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內閣人事】抄黨產的顧立雄能為金融業興利?

【賴內閣人事】抄黨產的顧立雄能為金融業興利?2017-09-1512:30顧立雄說自己「孤身一人」進金管會,不會帶人進來。攝影/柯承惠蔡英文拉回深綠支持的「神來之筆」清算黨產不遺餘力的顧立雄,肩負著深綠與小英的期待來管管金融業,看看是否能夠順應深綠民意,追查兆豐金案的資金流向,進一步追查深綠想知道的國民黨藏在海外的錢。至於為「失落十年」的台灣金融業興利?有待觀察。黃琴雅、李順德、侯柏青賴清德的新內閣,換的閣員不多,但話題性最多的要屬金管會主委顧立雄,這位金融門外漢被外界認為是「大驚奇」!也因為外界大過「驚奇」,九月六日,新閣員上任前兩天,顧立雄在「老東家」不當黨產委員會召開記者會。態度比黨產會時謙遜許多也許經過幾天府院所安排的金融專業課程,以及衡酌金管會的階段性任務與發展後,他篤定地在六日記者會上回答媒體所提的「較專業問題」,他不時把金融科技FinTech掛在嘴邊,主動提出台灣金融業面臨家族化、產金不分離兩大問題,他就任後將推動金融監理差異化管理等四大工作重點。其中,最受外界數矚目的就是他提的金融業「去家族化」問題,他要把內稽、內控與法遵列為評鑑基準。面對不怎麼熟悉的金融專業,顧立雄態度顯得謙遜許多,對記者說話:「你的問題問得很好,但你所謂的金融監理與金融發展、金融創新孰輕孰重,這要從公司治理的角度來衡量。」相對他在黨產會記者會上嗆記者,或不屑地回應記者「聽不懂,下一題」,似乎有了調整,且已慢慢熟悉習慣官場文化。然而,顧立雄所提的「去家族化」議題太過「刺激」,台灣金融業都是以家族企業為主,早已是吳、辜、蔡、何等姓氏的天下,自然引發社會各界討論,認為這位清算黨產出名的新主委可能會對金融家族進行清算,引發金融業一陣譁然。為此,顧立雄馬上在十日上任後,接受媒體專訪時立刻修正說,他沒有說過要「去家族化」,而是強調金融業有「家族化」、「產金不分離」的問題,要解決要靠「公司治理」。他說,即使是家族經營的金融機構,只要公司治理做得好,也不會被汙名化。甚至他一上任,就喊出「第三次金改」,首重改善金融業的「公司治理」,以區隔第一、二次金改的整併與去呆帳的模式。剛上任的閣揆賴清德也特別在公開行程說,顧立雄是來幫金融業「興利除弊」,「興利」擺在前,「希望金融業明白,他是來幫忙產業的!」告訴金融業者不要怕顧立雄的意味甚濃。只管「跳」,自然會有人「痛」只是顧立雄擔任不當黨產委員會主委,追討國民黨黨產一年,交出的成績單,還在功過難辨之餘,就被任命到連他想都沒想過的新職「金管會主委」,外界都認為太跳tone了。顧立雄以太太王美花的大哉問來問自己,也問社會大眾,答案是,顧立雄只管「跳」,自然會有人「痛」了。顧立雄出身於萬國法律事務所,而「萬國幫」與政界淵源深,多年來也積極投入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團體,在司法上發聲。顧立雄曾擔任過司改會董事長、台北律師公會理事長及台灣人權促進會長,一直致力司法改革。由於顧立雄和綠營交情深厚,更有「綠營御用律師」封號,當年陳水扁女婿趙建銘涉入台開內線交易案,馬上委託顧立雄打官司。而顧立雄也一路幫忙李登輝和陳水扁兩任總統打官司。不過,他二○○八年臨危受命接下扁案沒多久,無預警解除委任。但前總統李登輝捲入國安密帳案後,顧立雄則是第一時間幫忙打官司,一路幫李登輝打到無罪定讞。其後,前雲林縣長蘇治芬捲入貪汙案,顧立雄也曾協助她打贏訴訟,深獲蘇的賞識。他也是前交通部長郭瑤琪的律師,只要是綠營的重大官司,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顧立雄參與公共事務很早也甚深,早年的蘇建和案、洪仲丘案、三一八太陽花學運、美河市釋憲案等多起案件都有他的身影存在。法律是專業,政治是興趣而律師界對顧立雄的看法正負兩極,早年他曾承辦胡瓜詐賭案等矚目案件,但後期以公益及政治案件為主,已較少出現在法庭裡,年輕的律師更難在法庭上與他對戰。有律師說,顧立雄的邏輯條理清楚,上法庭時也會做足準備工夫,雖然平時態度客氣,但在法庭上舌戰對手的功力一流。有律師打趣說,近年來顧立雄鮮少接案,還因走上政治路而淡出萬國,未來誰會成為下一個綠營御用大律師,大家都很好奇。事實上,身為律師,顧立雄還是有不少企業客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有「越南王」之稱的前中央貿開董事長丁善理。丁在二○○四年被萬海航運總裁、也是中央貿開大股東陳清治控告侵占中央貿開資產。當時,顧立雄就是丁善理的委任律師,當年九月底,丁善理在跟顧立雄談完官司後,就在萬國法律事務所那棟大樓跳樓自殺身亡了。顧立雄祖籍上海,是外省第二代,讀高中時短暫加入國民黨,退伍後剪掉國民黨黨證,後來加入黨外的外省人獨立促進會(外獨會),與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等人壯大外獨會,立場一向挺綠。顧立雄在台大法律系畢業後,取得律師資格,也曾留洋獲紐約大學法學碩士。他雖是律師,但從他歷練過民進黨任務型國代、律師公會理事長、民間司改會董事長及阿扁御用律師等,看得出他的「法律人、政治情」,法律是專業,但政治是興趣。由於不忘情政治,顧立雄曾於二○一三年九月底,宣布爭取民進黨提名為台北市長候選人,但他在法庭上的辯才無礙,並無助一介政治人物被選民所認同,少了那麼一點政治魅力,他的選舉之旅,第一戰就敗給了黨內的姚文智。之後,民進黨內部因柯文哲的民調大贏姚文智,而將台北市長選舉禮讓給柯文哲。黨產會任內讓國民黨聞之膽顫顧立雄在二○一六年春,被民進黨網羅為不分區立委,當了半年多的不分區立委,也協助民進黨在立法院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這個討黨產的法案,似乎也為他在黨產會主委任內,量身定製的法律依據。顧曾坦言,這法律有其粗糙及窒礙難行之處,但要怪就去怪立委們。儘管如此,顧立雄在黨產會一年,與國民黨對壘,對國民黨開出六份行政處分書,國民黨雖也反擊,讓顧在行政法院嘗過連輸五回的經驗,但對國民黨而言,「顧立雄」三個字,讓他們聞之膽顫、印象深刻;一份處分書下來,常搞得國民黨糧倉無糧、口袋無錢,祭出一個政治動作,猶讓國民黨「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九月,對國民黨而言,可能鬆一口氣,因為逢內閣改組,顧立雄被調往金管會當主委,少了一層威脅,國民黨真能放輕鬆嗎?顧立雄聲稱「我孤身一人闖蕩金管會」,以他的風格,未來真的就無視追討黨產議題了嗎?當然不見得。但可以確定的是,顧立雄儼然是總統蔡英文的「神來之筆」,幫自己搶回「深綠基本盤」的代表人物之一。小英過去一年執政被認為是太挺老藍男,導致民調直直落,其中,深綠團體罵得比國民黨還兇。因此,這位清算黨產不遺餘力的律師,肩負著深綠與小英的期待來管管金管會,看看真的是否能夠順應深綠民意,追查兆豐金背後的資金流向,進一步追查深綠想知道的國民黨藏在海外的錢。另外,杜絕永豐金大股東何壽川把公產當私產的行為,畢竟金融業吸收的是大眾資金,大股東不應該把銀行當私人金庫來用。甚至未來還要進一步清理財金幫。到金管會改革還是「被改革」然而,金管會掌管的業務之多,不僅有有金控旗下的銀行、證券、保險與投信業等,還有上千家上市櫃公司,項目龐大,內容錯綜複雜。金管會要求金融業獨董要上一二○天的金融專業課程,而這位新主委卻要在幾天內就要上手,勢必要仰賴金管會的技術官僚們。只是這些官僚會讓這位帶著熱情的主委被同化?還是將他們改革?這就要看顧立雄的功力了。至於金融業對這位新手駕駛的期待是,帶著「謙卑、謙卑、再謙卑」,聽聽被箝制多年的金融從業人員心聲,否則只是一心想除弊,對金融這個失落十多的產業未來,絕非好事。➤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PPLS*磷蝦油*芙婷寶*膠骨力*蚯蚓粉*地龍酵素*蜂王漿*膠股力*血栓溶解酵素*蝦紅素*保健食品*力雪達*南極寶*智勝王*健康食品*蜂王乳*青春元素*地龍粉*蝦青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