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胡鎮埔九年司法抗戰贏回上將名聲

【司法】胡鎮埔九年司法抗戰贏回上將名聲2017-08-3012:30胡鎮埔對媒體報導他靠政商關係募得交保金一事耿耿於懷。攝影/柯承惠花三百多萬律師費,只為證明沒貪污二十四萬元在陳水扁的總統任內被拔擢為第一任陸軍司令,後來又轉任退輔會主委的陸軍二級上將胡鎮埔,卸任後接連遇上兩個官司,九年訴訟心得是「我不能說司法很爛,如果真的很爛,今天我怎麼被判無罪呢?但打官司的運氣很重要……」侯柏青「打官司的這幾年來,我每天睡在這張床上,看著這幅字『忍耐到底,必然得救』(源於《聖經》馬太福音第十章第二十二節),堅定自己的信念,這應該就是以前人家說的『臥薪嘗膽』吧!」想起糾纏他九年的官司終於落幕,退輔會前主委胡鎮埔看起來神清氣爽,不時露出笑容。胡鎮埔在陳水扁的總統任內被拔擢為第一任陸軍司令,後來又轉任退輔會主委,卸任後卻接連遇上兩個官司,先是檢調懷疑退輔會發包的遠距照護案涉及圖利廠商;沒多久,檢調又懷疑他和行政院前秘書長陳景峻共謀向退輔會旗下事業募款一四○萬元,做為四名立委競選經費,在同案,他另被控詐領榮電公司的二十四萬元公關費。上將司法落難,接連捲入兩案這兩個案子,讓他整整九年都籠罩在訴訟陰影中,耗盡心力才拿下勝訴。時至今日,他回想起這段往事,小小聲地對記者說:「我不能說司法很爛,如果真的很爛,今天我怎麼可能被判無罪呢?但打官司的運氣很重要,就碰運氣嘛……」當年胡鎮埔在扁朝升任陸軍司令,當時第一次政黨輪替,許多深藍老將領難以接受現實,對胡頗不諒解,常在軍中放話「胡在幫民進黨政府拚業績」,讓胡心底很難受。「軍人效忠國家,沒有藍綠問題,像民進黨政府當時主張把蔣公銅像從榮家撤出去,我就堅決不拆,對這些風燭殘年的老兵來說,有些人連家在哪裡都不知道,這是心裡的祖宗牌位,每天都要鞠躬,怎麼能拆?」他接掌退輔會時,有人好心地警告他:「旗下公司有兩個不定時炸彈,就是榮電、榮工。」榮電當時被前立委林國慶釘得滿頭包,胡鎮埔上任後,馬上找懂財經的人(李豐池)來接手經營。李豐池查核一個月,發現榮電資本額四億多元,但潛在虧損超過二十億元。胡鎮埔說,榮電承包國防部、空軍總部及國防大學的機電工程,實際施工時,原物料價格飆漲,如果不做就不虧,做了一定虧。榮電認為可以用追加預算的方式處理,但拜託胡出面向國防部、公共工程委員會及立委溝通,卻意外捲入司法案件。林國慶:整件事是政治追殺胡鎮埔說,當年為了協助榮電,他四處找人吃飯溝通,也常邀前立委林國慶(立法院國防委員會)餐敘;加上要縮小榮電虧損,他協調退輔會轄下十五家醫院,把機電工程全交給榮電來做。也因此,胡鎮埔和李豐池的合作緊密,經常見面餐敘。沒想到二○○九年,檢調竟大動作約談他,指控的項目琳瑯滿目,包括違法募款、違法挪用榮電董事長的公關費。事隔多年,他還是不理解怎麼會變成這樣?胡鎮埔說:「我一接管退輔會,就把轉投資事業的董事長、總經理任期砍了一年,他們每個人都咬牙切齒,我怎麼可能去向他們募款?此外,檢調指控我詐領榮電公關費來吃喝,如果我想這樣做,應該去找旗下賺錢的瓦斯公司來付錢,為什麼要找一個虧損二十多億元的榮電呢?此外,那年我認為榮電營運狀況很差,狠狠砍掉他們一百萬元的公關預算費用,如果要從榮電動手腳,我幹嘛砍他們的預算?」顯然檢調並沒有採信他的說詞,還是認定他觸犯《貪汙治罪條例》。他說:「檢調那時候拿出發票叫我一張張解釋,可是有些餐廳的正式名稱不是這樣,而且誰會記得一年多前跟誰吃過飯?檢方起訴以後,律師幫我把發票印出來,我照著地址一個個去找才知道是哪幾間餐廳、想起來跟誰吃飯。蒐證過程真的很辛酸。」法院曾傳喚林國慶作證,有意思的是,林反而證稱,他長期在立院質詢退輔會的問題,胡當主委的時候,很認真在處理協助榮電的事情,他更在庭上力挺胡:「我認為整個事件是政治追殺,他是在做事的人。」榮電案在北院、高院訴訟過程一直不順利(被判有罪)。不過,最高法院當時發回高院更一審後,胡鎮埔幸運地遇上一名認真的承審法官,他說,法官請律師預先整理發票,要求把每張的消費目的寫清楚,結果這名法官成為第一個判他無罪的例子。至此之後,胡鎮埔的官司順了,檢方雖然上訴最高法院,但高院更二審、更三審都判他無罪,受限於《刑事妥速審判法》規定,檢方不得上訴,案子就在八月中無罪定讞,結束九年來的痛苦。不過,這些年來纏著他的訴訟,不只是榮電案,還有更早之前的遠距照護涉嫌圖利案,這些都讓胡妻擔心到生病。交保金靠親友和軍中弟兄湊胡鎮埔回憶,當時調查局北機站搜索了他的桃園住處,「檢調一票人進來翻箱倒櫃,帶走了所有存摺,也查扣在電話機旁邊的桌曆。不過,我的存摺裡除了薪水沒有其他資金,我太太在桌曆裡,也把每天的收支記得很清楚,連一罐醬油錢都沒有漏記,我沒有收廠商任何錢。」雖然查不到可疑金流,但檢調仍質疑,胡急著公告招標遠距照護案是想圖利廠商。檢調指控他圖利,胡鎮埔感覺很冤。他說,當時媒體報導有榮民大體被野狗咬碎,前行政院長張俊雄火速找他到行政院開會,要他趕快想辦法。「我們研究過後,認為有套系統能解決燃眉之急,行政院指示隔年一月底要按鈕啟動方案。我就裁示先篩選出一千多位年紀大、生病及住處偏遠的高危險群,編列一八五○萬元的預算進行第一階段工程。行政院要求很急,最遲得在十二月上網公告。但檢調卻誤會我急著發包標案。」檢調發動搜索時,他人在台北,調查官打電話要他到北機站應訊,從調查局到檢察署,訊問時間一路從下午四點持續到凌晨十二點。北檢裁定六百萬元交保,還硬規定他只能覓保四小時,讓胡鎮埔焦頭爛額。「我哪有這些錢?只能打電話到處動員……我有八個兄弟姊妹,我爸媽規定兒子每個月要給一萬元孝親費,四個兒子就四萬元(女兒則看能力)。老人家每個月拿了紅包就丟在床頭櫃。那天一聽說要交保,我哥哥把床頭櫃的紅包統統拿出來,湊了二百萬元來幫我。」靠信念及信仰苦撐過多年訴訟他說:「我打了通電話給眷村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他二話不說把公司周轉金借給我;我女兒也幫忙籌錢,也有部屬二話不說,把隔天準備付裝潢費的錢拿出來應急,好幾個下屬半夜跑來地檢署,十萬元、十萬元的湊,好不容易在最後一刻把錢湊出來。我那時很感動。」靠著親友徹夜奔走才籌足保金,有下屬不忍心老長官被羞辱成貪汙犯,在地檢署外流下男兒淚。第二天卻有媒體渲染成「政商關係良好,半夜可以湊出六百萬元」,他看了報紙,哭笑不得,只嘆命運捉弄人。這兩個案子前後困住胡鎮埔多年,他自承靠著兩件事情撐下來,「第一就是宗教信仰,我沒有犯罪,所以一點都不怕,官司就當是上帝對我的考驗,這是跟魔鬼打仗;第二,我有著軍人堅定的信念,就像上戰場一樣,我相信,司法最終要還給我公道。」實際上,許多軍中將領不如他幸運。他喃喃地說,涉及到司法案件的將領,很多都承受不了壓力。他嘴巴裡念著幾個媒體上出現過的名字,有人病死,有人崩潰,常常三兩下子就垮了。不過,無辜捲入司法案件,胡心裡一直不服氣,懷疑遭到政治追殺,曾經氣得競選區域立委,創下上將參選的紀錄。妙的是,當時他放棄民進黨推薦機會,在桃園深藍鐵票區,以無黨籍的身分參選。他笑著說,參選是為了替自己出口氣,卻有很多軍中大老罵他:「你是堂堂中華民國上將,你把上將做小了!」胡鎮埔不以為意,這些軍中將領轉而勸胡妻「選舉會傾家蕩產」,妻子嚇得跑來勸他,但他豪氣地說只會用小額捐款。「就像到菜市場一樣,有多少現金就買多少菜,沒有錢的話,連蔥薑蒜都不要買。不買票、不做(大量)文宣,就靠一張嘴,還有一雙腿,花不了什麼錢。」胡聲稱只是出口氣,但和國民黨對抗,卻讓他連從小長大的眷村都進不去。他最後在這個深藍區拿下五萬三千多票,把對手嚇出一身冷汗,也創下該選區非國民黨得票最高紀錄。唯一放不下的是妻子這幾年來,熬過選舉和訴訟的考驗,胡唯一放不下的是妻子,講起她還眼眶微濕,「我太太擔心到生病,一看到我就想哭,我只好暫時搬到台北女兒家住,這個官司害我們夫妻分隔兩地。司法對一個人真的是折磨,這兩個案子折磨我這麼久,司法證明我一毛錢都沒拿,反而是律師費花了三百多萬元。」也許是因為有宗教信仰支持著,胡鎮埔一直有著超越旁人的樂觀,臉上隨時掛著笑容,他說:「我對自己一直很有信心,不相信司法真的死掉了。法院判我無罪確定的那一天,我打電話告訴太太這件事,她在電話裡放聲大哭,我們都覺得,事情落幕的感覺真好。」➤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蜂王乳*蜂王漿*地龍粉*力雪達*蝦青素*磷蝦油*膠股力*地龍酵素*保健食品*芙婷寶*健康食品*蝦紅素*南極寶*蚯蚓粉*青春元素*PPLS*膠骨力*智勝王*血栓溶解酵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