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怪獸選區」命運操在搖擺甘迺迪手上

【國際】「怪獸選區」命運操在搖擺甘迺迪手上2017-10-1912:30川普(左)提名的戈薩奇(右)出任大法官,讓甘迺迪(中)的態度變得很關鍵。法新社大法官會議開議,自由保守兩派仍勢均力敵美國新任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取代的是去世的保守派大法官史卡利亞,於是四對四的自由對保守均勢仍然維持,而許多爭議的釋憲案,都將取決於「搖擺票」甘迺迪大法官。第一個上場的是比意識形態更無法閃躲、直接與政黨有關的「傑利蠑螈」選區劃分案。黃靜華二○一七年十月二日,美國大法官會議開議,萬方矚目。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Scalia)一六年二月過世後,共和黨占多數的國會,不只不會通過歐巴馬(BarackObama)提名的大法官,還以堅硬的姿態表明,即使嘗試提名也會胎死腹中,大法官會議從此停開。直到共和黨如願以償入主白宮,國會終於通過川普(DonaldTrump)提名的戈薩奇(NeilGorsuch)。大法官也無法超越意識形態或黨派大法官回到滿席九席,法界人士都睜大眼睛等著看,歐巴馬時代的代理檢察長葛森貢(IanHeathGershengorn)說:「我們早已耳聞人們形容上一個會期為暴風雨前的寧靜,現在我們大概可以看到暴風雨來襲。」連資深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BaderGinsburg)都不諱言沒法預測將會發生什麼事,「真要預測,只有四個字是保證正確的:關係重大。」人們拭目以待,因為這是一個新的法庭,也因為川普的當選帶給華府前所未有的政治氣候,史丹佛大學法學院教授費雪(JeffreyFisher)說:「人們想看看這個法庭如何在當前的政治爛攤中展現它自己,是堅守三權分立或是加入意識形態的戰爭。」若是大法官總是能如其崇高地位般的超越意識形態或黨派,也就沒有大法官任命的爭議。多數釋憲案都難離意識形態的爭議:墮胎、同性戀權益、無證移民或是個人擁槍權。而這個會期情勢尤其險峻,第一個上場的是比意識形態更無法閃躲、直接與政黨有關的「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選區劃分案。「傑利蠑螈」是兩個字的組合,一八一二年,麻薩諸塞州州長傑利(ElbridgeThomasGerry)以選民結構為基礎,重新劃分選區,將支持對手的票全部集中在少數選區,以保障他所屬政黨候選人在其他選區勝選;整體來說,即使支持對手政黨的選民占優勢,傑利的民主共和黨(民主黨前身)仍在州議會取得多數席次。因為當年重劃的關鍵選區,像極了長得像蜥蝪的蠑螈(salamander),傑利的對手將Gerry與蠑螈的字尾mander組合成gerrymandering,從此「傑利蠑螈」成為政治專有名詞,用來指涉為圖利特定政黨,而不公平劃分選區的一種操縱選舉手段。二○○○年,歐巴馬第一任總統任期的期中選舉,共和黨不管在州層級的選舉或國會席次上,都大獲全勝,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又正好出爐,一般認為,透過選區劃分,共和黨可以保持選舉優勢,直到下一次個人口普查的到來。隔年,威斯康辛州共和黨占多數的州議會提出重劃選區案,政治分析指出,該案將使共和黨在未來數次的州選舉中,穩拿議會多數席次。威州的民主黨人士提出訴訟,一路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維持四對四的自由對保守均勢此一訴訟不只與政黨有關,還與政黨生命所繫的選舉有關。新的任命形成新的最高法院,但新任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取代的是去世的保守派大法官史卡利亞,於是四對四的自由對保守均勢仍然維持,這也是金斯伯格所說的沒法預測將會發生什麼事的原因,因為只能「個案」地取決於「搖擺票」甘迺迪(AnthonyKennedy)大法官。沒有可靠的預測,但茲事體大,各方都在預測。雖然傑利蠑螈的爭議在《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中,有關個人平等保護條款被引申為優勢黨的操縱,剝奪了弱勢黨支持者一人一票的同等權利;但在此前的相關判例,甘迺迪的態度不明確。可以確定的倒是甘迺迪對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堅持,在過去幾年與選舉有關的案子,如個人捐獻上限或購買政治廣告花費上限等,甘迺迪的關鍵票都選擇站在將它們視為言論自由的一方,即使判決引起金錢將左右選舉結果的爭議,也不改其志。控告威州的民主黨人律師代表史密斯(PaulSmith),全場以第一修正案——州的作為剝奪了特定群體以選票表達理念的自由來申論。在現場的觀察評論人說,從甘迺迪的身體語言看來,似乎對史密斯的辯論頗為稱許。甘迺迪沒問史密斯任何問題,但威州律師團就沒那樣幸運了,甘迺迪共提了五個問題,另有五個評論。《紐約時報》(TheNewYorkTimes)專長法律事件的記者利普泰克(AdamLiptak)說,大法官提問常不只是提問,而是表達立場,尤其當律師的回答不能滿足大法官提問時。在這個案子的開審日就是如此,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Roberts)甚至形容州律師團像「回力板」,問題丟過去馬上又回到法官席上。也有人從大法官的個人交情來猜測甘迺迪的動向,新任大法官戈薩奇與甘迺迪有舊交情,戈薩奇曾在甘迺迪就任大法官早期擔任他的書記官,對甘迺迪有共事上的瞭解,說不定會有影響力。雖然同樣是四比四,新、舊大法官會議卻不能相提並論。大法官會議也是個角力場,立場鮮明又可能急於表態或建立在大法官會議上地位的戈薩奇,在史密斯答辯時發表了長達一小時的評論,以他的「博學」,用艱深的詞藻闡述與已逝的史卡利亞同樣的理念──應謹守《憲法》修正案文本,不宜做太多延伸詮釋,以及《憲法》未賦予聯邦介入州事務的權力云云。最終仍要回到大法官內部辯論高齡八十五、身形瘦小的金斯伯格多數時候話不多,常常看起來是在閉目養神,又因為佝僂而總是低著頭,在戈薩奇說完後幽幽地回了一句話,只一句話,且照樣沒抬頭:「一人一票是從哪來的?」聰明的史密斯馬上回答,並舉了許多案例,同時「打臉」了戈薩奇的兩個主要論證。立場也好,角力也罷,雙方律師辯論只是裁決的一小部分,說規劃選區是「操縱」選舉,或那樣的行為「傷害民主」,也或許是事實,但最終仍要回到大法官內部的辯論。「除了關係重大,沒有任何一個詞能預測判決結果。」➤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健康食品*PPLS*蚯蚓粉*保健食品*地龍酵素*膠股力*蜂王漿*膠骨力*磷蝦油*血栓溶解酵素*智勝王*蝦青素*蜂王乳*地龍粉*芙婷寶*青春元素*南極寶*力雪達*蝦紅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