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討黨產顧立雄、林峰正風格很不同

【政治】討黨產顧立雄、林峰正風格很不同2017-10-2512:30林峰正(中)的第一場黨產聽證會針對救國團問題。攝影/柯承惠剛中帶柔vs.柔中帶剛黨產會前後任主委顧立雄、林峰正都是民間司改會的要角,加上曾幫黨產會打官司、已被提名為監委的高涌誠,也當過司改會執行長,「司改會是蔡政府用來對付國民黨黨產的周邊團體」,救國團高層如是酸言。李順德接手第二棒、黨產會主委林峰正的第一場黨產聽證會登場了!初試啼聲,林峰正得以延續顧立雄的聲勢嗎?會呈現什麼風格?聽證會後的第一份行政處分書,林峰正如何出手,動見觀瞻。救國團的下一步是否命運難卜,立刻會有答案。司改會被酸是對付黨產的周邊團體林峰正任內首度提出的「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中國國民黨的附隨組織」調查報告,看得出林峰正想給救國團「一刀斃命」的企圖。且在處分書未開出前,後續就已安排針對救國團約三十五億元的「團產」如何分割與處理,進行第三次聽證會,意思已不言可喻。「算你狠!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一位救國團高層說,林峰正出身藍營家庭,其父林時機曾為國民黨黨報負責人、文工會副主任。而林峰正在沒釐清救國團與國民黨的關係前,就已宣示要「上窮碧落下黃泉」,追殺國民黨的黨產,這是什麼樣的心態?就這點狠勁,林峰正繼任黨產會主委,與前主委顧立雄凍結國民黨資產的霸氣不遑多讓。顧任內對國民黨做出六份行政處分書,雖都已陷在「訴訟戰」泥淖,但已將多金的國民黨打得「不要不要」的。林上任一個多月,窺其出手軌跡,看得到顧立雄的脈絡,律師性格也很神似。顧立雄、林峰正都是民間司改會的要角,加上曾幫黨產會打官司、已被提名為監委的律師高涌誠,他也當過司改會執行長,三人路線似乎如出一轍,更凸顯「司改會是蔡政府用來對付國民黨黨產的周邊團體」,救國團高層如是酸言。儘管如此,顧立雄與林峰正的風格仍有不同。顧立雄性格「剛中帶柔」;林峰正「柔中帶剛」,甚至被指八面玲瓏。顧立雄主開創,擘劃及建立黨產會的運作制度;林峰正主執行,目前幾乎是顧規林隨,黨產會總體運作模式也未改變。與行政部門互動顯得較為內斂顧立雄有豐富的律師資歷,但缺乏行政部門的經驗。去年九月顧立雄初來乍到,就把黨產會經營得有如律師事務所,但對行政部門所需的橫向聯繫、人事處理與協調,就顯得唐突與行政經驗不足,例如黨產會下令永豐銀不得讓國民黨領取帳戶內存款,就被外界詬病為干預銀行的「太上皇」。相對於顧立雄,林峰正與行政部門互動顯得較為內斂,一個月來忙著熟悉黨產會,運作上也較「軟著陸」,不會給黨產會之外的行政部門太大壓力,這是他跟顧很不一樣的地方。另一個不同之處,是顧、林兩人性格的不同。顧立雄喜怒形於色,不高興、不開心都會表達出來,例如上任第一天的記者會,不習慣記者「沒準備好就追問黨產會」,直接槓上記者,給外界「不可一世」的氣焰。而黨產會草創之初,相關公文歸檔、訴訟程序、資料蒐集等行政業務,則讓顧頗為傷神。當業務出現瓶頸,顧「嚴肅」的表情就會上身,讓追隨他做事的同仁戰戰兢兢。「但顧立雄將私人機構的高效率帶進來,這是一般行政部門跟不上的。」黨產會副主委施錦芳說。施舉例,顧立雄上任一個月,就把《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的執行規定,全部公布出來,讓人刮目相看;但也將立法院帶來的幾位助理,操得「人仰馬翻」。林峰正給黨產會官員的印象較溫文儒雅,不如顧的霸氣。林的風格較按部就班,給同仁的壓力較小,但他柔中帶剛,仍存有法律人的執著,在事情通盤想透徹後,就依決定執行。顧、林兩人有志一同都說,希望藉由處理黨產,完成轉型正義的最後一哩路;顧甚至加碼說,他是在幫國民黨轉型。希望任內終結黨產會任務關於此,施錦芳認為,顧立雄建立清查、追討黨產的制度,並已做出幾個主要關鍵的處分書,剩下的就由林峰正繼續執行「認定附隨組織」,並希望林峰正能在任內可以終結黨產會的任務。林峰正一上任就揚言要「上窮碧落下黃泉」,清出不當國民黨黨產及附隨組織,這樣的談話,顧也曾說過。不過從林峰正上任提出來的第一份調查報告,似可發現他的「手路」更加細膩,很多機密檔案的蒐尋,與他上一個職務「國安會諮詢委員」相關。林受訪時謙虛地說:「都是已解密的檔案」,並無大溪檔案等機密內容,也與國安會無關。這一份對救國團的調查報告,大量引用國民黨總裁蔣介石日記、曾任救國團主任的前總統蔣經國解密檔案與國民黨中常會的會議紀錄。其中,一九五七年八月七日,蔣介石在國民黨中常會的指示,定位救國團是「黨內重要青運機構」,並要接受「黨的領導」,被列為全案的關鍵佐證。其他所引用的史料,都聚焦在五二年救國團成立到六九年救國團解除與行政院隸屬關係的範圍。範圍鎖定後,聽證會也順勢列了爭點,包括救國團自五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成立起,有無受到中國國民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救國團是否曾以相當對價轉讓而脫離中國國民黨實質控制?救國團主任:早請妥律師不過,救國團也不是省油的燈。針對二次聽證會所列爭點,救國團主任葛永光說,黨產會的調查報告早有定見,但結論是否夠強,早就請妥律師及辯護人選,「做了最好的準備」與「最壞的打算」。葛永光說,黨產會窮政府「洪荒之力」,蒐尋與國民黨關係的證據,救國團目前是社會企業、民間團體,實力難與官方比擬,也沒什麼好說的。但在當年黨國一體的年代,如果蔣介石在中常會所做的任何指示,如對商總、水利會、漁、農會、救國團等都做了指示,「可以說這些團體都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嗎?」BOX出身藍營家庭,林峰正卻在討黨產政壇對林峰正入主黨產會的感覺,多持刻板化印象,以為他出身藍營家庭,最懂國民黨,由他來收拾國民黨、找國民黨的不當黨產,是他出線的理由。但看在林峰正眼裡,事實並非如此,他追求的不過是政黨政治最基本的公平競爭而已。52歲的林峰正,父親林時機是國民黨本土派,自己卻從未加入國民黨,也說自己從未參加過救國團的活動。他有個哥哥林郁容,大學時代就參與黨外運動,雖未浮上檯面從政,但在綠營輩分不低,目前也是時代力量檯面下的靈魂人物。林峰正後來擔任司改會執行長,為推動司改進行制度改革與法案遊說,雖與民進黨立委、政治人物多所接觸,但也未加入民進黨。4年前林峰正在林義雄的邀請下籌組第三勢力政團,而成了時代力量的創黨者。他也是時代力量首位入閣黨員,他說這是因為司法改革與追討不當黨產都是時代力量所倡導的主張。林峰正認為,要談民主政治,就要讓政黨公平競爭,追討黨產是當今政治難以迴避的課題。有國民黨的朋友向他抱怨說:「你搞得我們連薪水都沒得領了。」但他還是堅持認為,清理不當黨產,要國民黨去募款,這不過是政黨政治的常態。對救國團的聽證會,林峰正說,黨產會即使送出行政處分書,做出認定,未來仍須經由司法做最後的檢驗。他稱自己在黨產會的工作就是不斷地準備、調查,該清理就清理,該決定就決定,一環扣一環,何時終結黨產會,還沒有時間表。雖有律師資格,因長時間在司改會工作,有人質疑他有沒有真正執業過律師業務?林峰正笑笑說,他1991年就當律師,扣掉3年在央廣服務,當了12年專業律師。對於外界批評司改會是民進黨的周邊團體,他則回應說,合理的民主社會就需要制度改革,外界要怎麼看待,自有公評。(李順德)➤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膠骨力*地龍酵素*芙婷寶*力雪達*蜂王乳*血栓溶解酵素*膠股力*地龍粉*PPLS*蝦紅素*磷蝦油*青春元素*蚯蚓粉*南極寶*保健食品*蝦青素*健康食品*蜂王漿*智勝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