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不合時宜的許知遠逼你省視這時代

【兩岸】不合時宜的許知遠逼你省視這時代2017-09-2112:30許知遠(右)在網路節目表現不合時宜,反成賣點,與馬東(左)對談更爆紅。翻攝自YouTube主持《十三邀》對談綜藝大咖,被批「最令人無比尷尬的公知」許知遠屬於網路媒體時代到來前,最後一代從傳統媒體專欄走紅的知識分子。最近他在中國重新成為大紅人,因為他的節目《十三邀》採訪了現象級綜藝節目《奇葩說》的製作人馬東。他的「不合時宜」讓節目點擊量破一七○○萬。賈選凝不知對多數台灣人來說,提起許知遠這個名字,容易記起他曾是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的男友,抑或是對他在八旗出版社的那本《抗爭者》有所印象。但對中國知識界來說,許知遠一直是個重要名字,他屬於網路媒體時代到來之前,最後一代從傳統媒體專欄走紅起來的知識分子。「尬聊」馬東,展現精英偏見?這位「七○」後北大才子,聲名鵲起於世紀之交,二○○一到○五年、報紙仍頗具影響力的那最後幾個年頭裡,他為《經濟觀察報》寫頭版社論,署名帶頭像,而這份報紙是當時中國大陸報攤上唯一一份橙黃色報紙,非常醒目。不少人就這樣記住了許知遠的眼鏡和自然捲,以及他做為一位公共知識分子對中國的思考與憂患意識。最近許知遠在中國重新成為大紅人的原因,卻是因為他的節目《十三邀》採訪了現象級綜藝節目《奇葩說》的製作人馬東。《十三邀》由騰訊新聞策畫,定位為「許知遠對時代做的思考」。節目從去年開始,以直播訪談形式,每季邀請十三個指標性人物,由許知遠和他們對話。《十三邀》邀請來的都是各行各業大咖,第一季中現身的就有白先勇、李安、蔡瀾、馮小剛、俞飛鴻、羅振宇等「名人」;而今年第二季甫一上線,則因為許知遠和首場嘉賓馬東的「尬聊」,成為被刷屏的談資。網路一下湧現出大量「懟」許知遠的微信公號文章,全因在節目裡,以嚴肅知識分子自居的許知遠對受訪者馬東流露出不少「偏見」。譬如,他帶著「高高在上」的精英意識,暗示娛樂有高下之分──看莎士比亞劇的英國人比看《奇葩說》的中國年輕人更「高級」;譬如,他認為當下的時代有明顯的粗鄙化傾向,並且一直追問馬東:「你喜歡這個新時代嗎?」再譬如,他以一種「不合時宜」的深情緬懷精緻文化,但對「大眾文化」缺乏共情。節目賣點就是他的偏見這些觀念上的「代溝」或說「槽點」(吐槽點),經過許知遠口中「狂歡大於討論」的網路輿論一發酵,讓他一下就被扣上了「最令人無比尷尬的公知」帽子。更有不少文章拿他「不修邊幅」的著裝和髮型說事,認為他就是個自戀、咄咄逼人,但已跟不上時代、正面臨中年危機的老男人。事實上,這種透過一檔訪談節目刻意營造的「反差感」,本身就已達到了爆款(暢銷)效果。在這個「說話全是套路」的自媒體時代,許知遠依然堅守公知角色,表達老派的憂傷。而在許知遠被黑得體無完膚之餘,節目卻獲得了巨大成功。他對話馬東這一集上線點擊量突破一七○○萬,而下一期節目是採訪《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導演諾蘭(ChristopherNolan),目前還沒上線就已獲得空前關注。其實《十三邀》打造的就是許知遠個人品牌,更確切說賣點就是他的偏見、他「不合時宜」的話語風格。品牌方一點都不蠢,去年五月《十三邀》第一季問世時,明明是短視頻最火爆時期,平台卻反其道而行之,每一集推出三個版本(完整版、半小時精剪版和分段版),其中最長的完整版長達二小時四十七分,比看一部電影還花時間。這看起來完全不符合視頻市場規律,卻意外實現了訪談類節目的一次成功突破──《十三邀》第一季的播放量超過一.七億次,從第六集開始就有廣告商定向投放貼片廣告,最後五集還植入廣告。而到了今年第二季,冠名贊助商更從福特翼虎升級成奔馳S。所以這檔由騰訊和許知遠創立的「單向空間」聯合製作節目,真的與時代格格不入嗎?至少商業數字上無法證明這一點。嘗試迫使大眾走出思維舒適區而許知遠本人,有那一代從傳統媒體中脫穎而出的寫作者「嚴肅」思考底色,以及對時代刻意保持距離的反省力,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沒有接受媒介變化和新時代資本邏輯的自覺──否則他的單向空間的商業化運作不會那麼成熟,旗下的「單系列」產品和各種衍生的新媒體平台也不會有數十萬忠實擁躉。許知遠看似有著知識分子的傲慢與清高,且在每集《十三邀》開頭都自稱是「不太靠譜的作家」,但其實在創投眼裡,他這個品牌、他的整套話語體系卻是能帶來靠譜收益的好項目。一○年,適逢《財經》成為中國媒體命運嬗變的縮影,許知遠當時寫過萬字長文,細數中國傳媒的宿命。他與馬東雖然看似在節目裡以「五%的精英與九五%的庸眾」姿態針鋒相對,但其實他早就比絕大多數人更懂得:技術進步讓那九五%的聲音得以「被看見」。精英與大眾的分野如今看起來變得荒唐可笑,但這些問題的確從五四開始就一直談到現在,從未消弭,而許知遠只是那個依舊嘗試去談、去迫使「大眾」走出思維舒適區的人。畢竟在當今中國,只有他還會在節目裡問已經忘掉當年讀過克里斯朵夫(Jean-Christophe)的蔡瀾:「你有沒有覺得背棄了年輕的自己?」美化過去,因為對現狀不適由許知遠這個人去談理想,依然毫無違和感,這可能就是《十三邀》最具價值之處。我曾讀過一篇許知遠寫褚威格(StefanZweig)的舊文。正如他認為《昨日的世界》(TheWorldofYesterday)「可能美化了過去,但也是褚威格應對新的、令他不適的現狀之一個反應」。今天的中國,同樣需要許知遠這樣的「傳統公知」去做出反應,刺激人們意識到:我們的確就是活在一個反智的時代。➤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智勝王*蜂王乳*膠股力*PPLS*蝦紅素*健康食品*蚯蚓粉*力雪達*血栓溶解酵素*磷蝦油*蝦青素*蜂王漿*保健食品*青春元素*地龍酵素*膠骨力*南極寶*地龍粉*芙婷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