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Google員工掀開「矽谷不能說的祕密」

【財經】Google員工掀開「矽谷不能說的祕密」2017-08-2412:30前Google軟體工程師達默挑戰了Google的信條,但公司卻將他開除。翻攝自Twitter美國高科技業的性別歧視前Google軟體工程師指控公司限制了言論自由,而他也成為Google殺雞儆猴的犧牲者。公司不但用開除他來彰顯他們強調的單一價值,同時也在警告他人,如果不遵守這樣的信條,那麼下一個被開除的就是你。朱丰瀛前Google軟體工程師達默(JamesDamore)在公司內部社群中發表了一篇名為〈Google的意識形態迴聲室〉(Google’sIdeologicalEchoChamber)的備忘錄,抨擊Google的多元化政策讓公司變成一言堂,並強調公司高層之所以男多於女,正是男女生理基因差異所致。達默的文章一出,隨即引起爭議,許多媒體跟進報導,而Google女性員工也強烈表達抗議。一向強調「不作惡」、形象良好的Google公司,竟出現如此「大言不慚」的「沙豬」論調,搞得執行長皮采(SundarPichai)必須提前結束休假返回公司處理。達默最後因為違反Google的行為準則、助長有害公司工作環境的性別刻板印象而被開除。只不過Google因言論而開除員工的做法,又引起外界質疑其「進行言論審查」,搞得裡外不是人。性別論點惹得一身腥達默長達十頁的備忘錄,文中指控Google壓抑公司內保守派政治意見,還強調Google不該只是強調族群、性別的多樣性,應保障「意識形態」的多樣性。他的文章標題為〈Google的意識形態迴聲室〉,指的就是Google內部只剩下單一的「自由、開放、多元」論調,這種聲音就像室內的迴聲一樣不斷迴盪,而打造出這種「同溫層」的結果,就是異議者不敢發聲。達默更「大膽」的言論,則是關於性別差異的論點。他指出,Google領導層的女性較少,是因為生物上的差異所致。他提到男性比較喜歡寫程式,因為寫程式需要系統性的思考;反之前端工作有比較多的女性,這是因為女性擅長處理社交和美學方面的事務。達默寫道,女性比較傾向於接受現狀,所以在面對談薪水、升遷、提出看法或領導時,經常會面臨困境。此外,女性比較容易感到焦慮、無法面對壓力,導致她們無法勝任高壓力強度的工作。他強調,自己的重點並非認為某類工作應該限制性別;相反的,他認為每個人都應該被視為個體對待,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屬於某個特定群體。公司不該對「多元」賦予如此高的道德性,也不該孤立保守者;對於所謂的多元計畫,公司應該要有更開放的討論,而非將其當做不可動搖的教條。反映矽谷的重男輕女如此充滿「性別偏見」的言論,隨即引發論戰,有女員工在推特(Twitter)上反擊,表示「如果人資不處理,會讓我認真考慮離開這公司」;也有人指出,Google對於傷害員工的言辭不曾採取任何行動。此一事件也被放大解讀,畢竟在Google這麼強調「平等」、「進步」的企業當中,也會出現如此「性別歧視」的觀點,這顯示科技業當中的歧視心態,很可能比想像中更普遍。根據Google的多元性報告,公司內部員工三一%為女性,但與科技領域相關的女員工僅占兩成。但Google在男女平權方面已經算做得不錯,因為微軟(Microsoft)的女性員工僅占兩成五,而蘋果(Apple)、臉書(Facebook)的女性員工也分別僅有三成與兩成七。在代表進步的美國矽谷,女性工作的比例與薪酬,向來和男性不成正比。過去美國勞動部曾拿Google開刀,指其男女薪資不均,甚至向Google要求調閱相關數據;但Google稱此違反個人隱私為由,拒絕揭露員工薪資資料。男女究竟有沒有差異?實際上當然有,但研究發現,男女在各種類型工作上的表現差異其實非常小,當今所見的男女之別,絕大部分是由後天造成。也有跨文化研究指出,在英國和美國,資訊科系大學生中的女性只有不到兩成,但在印度、馬來西亞與奈及利亞等國家,女性比例卻高出許多,甚至上看五成。但事實上,矽谷確實充斥著「高科技兄弟」(Techbro)的文化,許多企業從創業開始,就是男性好兄弟一起打天下,彷彿就像兄弟會一樣,公司的關鍵職務,自然都由男性擔綱。而女性如果爬到高層,也會被認為是得到「某種幫助」。公司批備忘錄「加強錯誤性別假設」女性不僅受到次等對待,更經常受到騷擾。顧問公司VassalloandMadansky曾調查兩百位在矽谷工作十年以上的女性,發現其中九成曾目睹過公司的性騷擾行為,另外有六成表示自己曾是上司騷擾的對象;甚至有超過三成會在工作環境中擔心自己的安全。優步(Uber)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Kalanick)因公司員工性騷擾醜聞而宣布休長假,只是冰山一角。Google員工達默的「性別差異」評論一出,再次挑動各界的敏感神經,也掀開了矽谷「不能說的祕密」。對於相關爭議,Google才剛上任的多元、誠信與管理部門副總布朗(DanielleBrown)代表公司回應,此文「加深了錯誤的性別假設」、「這並非我或公司所支持、推廣或鼓勵的觀點」。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傳出執行長皮采必須提前結束休假返回工作崗位,親自瞭解與處理此事。最後皮采對外表示,這位員工「違反行為準則」,所以讓這位員工捲鋪蓋走路。對一向標榜不作惡,並強調多元、開放和工作平權的Google而言,達默的言論,無疑是狠狠地打了Google一巴掌。公司原本打算藉由開除員工來平息各界攻擊,只不過這樣的做法,卻證實了達默對公司「無法容忍異己」的指控。開除員工,再惹爭議達默被Google開除之後,隨即開始四處接受媒體訪問,除了接受《華爾街日報》(TheWallStreetJournal)和《彭博社》(Bloomberg)專訪之外,還上右派談話性節目,侃侃而談Google內部組織文化。他說,他挑戰了Google的信條,只因為他相信世界上存在的男女差異,並非只是單純因為性別歧視造成的結果,但是Google公司卻無法容忍這樣的言論。他指控Google限制了言論自由,而他也成為Google殺雞儆猴的犧牲者。公司不但用開除他來彰顯他們強調的單一價值,同時也在警告他人,如果不遵守這樣的信條,那麼下一個被開除的就是你。還引用喬姆斯基(NoamChomsky)的名言:「保持人們被動和聽話的聰明方法,就是嚴格限制可接受的意見範圍,但允許在該頻譜內進行非常熱烈的辯論。」達默的遭遇,引來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吉(JulianAssange)的聲援,他抨擊Google的做法不尊重員工的個人發言權利,還在推特上指出,「言論審查制度是輸家才會做的事(Censorshipisforlosers)。」快刀斬亂麻落得裡外不是人阿桑吉在推特附上連結,裡面是他自己過去寫的文章,細數Google與美國政府走得太近,以及與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Clinton)的緊密關係,Google本身就已經是個霸權。文末他提到:「一個宣稱不作惡的帝國,依然是一個帝國(A“Don’tbeEvil”empireisstillanempore)。」面對一連串的炮火攻擊,Google原本期望快刀斬亂麻,趕緊平息這次的公關爭議,沒想到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落得裡外不是人、兩面不討好。Google原本就是一個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只不過當這樣的企業在「道德」上設立了高標準,難保不會有人拿這個標準來一一檢視它的所作所為。➤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青春元素*地龍粉*膠股力*蜂王漿*蝦紅素*PPLS*蝦青素*智勝王*保健食品*力雪達*芙婷寶*蚯蚓粉*地龍酵素*膠骨力*健康食品*蜂王乳*南極寶*血栓溶解酵素*磷蝦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