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北國政治氣候左右著和平獎

【國際】北國政治氣候左右著和平獎2017-10-2612:30雖然所有擁核國家都拒絕簽署ICAN推動的協定,但諾貝爾委員會還是將和平獎頒給了ICAN。法新社由挪威國會指任的諾貝爾委員會今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國際廢除核武運動」,這其實是頒給一個「願景」,之前頒給歐巴馬與歐盟也是如此。這些「願景」也透露出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的政治偏好。委員會五名成員由挪威議會指任,與挪威政局真能無涉?黃靜華十月五日,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NobelCommittee)宣布今年和平獎得主:「國際廢除核武運動(ICAN)」。一如這個季節的北歐天氣,聞得到北方下來的空氣,有些清新又透著些冷冽。今年和平獎再次頒給「願景」根據設立和平獎的諾貝爾(AfredNobel)遺囑,獎項必須頒給「對促進國際互助、致力常備軍力的消除或削減,召開或提倡和平議會組織,盡最大努力或卓有貢獻」的人或團體。在北韓以核武威脅,川普揚言撕毀與伊朗的限武協議之際,ICAN如委員會聲明所述「致力於提倡聯合國內部的對話,得使聯合國訂立一個禁止(核武)發展、擁有或使用的條約。」既符合諾貝爾的宗旨,又具時代性。諾貝爾和平獎需要這樣的清新。半個月前,緬甸實際政治領袖翁山蘇姬(AungSanSuuKyi),因為拒絕譴責政府軍對信奉伊斯蘭的羅興雅人進行近乎種族屠殺的態度,而有近四十三萬人透過網路平台連署,撤銷她的和平獎。牛津大學也已將她的畫像換下,牛津市議會也通過決議,撤銷一九九七年頒發給她的牛津自由獎(FreedomofOxford),但根據《紐約時報》(TheNewYorkTimes)報導,諾貝爾委員會前委員史托塞特(GunnarStalsett)說,從來沒有收回獎項的紀錄,連發表譴責聲明都不會。清新中也有些冷冽,因為所有擁核國家都拒絕簽署ICAN推動的協定。諾貝爾委員會還是將和平獎頒給了ICAN。和平獎其實是頒給一個「願景」。這不是委員會第一次「一廂情願」,輕者成為反諷,如一九一九年頒給倡議成立國際聯盟(LeagueofNations)的美國總統威爾遜(WoodrowWilson);嚴重的如翁山蘇姬,在一九九一年宣布她得獎的聲明上說,因為「她為維護民主與人權的非暴力抗爭」,結果現在的翁山是「維護破壞民主與扼殺人權的暴力行為」。和平獎的冷冽氣氛不只此,最近一次頒給「願景」,不只有爭議,還暴露了委員會內部問題。二○一五年三月,諾貝爾委員會主席、挪威前總理賈格蘭(ThorbjørnJagland),其主席職務被解除,仍是史無前例。委員會沒說明原因,但相信與他○九到一五年任內,多位和平獎得獎者受到爭議有關。取得議會多數就能掌握委員會○九年十月九日,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宣布和平獎得獎人,全場記者不由得發出驚訝的聲音,聲明稿稱,頒予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Obama)是因為他「強化國際外交與人民之間合作的卓越努力」,但歐巴馬那時上任不滿九個月,還沒有任何貢獻。賈格蘭隨後再次說明是表彰「歐巴馬對無核武世界的願景,同時掌握時代精神與需要」。一四年的一份研究顯示,美國在未來三年將花費一兆美元完成它的核武升級計畫。即使在當年,歐巴馬的世界和平「願景」就已受到挑戰,美國當時正考慮增兵阿富汗,甚至使用爭議性高的無人機;更何況之後數年,歐巴馬的表現也與得獎理由背道而馳。一二年的公布得獎者記者會,則不只充斥驚訝之聲,根本是噓聲不斷。獲獎者為歐盟,理由是它「致力於和平、和解、民主與人權」。歐盟自成立以來,許多國家被迫改變,造成內部分裂,部分會員國還涉入北非與中東的軍事干預行動。賈格蘭承認歐盟正經歷經濟困難與歐洲的社會動盪,但嘉許它的努力,並請求公眾不看過程,而期待其正向結果。屠圖主教反對頒獎給歐盟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大主教屠圖(DesmondTutu)與另兩位得主聯名發表公開信,直指「歐盟絕對不是如諾貝爾遺囑中所寫的和平支持者」,即使強調給的是「願景」也不成立。身為挪威工黨前主席的賈格蘭,一直努力推動挪威加入歐盟,並且他同時擔任歐洲議會秘書長,外界質疑把政治帶入了獨立公正的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一○年和平獎頒給中國人權鬥士劉曉波,引起挪威外交危機。即使在奧斯陸的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與挪威無關,但中國自此凍結與挪威的外交關係。向來對賈格蘭多有批評的奧斯陸大學政治學教授、保守派政治人物馬特拉利(JanneHaalandMatláry)便語帶諷刺地說,她期待賈格蘭的支持者將會把他的被罷黜,視為安撫中國的舉措,對因挪中外交關係惡化而受損的經濟帶來好處。雖是反諷,但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與挪威政局真能無涉?委員會五名成員由挪威國議指任,難免反映議會政治結構的改變。一三年,挪威保守派取得議會多數,諾貝爾史學家史敏(AsleSveen)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說,賈格蘭的離職「可以解釋為右翼的政府,企圖比過去更加地掌握委員會」。賈格蘭則委婉地說:「那些從國會保守和進步的黨派而來的委員,已經取得多數,並選出新的主席,我必須有相應的作為。」嚴格來說,若非賈格蘭的左派色彩,以及○九年自由派大盛的全球政治氣氛,歐巴馬可能得獎?而歐盟的得獎更有著政治影響的暗示,但歐盟後續的發展卻與諾貝爾獎的願景不符。今年得獎人的選定是出自「政治正確」,但也有另一層的意義,或許是要免除如挪威最大報《晚報》(Aftenposten)的資深政治編輯史坦維蘭(HaraldStanghelle)對賈格蘭史無前例的去職所做的評論:「它開啟了一個新的原則,藉由那樣的過程,諾貝爾委員會代表著新多數黨的政治色彩。」在政治氣候轉變下,和平獎也許會隨之變冷冽、清新或者溫暖。➤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蜂王乳*膠股力*保健食品*力雪達*地龍酵素*青春元素*智勝王*蜂王漿*健康食品*蝦紅素*南極寶*蝦青素*芙婷寶*蚯蚓粉*膠骨力*地龍粉*磷蝦油*PPLS*血栓溶解酵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