度計」,似乎暫呈「外溫內冷」情形。國防預算創新低,沒錢要逛精品區舊的問題未解,新的懸念又起,特別是國防預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不斷下降,明年更低到一.八四%的新低紀錄。美方就強調,在中國威脅和不放棄武力促統下,台灣要有急迫感,並且增加國防預算因應。一位曾參與會議的官員就形容,這種情形就好像逛百貨公司,但是錢卻帶得不夠多,對方會請你去逛五樓的平價區,不用來逛一樓的精品區;其次是在國防自主政策下,必須清楚說明美國國防產業未來商機所在,才能有利雙方供應鏈的合作與發展。今年會議已於十六至十七日在紐澤西州普林斯頓凱悅酒店舉行,我方由國防部副部長張冠群率團前往,約有五十位產學研代表與會,美國國防部由負責亞太事務的代理助理部長海大衛(DavidHelvey)出席發表演講。會中觸及川普政府當前和未來的東北亞政策,並就台灣防務短、中、長期的潛在威脅和反應進行討論,同時探討雙方國防產業潛在商機,以及舉辦場邊會議(sidemeeting),過去美方最高層級官員多為副助理國務卿,這次安排同樣如此。據瞭解,我方特別說明在「國防自主」政策下,將大力推動國機國造、國艦(潛艦、水面艦)國造與國車(戰甲車)國造,除了核心裝備外,希望能透過合作或授權等模式,協助台灣國防廠商從零件生產製造,提升至系統件產製,共享相關商機和資源;美國承包商如有意願,將是我方合作夥伴的首選。國防部長曾兩度參加會議這項會議的源起與冷熱,更是台美關係起伏的縮影。在一九九六年到九九年的台海危機期間,當時美國柯林頓(WilliamClinton)政府數度介入平息危機,但因關注改善中國關係,對台軍售力道動力不足;小布希(GeorgeBush)於二○○一年元月上任後,在共和黨完全執政下,友台力量積極就台美軍事合作進行「補課」,同時推動這項交流平台。在迄今的十六次會議中,我國防部長曾兩度與會,一次是首屆會議的湯曜明,以及○八年的陳肇敏,地點都在佛羅里達州,遠離華府核心圈,以避免引起中國不必要的干擾和抗議,其餘都由國防部副部長與會。美台國防工業會議是台美雙邊關係進展的重要指標,曾經六度與會的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黃介正指出,過去在前總統陳水扁任內,會談層級曾被降低;在扁政府推動「入聯公投」時,○七年,國務院副助理國務卿柯慶生(ThomasChristensen)甚至於會議演講時,警告阿扁不要搞入聯公投,並且立刻將講稿發給所有媒體。美台商會搭橋,軍售指導作戰在馬英九上任後,美方重新重視此一平台,由國防部亞太助理部長葛瑞森(Wallace“Chip”Gregson)對台提出「創新/不對稱」的建軍方向建議,在馬英九任期最後一年,海軍開始積極推動潛艦案。去年總統蔡英文上任後,則是指派國安會副祕書長陳文政率隊。「美台商會搭了一座橋,一方面提供雙方政府與國防高層會面的場合,一方面也讓美國就台灣防務表達政策意見與立場。」黃介正分析說,出席的層級,也是衡量台美關係的重要指標,去年和今年美方都派海大衛與會;至於過去單打獨鬥的國內業者,今年除成立台灣國防產業協會,並與美國廠商首度簽署合作備忘錄,有助於兩國產業合作。對於國防工業發展脈絡有著深入掌握的中華國防工業發展協會副理事長曾憲凱則建議,台灣應該要善用此一平台,首先要強化對美軍事情報彙整能力,深入研究未來軍工發展、軍事科學以及國際關係的變化,否則三軍各自為政,容易造成重複投資的情形;其次,國安會、國安局、國防部等相關單位,都要務實地去評估國防最高戰略目標,做為未來十年的建軍方向指導,三軍再依此尋求互補,找到最佳的槓桿點,才能把預算真正地用在刀口上。會中除探討雙方軍購與國防產業發展,內容相當複雜,同時也是國防政策、產業、軍工情資、軍事情報、商業情報交流平台。據指出,美國也透過軍售項目,指導我方作戰概念,但因台灣目前的建軍實況,是依據守勢作戰指導,武器性能受到限制,較不具攻勢作為,再加上雷達情蒐系統發達,這些都讓台灣因而變成「很短的手和拳頭,很大的眼睛和耳朵,成為第一線協助美國情蒐的畸形兒」。爭取F-35打高空,雙方雞同鴨講事實上,美國國防智庫蘭德(RAND)公司每年均會先行來台評估國軍戰略與戰力,台美雙方再於美台國防工業會議中,就未來威脅、戰略指導、軍售等議題交換意見。不過我方代表團過去就常出現「雞同鴨講」的情形,也就是每年擬好的採購清單,常常與蘭德所評估的方向、項目不一致。一位曾參與這項會議的專家分析說,台灣依據「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指導,採取守勢作戰,每年卻都提出攻勢戰略武器的潛艦,與戰略指導不符;其次,過去陸軍不斷爭取艾布蘭重型主戰車,但是台灣沒有腹地縱深,「要到哪裡打?」就連反戰車利器的阿帕契直升機,也被拉到毫無隱蔽的海上,投入反舟波甚至是「濱海決勝」任務,不但不符合戰術運用,在沒有海空優情形下,戰時也會淪為敵軍的「靶機」。再從生產線來看,F-16生產線要移轉至印度,美國軍方早已未下訂單採購,我方如何再爭取F-16C/D?至於陸軍原本要爭取的M1M1,美軍自己就有八千輛,未來要陸續翻修成M1A2,根本沒有多餘的產能可提供給台灣。至於爭取F-35更是「打高空」,因為該型戰機生產線每年約一百架,美國除了空軍之外,還有國民兵換裝需求,自身需求高達一千四百架,再加上協力開發的盟國優先採購,相關人士形容,台灣排上二十年都排不到,政府已經沒有預算,卻一直說要買這些裝備,會讓對方不知該如何回應,變成「你唱你的歌仔戲,我唱我的歌劇院」。回來後,又會變成美方不出售我先進武器,只賣二手軍火等政治操作,對台美雙方關係與廠商合作,反而會造成傷害。除了外傷之外,還有內傷,過去代表團曾鬧過不少「天大笑話」,在第一年會議後,美方詢問台灣國防工業能量,在獲得具生產與支援能力的保證後,隔年立即組成軍事採購團來訪。當時我方一位上將強力介入,負責規畫招待和招租,結果會場搞成鞋子、襪子、電池廠商擺攤的大拜拜場面,讓美方採購團看到傻眼,從此之後,就再也沒來過。內外傷鬧笑話,掠奪者看成靶機還有一年則是一位陸軍上將率團前往與會,每天一早都在旅館大廳集合團員訓話;會議結束、晚上看完秀回到旅館,再次集合訓話後才解散,相當令人側目。當年美軍大方秀出MQ-1掠奪者無人機(Predator),開價一八○萬美元,結果這位長官還以為是靶機未予理會,台灣軍用無人機發展因而延宕十年,現在就算要以數倍價格採購,人家也不賣;就有人以「滿清政府的八旗軍團」,來形容這位長官。有一年同樣是位陸軍上將帶隊,英文不行又愛擺架子,原本和對方約定會面三十分鐘,還有場邊會談,結果我方遲到十五分鐘,美方當場告知,會議時間只剩下十五分鐘,後續會談也跟著取消,成為當年重大憾事。但他在回國後吹噓成果,沒隔多久照樣升官。對美軍購多元合作創造雙贏局面歷史是面照妖鏡,同時也照出目前的困境,對於韓儒伯提出美方明年應不會有新的對台軍售項目說法,我方表示尊重,但也解釋說,對美軍購不只是政府對政府的軍購管道,還有商售、生產合作、技術移轉等多重來源,這對台美雙方廠商都是好事。展望未來,專家強調,最重要的是必須訂出國防工業發展戰略,以及國防尖端科技發展戰略,確認未來先進武器發展方向,與對美軍購、國防自主的比例,如此國防產業才會有明確的發展方向。如同美國《四年期國防總檢討》(QuadrennialDefenseReview,QDR),就是國防產業的戰略指導文件。台灣相關論述必須符合美國利益,同時又能結合自身最大利益,否則就算是洋洋灑灑列了一長串的清單,看盡人家的臉色,不賣的還是不會賣;只有讓美國廠商有利可圖,並且又支持台灣本土國防產業,才能真正促成雙贏局面。BOX小布希支持,台美國防高層交流大突破美國總統小布希於2001年通過史上對台最大軍售的清單,包括重大三項軍購項目在內的14項武器系統,並且同意與台灣分享愛國者三型防空系統的技術,提供台灣技術簡報。為了要進一步瞭解台灣國防高層對國防需求與台海安全的想法,由美台商會推動、成立雙方國防高層交流合作的平台──美台國防工業會議,第一次會議於2002年在佛羅里達州聖彼得斯堡舉行,邀請我國防部長湯曜明與美國防部副部長伍夫維茲(PaulDundesWolfowitz)出席以及進行主題演講,成為台美國防高層交流的重大突破。(蕭介雲)➤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蝦青素*保健食品*青春元素*磷蝦油*地龍粉*智勝王*蜂王漿*膠股力*地龍酵素*力雪達*南極寶*芙婷寶*PPLS*健康食品*蜂王乳*血栓溶解酵素*膠骨力*蝦紅素*蚯蚓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