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音樂學】馬勒的出神音樂

【戰鬥音樂學】馬勒的出神音樂2017-09-2812:30馬勒逝世100周年演奏「出神」的「千人」交響曲。翻攝自維基百科/Sl-Ziga有人認為「馬八」是可與「貝九」同列文明遺產巔峰的作品;也有些馬勒迷認為,此曲並未顯出馬勒獨到與卓越之處,第五、六、七號或「千人」之後的第九、十號與《大地之歌》皆更有可聽之處。楊緬因這一周當中的台灣樂壇盛事,當非馬勒(GustavMahler)的「千人」第八號交響曲睽違數年在台演出莫屬了。這次的「宇宙之音──馬勒千人」音樂會,由水藍指揮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國內外聲樂家與數個合唱團(亦有童聲部台中市惠文國小合唱團名列其中),編制陣容達五百人,在此曲的演出軌跡中亦算是頗具規模了。「千人」的特殊聆聽經驗分別於台中、台北演出的音樂會,筆者皆無緣參與、甚感遺憾,也僅能在事後遍覽各處所發表的聽後感以聊憾意。事實上,我也得汗顏地承認:即便空出行程得以參與這場難得的盛會,這也將是我第一次現場聽馬勒第八號交響曲──除了數位影音之外,我至今並沒有現場聆聽過這首神作。儘管此曲編制浩大,但要說是神作,大概會有些不同的意見。有人認為「馬八」是可與「貝九」(貝多芬《合唱》第九號交響曲)同列文明遺產巔峰的作品,卻也有些馬勒迷認為,以馬勒的整個作曲生涯觀之,此曲並未顯出馬勒獨到與卓越之處,無論是中期第五、六、七號或接著「千人」之後的第九、十號與《大地之歌》皆更有可聽之處,如社會學家兼音樂家阿多諾(TheodorAdorno)在其馬勒研究的文章中亦有此意。不過,由於筆者是在相當獨特的條件下聆賞此曲,故「千人」也在筆者心中留下一個特殊的地位(以及奇異的聆賞經驗),在此與眾讀者分享。最開始聽馬勒,是以《大地之歌》為主要聆聽標的,而在作品專輯隨機輪播的耳機中抓到筆者耳朵的,是此曲第二部分的終曲部分〈神祕合唱〉(”ChorusMysticus”),有些則以該段落第一句歌詞「一切變化無常的……」(AllesVergängliche)為標題。數位串流世代第一次邂逅「馬八」由於各家唱片分段處不一,有些版本將合唱部之前、由豎琴與木管部營造出美極氛圍的間奏分作此段(如蕭提爵士[SirSolti]指揮芝加哥交響),有些則將這段間奏分作前一段(如阿巴多[ClaudioAbbado]指揮柏林愛樂),亦有結尾再細分為兩段的(如拉圖爵士[SirRattle]指揮伯明罕市交響樂團)……但無論如何,若以「終曲」(finale)為名,通常就是將間奏納入演奏至全曲結束的部分。樂迷們可能會納悶,筆者分別上述這些段落究竟有什麼意義?畢竟,無論唱片如何分段,實際演奏都是連續的。但恰恰因為筆者是沒有聽過現場演奏的唱片/數位串流世代,第一次抓住筆者耳朵的那一軌,乃至於後來不斷單獨重複播放的段落,便產生了獨特而有意義的聆聽記憶。記得在初聽見此段終曲之後,它在播放軟體中單獨重播的次數,迅速地來到前段班(那個版本的iTunes中,預設欄位有一欄為統計各單曲/章節的播放次數)。那音色分明卻都有絕美旋律的各聲部(第一、第二女高音的兩座山峰:「引領我們高升」(“Ziehtunshinan”)與樂團部的上昇音階……)令人忍不住一再回味、一條一條聲部分出來聽。而管弦樂與管風琴齊出現的壯闊音響等段落,則完美呼應了馬勒自述這首交響曲的著名段落:「想像宇宙開始發出聲響跟振動。這已經不再是人類的聲音,而是行星和太陽運行的聲音。」極端情境下的恍惚其實,在後來讀到這段文字之前,聽到此曲的筆者便已如是想。那時正好下載了一個名為「電子羊」(electricsheep)的軟體,它是以色彩、形狀隨機運算做出的螢幕保護程式,碎形畫面抽象絢爛如萬花筒。在某一次聆聽〈神秘合唱〉時,正好開啟了這個螢幕保護程式,頓時進入了一種奇異的境界,似乎在那時候看見了一切事物的源頭與核心。在馬勒後的一世紀間的法蘭克福,出現了一種電子舞曲樂種──出神(trance)音樂。trance一字意指在某種極端情境下進入的恍惚狀態、帶有些神秘主義的色彩。我聽過更精確的描述則是,近年於網路竄紅的台灣團體勸世少女,某次現場演出時講的:「trance就是放電子的DJ,進入那個狀態時會兩手舉起來頭朝天空有沒有?」隨之演出了一下那姿勢,神韻極似,博得一片笑聲。而筆者在各處看到〈神祕合唱〉的演出影片,無論是哪位指揮家,也無不成為那個進入trance的DJ。彼時正創業開書店,天天面對著下個月租金與大量體力勞動搬書,因而養成了一個奇怪卻持久的儀式:每天一早起來,便會在桌前播放馬八終曲,並打開「電子羊」螢幕保護程式,瞪個它五六分鐘,在尚未清醒時先再抽離這世界一會,體會何謂「永恆的女性引領我向上」。這個儀式性的行為持續了兩個多月,每天都要進行至少一次。伊甸園碎片帶來的驚喜而到了很後來,在那些粗礪的日子都稍稍過去之後,才提起精神將整首交響曲聽完。由於是先聽終曲且極為熟悉的狀況下,才開始聽該曲的其他部分。以致於在整首交響曲中,聽到散落各處的動機、主題感到驚喜連連,全都是片段出現在〈神祕合唱〉中的。我反倒將終曲當成呈示部而欣賞這部作品,而這時其他部分聽起來,反倒都有一種伊甸園碎片之感了。關於馬八的歷史定位,大家莫衷一是;但筆者個人認為,將馬勒當作出神音樂之父,應是無可疑義的。➤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膠骨力*智勝王*蝦紅素*蚯蚓粉*磷蝦油*蜂王漿*血栓溶解酵素*地龍酵素*力雪達*蜂王乳*芙婷寶*膠股力*PPLS*蝦青素*青春元素*保健食品*地龍粉*健康食品*南極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