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川習再會前夕台對美遊說繃緊神經

【外交】川習再會前夕台對美遊說繃緊神經2017-10-1912:30川普(左)今年4月在佛羅里達自家的度假別墅,接待習近平(右)。法新社美元鈔票堆疊出來的代理人戰爭雖然今年四月在佛羅里達的川習會,並未有第四公報或不利台灣的聲明言論出現,但在川普十一月訪問中國前夕,誰都說不準他會不會有什麼不利台灣的舉動,於是國安會與外交部通令駐美代表處動起來,確保台灣的心聲傳達到國會與川普。徐摩美國行政部門已證實,川普(DonaldTrump)將利用十一月參與越南峴港的亞太經合會(APEC)及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東亞高峰會(EAS)之際,訪問日本、南韓、中國、越南及菲律賓,並將取道夏威夷州返回美國本土。這是川普上任以來第一次訪問中國,也是在中國共產黨十月十八日進行第十九次黨代表大會後,且北韓局勢仍動盪不安下,與習近平舉行的第二次正式高峰會議。請公關說客做為代理人遊走斡旋由於二○一六年十二月二日川普與蔡英文的通話,讓中國外交系統動員起來,除了與聖多美普林西比建交略懲台北外,更重要的是積極與川普建立好關係。日前川普女兒伊凡卡(IvankaTrump)一家人出席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的國慶酒會,忘了美國各界要將使館前改成「劉曉波路」的事。這種只求雙方利益的舉措,更讓台北擔憂。雖然佛羅里達的川習會並未有第四公報或不利台灣的聲明言論出現,但川普訪問北京前夕,誰都說不準川習再會將對台有何不利的驚人舉動。於是國安會與外交部通令駐美代表處動起來,確保將台灣的心聲傳達到國會議員與川普的耳中。一四年八月,川普所屬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在芝加哥召開時,通過了一項決議,促請白宮提供包括潛艦、先進戰機在內的各式武器給台灣,這個決議的通過,與台灣經營對美國、特別是對共和黨的遊說工作有關。根據美國司法部的紀錄顯示,撰寫這份決議的並不是委員會裡的任何一位成員,而是公關說客哈里斯(MarshallHarris)。按照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規定,任何人如代表外國政府遊說,必須向司法部公開他的活動。而哈里斯所屬則是位於亞特蘭大的「奧斯登與博德法律事務所」(Alston&BirdLLP),也是被認為推動一六年十二月二日「川蔡通話」的幕後公關公司,哈里斯是在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召開前一個月,完成這項決議文的草稿。這個文件送達共和黨委員會後,被刪除了幾個段落的文字,其中包括呼籲讓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內容。對美遊說工作非一朝一夕形成過去在台灣的蔣氏父子為尋求美國的支持,透過過去的老舊關係對美國行政與立法部門遊說,卻未能阻止美國與北京建交。美國友人雖同情台灣,但對蔣氏政權的獨裁做法也多所批評。直到台灣開放黨禁,逐漸實施民主化後,美國友人也因為民主價值理念的認同,逐漸成為台灣在美國的說客。這當中,台灣政府數十年來對美國的遊說工作,均依據美國國內法的規定進行。一九九五年,促成李登輝訪問康乃爾大學並演講的「卡西迪公司」(Cassidy&Associates),便是在九四年由國民黨劉泰英主持的台灣綜合研究院,以一年一五○萬美元的價錢與卡西迪簽約,為期三年;因為推動李登輝訪問美國有功,因此再續約三年,但合約價已調整至每年一六五萬美元,於二○○○年結束合約關係。其後,民進黨在二○○○年取得政權,並沒有放棄與卡西迪的合作關係,與陳水扁友好的誠泰銀行(○六年一月一日正式併入新光銀行)董事長林誠一,以台灣政經研究所的名義與卡西迪交往,首次於二○○○年七月一日以更高的價錢——每年二百萬美元與之簽約。不過此時一年一約,而非一約三年,包括推動國會議員對《台灣安全加強法》(TaiwanSecurityEnhancementAct,TSEA)的支持、遊說讓陳水扁得以領導人名義參加APEC高峰會議,不過成效不彰。最後在○三年終止彼此間的合作。然而,對美國遊說工作仍是台灣外交重中之重,因此在○五年三月開始,在時任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的主導下,台灣與美國親共和黨的BGR公關公司(BarbourGriffith&Rogers)簽下三年、共四五○萬美元的合約。但因為BGR從○五~○七年間為台灣進行遊說時,大量動用國安、白宮幕僚體系,惹惱了美國國務院。與公關公司的合作不間斷BGR合夥人之一布萊威爾(RobertBlackwill)是美國駐印度前大使,曾是前國務卿萊絲(CondoleezzaRice)在白宮工作時的老闆。由於我駐美代表李大維受限美台無邦交關係,無法與萊絲會面,台灣一直希望布萊威爾能為陳水扁政府與萊絲牽線,但布萊威爾並未盡力幫忙。此外,美國前副總統錢尼(RichardB.Cheney)的安全顧問葉望輝(StephenJ.Yates)加入BGR後,也努力為台灣活動,曾將陳水扁親筆函送達小布希(GeorgeW.Bush)總統辦公室。但當時陳水扁在入聯與公投議題上惹惱了小布希,因此這封信並沒有發揮效用,反而引起國務院反彈。最後葉望輝也受不了布萊威爾,而在○六年夏季離職,自行開設公關公司「美國華府國際顧問公司」(DCInternationalAdvisory)。○九~一三年,馬英九政府雖然親中,但並未降低對美國遊說的工作,我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TECRO)與共和黨前參議員艾爾.迪馬托(AlD’Amato)成立之ParkStrategies公司簽約,每個月以二萬美元的價碼聘請遊說國會議員。一三年後委託共和黨前參議員尼克爾斯(DonNickles)成立的尼克爾斯集團(NicklesGroups),為台灣提供美國政經情勢分析,價格一樣維持一個月二萬美元。從一六年五月開始,前參議員杜爾(BobDole)擔任特別顧問的奧斯頓與博德法律事務所(Alston&BirdLLP),每個月收取二萬美元費用,為台工作。杜爾要做的業務為與川普陣營合作,協助一個美國代表團訪台;支援與協助台灣代表團參與共和團全國委員會會議;錄製給即將去職的沈呂巡大使感謝錄影帶;擴大邀請美國政要參加雙橡園宴會;確保能拿到歐巴馬(BarackObama)總統祝賀一六年龍舟活動;協助有利台灣的主張,被納入共和黨政綱;安排與川普的政策主管進行電話簡報;安排台灣駐美代表高碩泰與參議員們見面;向高碩泰及其幕僚提供一個全面性政治簡報;舉辦一個代表處與川普交接團隊的會議,以及安排民進黨派代表團訪問白宮。川習二會,對美遊說工作再檢驗這家事務所的顧問施洛德(TedSchroeder)協助的活動包括:定期提供美國總統初選、大選的政治發展分析;協助蔡英文總統訪問美國;協助分析兩個陣營可能的閣員;向高碩泰及其幕僚進行政治簡報。雖然奧斯頓與博德法律事務所在「川蔡通話」後聲名大噪,也讓包括前幾任駐美代表,包括沈呂巡跳出來稱要肯定外交人員背後的努力,認為這種努力是長時期的,因此,事務所在一七年與台灣的合約中,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將原本每個月僅有二萬美元的費用調高到二萬五千美元,另將定期提供美國政治情報的蓋哈特集團(GephardtGroup)與共和黨前參議員尼可斯(DonNickles)的尼可斯集團(NicklesGroup),費用分別減為每個月二萬二千美元及一萬八千美元。前者是由民主黨前眾議員蓋哈特(DickGephardt)開設。除此之外,在高碩泰就任駐美代表後,蔡政府也在一六年六月與為外國在華府遊說的國際貿易與發展機構(InternationalTrade&DevelopmentAgency)等公關公司簽約,由其協助台灣對美國國會及政府部門遊說,並為台灣代表處分析報告美國政治、經濟情勢。當川普在訪問中國時的一言一行會不會損及台灣利益,也是外交與國安部門全面檢驗遊說工作是否具有成效的時候了。➤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智勝王*青春元素*蜂王乳*力雪達*地龍粉*膠股力*芙婷寶*血栓溶解酵素*蚯蚓粉*南極寶*蝦青素*蝦紅素*保健食品*膠骨力*PPLS*地龍酵素*健康食品*磷蝦油*蜂王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