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璁專欄】拒絕「被勤勞」的勇氣

【李明璁專欄】拒絕「被勤勞」的勇氣2017-10-1912:30「加班文化」的可怕,莫過於它不單只是一種制度性、靠外顯規定維繫的異常勞動狀態,更是一種心態性、由集體他律伸向自我控制的「正常」工作樣貌。李明璁上周東京法院判決:日本廣告業龍頭電通公司,違法讓員工超時加班,導致新進職員在兩年前不堪過勞壓力而自殺。法官指出,電通「未曾採取增加員工或工作減量等根本性對策,甚至連無償加班的情況都十分普遍」。而在此之前,NHK也公布了二○一三年自家記者的過勞猝死調查,發現她身亡前一個月僅休息兩天,加班時數高達近一六○小時。做個對比,和日本同列於世界前六大經濟體之一的法國,兩年前平均每月工時約一三七小時;換句話說,許多日本人一個月加班的時數,竟遠超過法國人一個月全部的工時。至於台灣的狀況完全沒有比較好。根據統計,我們的勞工工時是世界第五高(平均每個月超過一七五小時)。且最恐怖的是,多數人都習以為常了。「加班文化」的可怕,莫過於它不單只是一種制度性、靠外顯規定維繫的異常勞動狀態,更是一種心態性、由集體他律伸向自我控制(甚且產生共識感)的「正常」工作樣貌。對許多台灣(與日、韓)年輕人來說,每天都處於「不得不加班」的無奈,這一方面回應了「工作太多怎麼做都做不完」的實質問題,另一方面卻也基於一種焦慮:「大家都還沒下班,我怎麼敢先走」。換句話說,真正的下班時間並不是工作契約規定出來的,而是職場集體氛圍決定出來的。這種「文化」使得勞動法律規範有了不可及的死角,過勞的實際樣態總是比被檢查得到的狀況還更嚴重。久而久之個體甚至也就不覺無奈了,因為「大家都這樣、到處都一樣」。被迫勤勞(否則你就會被討厭、甚至受處罰)的控制意識,其實是我們從小到大在學校教育裡不斷被戒律的結果。能進入受人欣羨的大公司取決於能進入長輩期望你上的大學,能上頂尖大學則取決於孩子你是否能忍受(甚至因成績獎賞而滋長出認同)不斷超時超量的填鴨學習。就此而言,高中生因壓力自殺,與上班族因過勞倒下,都指向同樣一種集體不言明但就是存在(連法律也難管)的壓迫性。法國工人黨創始人之一保爾.拉法格(PaulLafargue),早在一八八三年就寫了《偷懶的權利》(TheRighttoBeLazy)一書,質問「人們喜愛並熱中工作勞動」這類說法,是否太過想當然爾地被偷渡進左右兩派的政治主張,成為一種全面性自我控制的意識形態。「被勤勞」做為一種習焉不察的集體文化與教育過程,實在是我們在思考工時問題必須勇敢面對的迷思。➤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力雪達*地龍酵素*保健食品*蜂王漿*蚯蚓粉*蝦紅素*磷蝦油*南極寶*青春元素*健康食品*芙婷寶*膠骨力*蜂王乳*膠股力*地龍粉*血栓溶解酵素*PPLS*智勝王*蝦青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