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大變革!數位身分證要來了】eID要普及,得靠4大關鍵!德國、愛沙尼亞專家親身揭露

【十年大變革!數位身分證要來了】eID要普及,得靠4大關鍵!德國、愛沙尼亞專家親身揭露 推動晶片身分證不單只是發一張塑膠卡如此簡單,從德國、愛沙尼亞經驗分享中可得知,想要拉高晶片身分證的普及率,法源依據、備齊數位服務及政府積極推動會是幾大重要關鍵 文/王立恒 | 2017-09-28發表 來自愛沙尼亞和德國的三位eID專家,日前來臺分享兩國政府各自成功推動晶片身分證的關鍵。從左至右,分別是愛沙尼亞警察和邊防警衛局首席專家Eliisa Sau、愛沙尼亞資訊系統管理局eID區域經理Margus Arm,以及德國聯邦印製廠資深副總裁Roland Heise。(攝影/洪政偉) 全世界已發行晶片身分證,加上展開規畫的國家總共超過130個,除了遠在歐洲的比利時、德國、愛沙尼亞,鄰近臺灣的日本、香港也開始用晶片身分證。臺灣原定今年發行,儘管後來延期,但主導晶片身分證政策的戶政司不只舉辦eID系列工作坊或研討會,近幾年也和負責身分證文件印刷作業的中央印製廠,陸續前往導入晶片身分證的國家考察。其中有兩個eID發行頗有績效的國家,相當值得臺灣借鏡。一個是人口僅130萬人的波羅的海小國愛沙尼亞,晶片身分證普及率高達97%。而另一個歐洲工業大國德國的晶片身分證則擁抱國際標準,相容國際民航組織(ICAO)、國際標準組織(ISO)提出的標準,讓國民eID也能通行全歐。以法規強制為後盾,提高eID普及率這兩個國家的eID政策之所以成功,都是以法規為後盾來提高普及率,以愛沙尼亞來說,愛沙尼亞警察和邊防警衛局首席專家Eliisa Sau表示,eID專法上路初期就要求強制執行,「藉由法律,要求每個愛沙尼亞公民都得持有晶片身分證」。她強調:「愛沙尼亞雖是小國家,但有個強而有力的政府,如果政府要求人民這樣做,民眾就得遵守。」愛沙尼亞第二個關鍵則是大量數位服務使用eID。Eliisa Sau解釋,在2000年時,愛沙尼亞就已經推出電子簽章法,也在2002年推出晶片身分證,但是,「一開始我們僅有法規,但是卻沒有具體的工具及服務」,她表示,必須有相對應可存取的數位服務,「不然只是張普通的塑膠卡片。」愛沙尼亞資訊系統管理局eID區域經理Margus Arm表示,甚至政策推動初期,因欠缺服務,只好開玩笑說,晶片身分證可以用來刮除窗戶上的冰霜。直到後來,愛沙尼亞意識到必須要有服務才能擴大eID的運用,開始積極強化公、私部門使用晶片身分證的動機。Margus Arm表示,一方面,愛沙尼亞免費釋出eID軟體,不只民眾可以下載這些工具來簽署或加密數位文件,甚至將eID相關的程式碼公開至開源平臺GitHub,降低私人企業將eID整合至自家系統或產品的門檻。再者,貫穿愛沙尼亞各數位服務的骨幹X-Road,已經串聯起所有的服務,使得eID與數位化服務整合並不困難,Margus Arm表示,「單一服務也可以連結至其他系統的資料庫。」目前愛沙尼亞國民可以透eID存取2,500項政府提供的數位服務,其中500項是公部門的數位服務。愛沙尼亞的eID除了可以在歐盟內境內作為旅行文件外,還可以用它履行部分的公民義務,如繳稅、投票,其中eID的75%的線上流量都來自金融服務存取。而德國也走過類似的歷程。如同臺灣,德國規定國民得具有身分證,讓警察、執法機關進行身分驗證。而在2010年時,德國一舉換發成晶片身分證,起初,德國國民對於晶片身分證亦不小的抗拒,質疑該卡能帶來的益處。就像愛沙尼亞一樣,德國在eID政策施行初期,政府提供的數位服務並不豐富,導致晶片身分證的使用成效不如預期,雖然人手一張,但「將近60%的德國國民決定不啟動晶片身分證的功能,因為它並沒有實際用途。」德國聯邦印製廠資深副總裁Roland Heise表示。直到今年6月,德國通過一部聯邦法律,預設晶片身分證功能必須啟動,Roland Heise表示,「這才改變整個遊戲規則。」不過,也不只靠法律強制就夠了,德國在eID推動7年之後,可用eID的數位服務發展也多有進步,從經商、居住遷徙、工作轉到繳稅無所不包。不只公部門,私部門也要積極參與除了健全法律框架外,愛沙尼亞、德國實施eID政策時,私部門的參與也同等重要。Margus Arm表示,最初愛沙尼亞政府的策略是讓公部門透過eID存取數位服務,而私部門必須建立自己的數位服務,並且透過eID進行認證,例如,銀行就跟政府表示,希望利用晶片身分證作為服務憑證,也投資金錢協助愛沙尼亞政府建立數位憑證機制,「這是個雙贏策略」,如此一來,私人企業就不需要開發屬於自己的憑證工具,直接利用國家發行的晶片身分證作為服務憑證,可以降低成本。根據愛沙尼亞政府的計算,結合數位基礎骨幹X-Raod、晶片身分證及數位簽章功能,「每年節省的成本總共占2%的GDP,全國也省下約820年的紙本工作時間。」然而方便性與安全性往往難以兼顧,特別是晶片身分證可以於存取許多敏感性的個人服務,想為推動晶片身分證政策的政府,在此不可不慎。Margus Arm表示,愛沙尼亞晶片身分證外觀,只註記了持卡人性別、性別、出生日期及紙本簽名,而數位簽章則儲存在晶片中。「不過即使持有卡片,仍然得搭配該卡片PIN碼才能使用」,萬一晶片身分證遭竊、遺失,Eliisa Sau表示,市民可以直撥政府服務熱線,要求註銷卡片憑證,減少不法人士用該卡存取數位服務的機率。當市民完成卡片註銷程序後,系統後端的資料庫除了移除該卡中憑證的效力,也會註記這張卡已經遭竊,「如果有人使用它試圖非法跨越國界,也會被發現。」同樣狀況於德國,當卡片遺失時,民眾也必須通知當局,並要求註銷該晶片身分證的效力。Roland Heise解釋,系統也會註記該卡的憑證已經失效,如果有人試圖使用這張卡,「因為這張卡已經在註記在黑名單中,完全不可能被他人非法使用。」德國加密晶片身分證的PKI金鑰長達4096位元,雖然現階段安全強度已經足夠,但德國已經開始思考導入新技術加強晶片身分證安全,如區塊鏈技術。——德國聯邦印製廠資深副總裁Roland Heise(攝影/洪政偉)PKI足夠安全,但安全水準得要與時俱進而預防晶片身分證遭非法冒用,不只有消極的作為,無論是愛沙尼亞、德國也都使用公開金鑰基礎建設(PKI)加密晶片身分證。如同臺灣政府把憑證授權機構(CA)的工作委外給中華電信,愛沙尼亞也採取同樣的政策,將此工作交給由愛沙尼亞境內最大的兩家銀行、電信商持有的公司,「我們必須建立一套嚴謹的審核機制,確定這些機構足夠提供安全的憑證服務」,Margus Arm表示,在2002年愛沙尼亞國民開始持有晶片身分證時,當時金鑰長度是採用1024位元。不過技術進步至今,1024位元長度金鑰的安全度已經不足,現在愛沙尼亞已經開始推動新標準,「現在PKI的金鑰長度有2048位元,按現在需求標準,它的安全度足夠,要破解也相當困難。即使現階段PKI已經足夠保護晶片身分證的各類應用情境,愛沙尼亞也沒有停下腳步,仍持續尋找新技術確保該國國民的隱私安全,現在愛沙尼亞嘗試橢圓曲線加密演算法(Elliptic curve cryptography),「我們認為是一個更加安全的加密機制。」Margus Arm表示。Roland Heise亦表示:「現在PKI足夠安全,但得持續增進它的強度,」目前德國用於加密晶片身分證的PKI金鑰長度達到4096位元,「但沒有人會一直開20年老車上路,時候到了就得換新車」,現階段該技術的安全強度足夠支援晶片身分證的應用,但德國政府也開始思考導入新技術的可能,例如區塊鏈技術等。資訊系統、政策公開透明才能重獲人民信任愛沙尼亞推動晶片身分證時,除了備齊法規、技術外,另外一個要點,就是採取公開、透明的方式來贏得民眾的信任。Margus Arm表示,愛沙尼亞政府將所有晶片身分證相關的系統都公開至GitHub,並且歡迎民眾去檢視這些程式碼,如果發現漏洞亦能隨時通報相關機構,要求修補程式臭蟲,「這樣除了機制透明外,也是愛沙尼亞政府確保程式碼品質的方法。」除了機制透明化,Eliisa Sau也提醒,政府必須建立透明的查核機制及系統。以愛沙尼亞而言,政府存取個資都會留下相關的Log紀錄,如果民眾不清楚政府存取私人資料的理由,可以馬上提出申訴,「透過自動化統,減少人為介入這些作業的程度」,而該國的eID專法中,針對不同隱私程度的個人資料,亦有規範可公開、不公開的原則。

更多訊息更多資料都在這裡喔!~PPLS~芙婷寶~保健食品~力雪達~血栓溶解酵素~南極寶~青春元素~地龍酵素~膠骨力~蚯蚓粉~蝦紅素~智勝王~蜂王乳~蜂王漿~蝦青素~地龍粉~膠股力~健康食品~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