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護藻礁鄭文燦選前選後兩種樣

【社會】護藻礁鄭文燦選前選後兩種樣2017-09-2112:30桃園在地聯盟與眾多地方環團人士,多年來不斷為藻礁請命。攝影/桃園在地聯盟提供能源政策與環境保育,勢難兩全?為因應國家能源政策,中油擬於桃園大潭一帶興建全台第三座液態天然氣接收站。然而工程的興建,勢將衝擊沿海「藻礁」的自然生態系。能源政策與環境保育,將不可避免的火車對撞?劉哲豪棲息在大潭藻礁區的「正直愛潔蟹」,圓滾滾的外型看來相當討喜,牠暗紅色的甲殼與藻礁的顏色十分相近,在保護色的隱蔽下,躲在藻礁層疊的隙縫。不遠處的淺水區,以魚類、甲殼類為食的「裸胸鯙」正悠然逡巡,流線細長的身形游動異常敏捷,身軀足足有成人手臂粗。這是得天獨厚於藻礁區的多樣生態,才造就了完整的食物鏈,形成這類潮間帶高端獵食者的棲息場域。藻礁研究登上國際期刊位在大潭藻礁南端不遠處,是二○一四年才公告的「觀新生態保護區」,但大潭藻礁區雖然還未劃入保護區,但其生態珍貴度卻絲毫不遜色。日前由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中心共同發表的論文〈北台灣史無前例的藻礁最值得優先的保育〉,登上了國際期刊《珊瑚礁》(CoralReefs),這是在國際生物礁學界影響力達前一○%的研究刊物,足見大潭藻礁的珍貴。「大潭藻礁是極為特殊的生態系,比鄰近的『觀新保護區』更為特別。」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是期刊的主要作者,地方環保人士都稱呼她「藻礁媽媽」,在當地蹲點觀察研究藻礁生態長達十二年,說大潭藻礁區就像她家「後院」也不為過。劉靜榆指出,珊瑚礁的主體是由珊瑚蟲組成的生物礁,而藻礁則是由藻類組成的植物礁,大潭一帶因為特殊沙岸地質,因此只能有藻礁生成。然而,由於藻類的生物量體小,因此堆疊成「殼狀珊瑚藻」更是曠日廢時,大潭一帶長約五公里的藻礁海岸線,厚度平均達四公尺,其生成需費時七五○○年以上。此外,由於相對寬鬆的組織結構,藻礁還提供了可供生物隱蔽的層疊隙縫結構,也因此拜訪者若不能「蹲下來」,自然看不見嵌合其中生態的瑰麗。髒髒醜醜的藻礁價值何在?「其實我第一次看到藻礁,只覺得髒髒醜醜的,應該沒什麼價值,若不是會勘的任務在身,我還真想一走了之。」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是期刊的通訊作者,他則是很坦然地承認初次看到藻礁時,內心的想法其實是不以為然的。據瞭解,大潭一代的「環境影響評估」(俗稱環評)早在近二十年前就完成,但由於當時環評法規被質疑相對寬鬆,才又進行了「環境影響差異分析」(俗稱環差),陳昭倫則是在今年五月中才因農委會委託的環差會勘,人生首次踏上大潭藻礁。而這次邂逅卻根本地改變了他的想法。「珊瑚礁與藻礁雖然同在海洋生物礁的研究範圍,但隔行如隔山,其實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專業。」陳昭倫坦言,即使自己浸淫在珊瑚礁的研究已有數十年,但對於藻礁卻是徹頭徹尾的門外漢,因為看習慣珊瑚礁的繽紛色彩,才會有對藻礁第一眼「髒髒醜醜」的刻板印象。「藻礁的美好,在於藏匿其中的豐富潮間帶生物。」陳昭倫回憶,會勘當時,劉靜榆的姿態令他印象非常深刻,全場農委會的官員、學術界的大學者全都站得高高的,就只有劉靜榆一人蹲在地上,面對滿場官、學的質疑,急切地指著藻礁拚命論述,她的面容令自己聯想到保護孩子時的母親。「醜醜的礁體到底好在哪,會讓堂堂一個研究員這麼拚命?我太好奇了,所以才學他蹲下來看。」陳昭倫說,當他近距離仔細端詳,才赫然發現層層細密的礁體中滿是生物,遍布礁體四面八方的空間。而藻礁與珊瑚礁截然不同的生態模式,更激發了他的研究好奇心,於是他開始虛心向劉靜榆求教。在不久後的深度調查時,還意外發現早在二○一二年就被指定為一級保育生物的「柴山多孔杯珊瑚」,正安然棲息在礁體上。可以規畫成世界級自然遺產「當時我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經反覆確認後才確定是一級保育類生物。」陳昭倫說,通常要看見這種一級保育生物,都要有一番「上窮碧落下黃泉」的折騰,實在沒想到「柴山多孔杯珊瑚」就這麼大剌剌地棲息在藻礁附近之處。「這次經驗對我而言,是又一次求知的驚喜。」也正由於他經歷了這番轉折,陳昭倫從原本的會勘者,轉而變成投身於保育的第一線運動者,近半年來奔波不休,他陶侃自己是「公親變事主」。但問他為何如此賣力,他說:「藻礁教會了我謙卑。」因此一切心甘情願。在確信大潭藻礁對海洋生物研究的重要性後,雙方開始彙整長年來的研究資料,集結寫成研究論文,其內容以「世界僅有的藻礁生態系」、「藻礁多孔隙特性蘊含高度生物多樣性」、「正面臨持續性工業汙染與環境破壞,急需優先保育」為要點進行撰寫,並提供了文字描述以外的豐富參考資料。而編輯單位受理後,短短一個半月間,便通過了嚴格而繁冗的審查制度予以刊登,在在凸顯學術界對藻礁的肯定。「大潭藻礁的生態珍貴度獲國際認證,可以規畫成『世界級自然遺產』。」桃園在地聯盟理事長潘忠政強調,遺世獨立的大潭藻礁儘管知名度並不高,但保育該地背後代表的是政府所選擇的價值,希望政府能畫定保護區,並投注資源研究,讓觀光與保育價值最大化。潘忠政表示,所屬聯盟與眾多地方環團人士,已向政府呼籲保育多年,但得到的卻是敷衍與跳票。「二○一四年至一五年間,民間團體曾針對桃園藻礁遭開發破壞,多次舉辦記者會,選舉前,桃園市長候選人鄭文燦還曾多次與會聲援。」潘忠政回憶,當時鄭文燦曾在會場上賣力呼喊「保護藻礁、永不妥協」的口號,但現在看來格外諷刺。他一邊展示與鄭文燦的對話紀錄,認為承諾早已跳票。「其實市府大可自行劃設自然保留區。」潘忠政表示,在一五年初,還向市府農業局確認過,地方政府有權限劃設自然保留區,局處人員也說:「跟高層有共識,應該沒問題。」但從此後就再也音訊全無,不論如何百般去與市府接觸溝通,都被冷處理。針對行政程序,環保署綜合計畫處表示,該工業區的業主為經濟部工業局,目前工業區內的中油已因應工業港開發,提出「工業港因應對策評估」報告。中油表示,一切「因應政府政策,照著程序走」,但環差分析部分,環保署尚待工業局補件。依據新事證,環評極可能不過面對外界質疑,如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莊秉潔「在台北港設站替代」的說法,中油認為重跑程序曠日廢時,有能源政策無法準時達標的顧慮。但莊秉潔則認為,依加入的新事證,環評極可能不過,「曾經做過環評」已非加速的要件,但中油對此的態度仍是「依法行政」,不打算退讓。工業開發與環境保育,始終是國家施政的兩難,雙方的角力勢將在未來繼續僵持下去。➤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血栓溶解酵素*蝦青素*PPLS*健康食品*地龍粉*膠股力*蚯蚓粉*力雪達*蝦紅素*保健食品*磷蝦油*蜂王漿*青春元素*芙婷寶*地龍酵素*蜂王乳*南極寶*智勝王*膠骨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