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源專欄】川普該學的一門宏觀戰略課

【梁國源專欄】川普該學的一門宏觀戰略課2017-08-2412:30面對蘇聯集團崛起,美國總統杜魯門在1947年提出影響日後國際局勢深遠的「圍堵策略」,之後並致力於協助戰後歐洲重建的馬歇爾計畫。杜魯門能給川普、甚至小英什麼啟示?梁國源今年以來,全球目光一刻也不敢離開美國總統川普(DonaldTrump),尤以通俄門案與美朝關係緊張為甚。深怕川普雜亂無章的國際事務思維,頻鬧外交笑話事小,惹出一場戰役事大。值此之際,美國參議員肯恩(TimKaine)建議美國要有一個如同二戰後杜魯門主義(TrumanDoctrine)般宏觀的國際事務戰略,才有繼續「偉大」的可能。當時,面對崛起的蘇聯與其軍事同盟,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Truman)呼應英國首相邱吉爾(WinstonChurchill)的觀點,在一九四七年三月的一場演說中強調,美國應對所有愛好與追求自由的人給予堅定的支持,並提出影響日後國際局勢深遠的「圍堵策略」,以回應彼時飽受蘇聯支持之極端主義者威脅的希臘與土耳其。再加上,之後致力於協助戰後歐洲重建的馬歇爾計畫(TheMarshallPlan),既為自由世界建構出基本的思維與架構體制,以及劃清與蘇聯政體、意識形態間的敵我關係,也奠定了美國的全球政經霸主地位。然而,隨著冷戰結束後的承平時期到來,杜魯門主義下的敵我分際開始模糊,自老布希(GeorgeH.W.Bush)時期以來的歷任美國總統,開始以短期、專案模式、個別性的務實主義(Pragmatism)思維,主導政府政策,解決問題也傾向採用一般民眾的視角,而非基於嚴謹的理論。問題是,如今真是承平時期嗎?從全球貧富不均的問題嚴重,幾乎動搖民主政治根基,挑戰自由經濟的典範。當前全球連結更加強化,且以非國家形態影響國際事務的方式漸深;同時各國社會價值觀也變化甚巨,國際政經局勢複雜詭譎程度不減於冷戰時期,實需一個經由整體考量後的宏觀國際合作模式,加以修復與維繫。因此,肯恩認為,美國在經濟實力與傳統權力上,雖難如以往般不受挑戰,但仍能以蓬勃發展的創新、研發、企業家精神、民主價值、尊重法治等優勢擔當領頭羊,更要持續在軍事、貿易、人道方面扮演規則制訂者的角色,才能續保「偉大的」全球政經霸主地位。反之,若總以個案方式,或計較即時經濟利益的態度對待國際事務,甚或如川普總統近日與北韓間輸人不輸陣的放話,不但無法解決困境,美國的國際政經優勢也會遭到破壞。要言之,一個位居領導地位的國家要邁向偉大,必定要有從「大我」出發的整體戰略支撐;同理,一個資源有限的小國要永續發展,必須有高瞻遠矚的生存策略。遺憾的是,美國、台灣的領導人都看不清這個簡單的道理。➤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膠股力*蜂王乳*地龍酵素*磷蝦油*芙婷寶*保健食品*蝦紅素*血栓溶解酵素*健康食品*青春元素*膠骨力*PPLS*地龍粉*智勝王*蝦青素*蚯蚓粉*蜂王漿*力雪達*南極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