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到底獨不獨?加泰隆尼亞只答申論題

【國際】到底獨不獨?加泰隆尼亞只答申論題2017-10-2612:30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主席普吉德蒙沒有答覆是否宣布獨立的是非題。法新社不當和事佬,卻憂心加獨讓歐盟更碎片化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近年來支持者大增,西班牙右派總理拉霍伊的僵化立場,更迫使獨派走上硬碰硬的路數。加獨公投過關後,馬德里政府要求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主席普吉德蒙明確回答是否要宣布獨立,但吉德蒙還是沒回答這個是非題。鄭傑憶經過三天的作答,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主席普吉德蒙(CarlesPuigdemont)在十月十六日交卷,沒有答覆是否宣布獨立的是非題,而是洋洋灑灑寫了申論題,要求與西班牙總理拉霍伊(MarianoRajoy)見面,在未來的兩個月進行對話。馬德里威脅中止自治權馬德里的中央政府不滿普吉德蒙的白卷,「他必須針對宣布獨立的問題回答『是』或『否』。」西班牙副總理薩恩茲(SorayaSáenzdeSantamaría)表示。拉霍伊也說,對於沒有得到明確的答案深感惋惜,並指出在十九日早上十點前,普吉德蒙還有機會補考,否認宣布獨立,否則將首次動用《憲法》第一五五條,中止自治權,由中央政府直接治理加泰隆尼亞。投票當天警方以橡皮彈、警棍攻擊投票者的影片在社群網路上瘋傳,成了獨派的最佳宣傳品。在普吉德蒙拒答加泰隆尼亞是否獨立後,中央政府火上添油,以「叛亂罪」逮捕桑薛茲(JordiSanchez)和庫夏特(JordiCuixart)兩名獨派領導人。桑薛茲是加獨最大勢力國民大會(CatalanNationalAssembly)領袖,庫夏特領導的「全文化」(OmniumCultural)則致力推動加泰隆尼亞的語言與文化。經過數十年的奮鬥,加泰隆尼亞擁有教育、醫療、警察與獄政的自治權,如果由中央接管,已經腹背受敵的加泰隆尼亞警員處境將更艱難。警員被批評在十月一日公投時執法過當、傷及獨派人士,有人將這些「親西班牙」警員列入了黑名單;另一方面,警察又被馬德里指責怠忽職守,未能攔住票箱與投票的民眾。「我們面臨上級的異常監控,有些警官則公開表達他們的意識形態,對於我們的工作這是不恰當的。」部分警員在給內政部長周宜德(JuanIgnacioZoido)的信中表示。加獨若成功,下一個就是巴斯克「很可能會爆發鎮壓,假如加泰隆尼亞順利分離,接下來就輪到巴斯克(Basques)。」一名加泰隆尼亞的房地產仲介說:「結果就是西班牙消失,我們將變成北非的一部分。」為了尋求獨立,巴斯克的恐怖組織埃塔(ETA)以襲擊、綁架和炸彈攻擊,造成超過八百人喪生。雖於二○一一年宣布「繳械」,但與西班牙和平共存的根基尚未扎穩。「至少要有一個世代沒有任何傷亡,才可能比較快速告別埃塔的時代。」巴斯克作家阿藍布魯(FernandoAramburu)表示。比起巴斯克的暴力手段,加泰隆尼亞從一九八○年代起在普霍爾(JordiPujol)的領導下,以和平的策略,一手支持西班牙政府,一手爭取到更大的自治權。然而,佛朗哥(FranciscoFranco)獨裁時代的壓制,加上拉霍伊中央政府的強硬姿態,助長了加泰隆尼亞的獨立傾向。阿藍布魯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暴力的分離主義。可是如果社會過度緊繃,一點小事都可能引爆衝突。」自由主義思想家伯林(IsaiahBerlin)認為,貶抑既存社會中的傳統價值滋養了民族主義,因為自尊受傷、情緒羞辱,某個族群衍生出憤怒與自我肯定的情緒。加泰隆尼亞的情況就如伯林所言。西班牙最大報《國家報》(ElPais)加泰隆尼亞文版的專欄作家賽卡斯(JavierCercas)則說,前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確實傷害了加泰隆尼亞人的集體情感,「不過,佛朗哥幾乎傷害或殺害了半個西班牙。況且當年加泰隆尼亞也有不少佛朗哥的支持者。」在佛朗哥統治近四十年間,強力壓制加泰隆尼亞的語言與文化。獨派高姿態,反獨派變沉默螺旋在西班牙民主化後,加泰隆尼亞重拾自治,並找回文化的自尊。「問題在於,普霍爾的後繼者把自尊變成了高高在上的傲慢,如果這不算是霸凌主義。」賽卡斯指出:「加泰隆尼亞獨立派說是要有權做決定,可是他的決定是攸關整個西班牙。」獨派的高姿態,造成了反獨派的沉默螺旋,許多人選擇不表態,親友避免談及敏感話題。巴塞隆納西北方的萊達(Lleida)市長羅斯(AngelRos)所屬的社會黨反對違憲的公投,於是接到不少恐嚇、被指責是背叛者、被要求下台。不爭的事實是,一度邊緣化的獨立運動在近年來支持者大增。在一九九五年投入「加獨」的奧利維拉斯(JaumeOliveras)指出,西班牙前左派總理薩帕特羅(JoséLuisRodríguezZapatero)與加泰隆尼亞達成協議,憲法法庭卻在二○一○年宣判這份條例中有十四條條文不合憲,「這是點燃分離派怒火的導火線。」從此「加泰隆尼亞是個國家,我們自己決定」的口號愈來愈響亮。右派總理拉霍伊的僵化立場,更迫使獨派走上硬碰硬的路數。在憤怒的民族情緒外,分離主義者認為中央政府長期把加泰隆尼亞當成搖錢樹。「天然獨」世代已出現歐債危機波及西班牙,社會福利縮水、生活困窘更讓獨派對馬德里怨氣衝天,「人們以為獨立可以解決經濟問題,如果不是這場危機,獨派很難走到這一步。」奧利維拉斯表示:「而拉霍伊的怠惰不作為,也助長了這個趨勢。多年來缺少對話,民主制度很難運作。」在長期的自治下,加泰隆尼亞也有了「天然獨」世代。西班牙國會議員波斯堤圖斯(ToniPostitus)表示,年輕獨派的口號是「加泰隆尼亞不是西班牙」。學校教的語言、電影中聽到的都是加泰隆尼亞語,他們與西班牙的其他地區脫節,也失去了上一代的妥協精神。「我們感到年輕人給的壓力,這也造成內部緊張。」五十一歲的地方議員馬塔斯(JordiMatas)說。普吉德蒙希望歐盟當和事佬,不過歐盟認為這是內政問題,除非拉霍伊也提出請求否則不會介入。即使試著保持距離,但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Juncker)也說:「如果加泰隆尼亞獨立了,其他人也會跟著做。我不樂見未來歐盟是由九十八個國家組成。」歐盟包含了九十八個大區,其中德國的巴伐利亞、義大利的倫巴底、威尼托都有脫離祖國,以大區結構重組歐盟的聲音。「目前二十八個國家已經很難協調,九十八個國家完全是不可能的任務。」美國經濟學家克魯曼(PaulKrugman)在一九九三年就預言,一旦歐元上路,不同區域間的發展程度將進一步拉大。不平等間接促成了分離主義的浪潮,加泰隆尼亞的問題是西班牙的問題,也是歐盟的問題。加泰隆尼亞鬧家變,歐盟若只是袖手旁觀,最終也會被怒火波及。BOX巴斯克也鬧獨立巴斯克人(Basque,巴斯克語叫Euskadi)居住在法國與西班牙邊境,部分在法國境內,部分在西班牙境內。在西班牙境內的巴斯克地區(BasqueCountry)於1978年獲得西班牙《憲法》承認自治地位。領域包括阿拉瓦(Álava)、比斯開(Biscay)和吉普斯夸(Gipuzkoa)三個省,面積面積約7,200平方公里,人口約210萬。此外,西班牙境內的納瓦拉省(Navarre)也是巴斯克人居住的自住區。巴斯克民族主義者主張包括西班牙境內的巴斯克地區、納瓦拉自治區以及法國境內的巴斯克人居住區要變成一個獨立國家。推動獨立運動的埃塔(ETA)組織成立於1959年,這是一個以武力推動獨立左派組織。他們在西班牙各地進行恐怖攻擊,被歐盟列為恐怖組織,許多成員被西班牙、法國與其他歐洲國家逮捕入獄。從1989年之後,數度宣布停火又再度武裝攻擊,至2011年才宣布永遠放棄武裝。今年加獨公投時,巴斯克地區國會對加獨表示同情,反對馬德里干頂。同時民調也顯示4成以上的巴斯克人,要求更大的自治權。(郭宏治)➤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青春元素*膠骨力*蜂王乳*地龍粉*磷蝦油*PPLS*蝦紅素*膠股力*蝦青素*地龍酵素*蚯蚓粉*保健食品*力雪達*蜂王漿*健康食品*智勝王*血栓溶解酵素*芙婷寶*南極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