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玉山計畫」能解決高教師資問題嗎?

【社會】「玉山計畫」能解決高教師資問題嗎?2017-08-2412:30玉山計畫一出引起高度反彈,被質疑對改善高教環境毫無幫助。本刊資料高教環境持續惡化,政府卻只想發錢了事教育部長潘文忠親自宣布「玉山計畫」,但做法顯然是想把錢一次發下去,就準備「打完收工」了。計畫一出引起高度反彈,遭批挑簡單的事情、迴避困難的改革,只會讓高教環境繼續惡化。劉哲豪「相較鄰近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香港城市大學,教授年薪三六八萬至六一一萬,我國教授年薪僅一五○萬,我國大學教授薪資偏低。」八月二日,教育部長潘文忠親自宣布「玉山計畫」,表示台灣學者薪資比香港、新加坡偏低,以增加國際攬才、留才為由,要為學者加薪。計畫主要分成三大塊:最頂尖「玉山學者」薪水上看六五○萬元(每年三十億元)、為正教授加薪一○%(每年六億元)、提高現任與新任教師待遇(每年二十億元)。然而計畫一出卻引起高度反彈,被質疑對改善高教環境毫無幫助。學校要兼任教師「開公司」「放任兼任教師比例過高、師生比惡化的基本問題不解決,卻拿出玉山計畫亂撒錢,根本搞錯重點!」全國教師工會聯合總會理事長張旭政指出,教育部完全沒認清高教問題的因果,只懂「撒錢」,可預見對改善高教環境毫無建樹。「高教環境惡化,是結構性因素,從法令到施行全都有問題。」張旭政表示,從中央法令到大學自治,再從教師的任聘到升等,有法令過時不公的問題,也有人際的裙帶關係引發的學閥傾軋,這些沉痾都是制度面的問題,必須一項一項改革。但教育部目前的做法,顯然是想把錢一次發下去,就準備「打完收工」了。在北部著名私校擔任兼任教師的劉先生,他的境遇是許多兼任教師的寫照。專研文學研究,同時兼擅古典詩、台語詩、散文小說創作,更是文學獎的常勝軍。他因為文學底子厚、言談風趣,廣受修課學生好評,卻無法擠進狹窄的教職。儘管兼一門課一個月只能賺約五千元,但因為對研究的堅持,他兼了數門課勉強維持在北部的生活。問他為何堅持,他說:「我生在二月二十八日,這天對台灣來說很特別。因此對我而言,研究本土文化不只是興趣,更是使命。」高教環境惡化,做研究只好去對岸但今年初校方通知,要他去內政部登記開公司,原因是去年八月教育部將「無本職」的兼任教師納入《勞動基準法》,校方因不願負擔勞退六%支出,要求他以有在校外開業的「業師」身分任教。諷刺的是,這所學校開的課程一半都是由兼任教師支撐。他無奈戲稱:「教書教到開公司,也算是解開一個人生的成就。」但這樣的境遇,卻是台灣高教環境無法善待新進學者的一例。然而玉山計畫對早已身為「業師」的他,卻根本幫不上任何忙。「高教問題不患寡,是患不均。這套玉山計畫挑明了說,只會讓多領的領更多,領不到的連餅乾屑都吃不到。」輔仁大學社會學系主任戴伯芬則指出,教育部最愛拿「少子化」當藉口,把大專院校教師「遇缺不補」的現況合理化。但早在少子問題浮現前,高教的生師比就已經在惡化,教育部卻放任公、私校不將教師聘至足額,讓問題累積到今天,幾乎可以說是「高教癌症」。「這關係到《大學法》、《私校法》的修法,以及教育部對校方的監督管理,但顯然教育部不想碰這塊燙手山芋。」戴伯芬強調,教育部不能總是「柿子挑軟的吃」,挑簡單的事情、迴避困難的改革,只會讓高教環境繼續惡化。戴伯芬舉她一名指導過的後學為例,因為找不到正式教職,在台灣當了數年「流浪教師」後,最後不得不前往中國內陸省分謀求教職,但待遇換算新台幣只有差不多最低薪資的二萬多元左右。但儘管待遇並不優渥,還要經常應付中國公安部門的約談,進行「政治教育、思想導正」,但至少有一個可以持續進行研究的環境。「我們這些已經擠進門的教授,必須要幫年輕的後進想辦法,不能只顧著自己的待遇。」戴伯芬強調,政府必須著眼在環境的改善,不要妄想發錢了事。解釋經費來源反證實「撒錢政策」「日前高教司長李彥儀公開解釋經費來源,卻間接證實了民間對『撒錢政策』的質疑。」台灣社會研究會的理事長陳竹上表示,李彥儀在日前澄清外界對經費的疑慮時,表示是因政府稅收增加,二○一八年教育經費增加九三億元,才會挪用來執行玉山計畫,但這樣的表述反而證實了外界「撒錢」的質疑。陳竹上指出:「台灣社會研究會已經將抗議連署上網,目前已有許多著名的正教授連署,包含台大的花亦芬教授等人。」而陳竹上本人也正在高雄師大通識教育中心任副教授,若無意外再過幾年他就會升為正教授,成為政策的受惠人。陳竹上表示:「之所以會跳出來革自己的命,就是因為看見政策的錯誤。」他質問:「倒是政府看見了沒有?」➤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蜂王漿*健康食品*PPLS*保健食品*蝦青素*磷蝦油*地龍粉*青春元素*力雪達*芙婷寶*蝦紅素*膠骨力*南極寶*蚯蚓粉*地龍酵素*膠股力*血栓溶解酵素*蜂王乳*智勝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