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親愛的我把部長丟包路邊啦

【封面故事】親愛的我把部長丟包路邊啦2017-07-3012:30蔡英文任總統後,司機改由國安單位調配。攝影/林瑞慶你所不知的首長與司機、隨扈「軼事」司機、隨扈不僅掌管首長們行的安全,長時間與首長們在「密閉空間」朝夕相處、與聞私密資訊,常常有機會成為首長們的親信,甚至被首長帶著轉戰各部會、公營私人企業。不過凡事都有例外,也傳出有司機和首長吵架甚至上演全武行……李順德三百六十行中,總統、閣揆、部會首長跟前的司機、隨扈,屬特殊稀少行業。這少有的族群,不僅掌管首長們行的安全,長時間與首長們在「密閉空間」朝夕相處、與聞私密資訊,已成為首長們心中最「軟」的一塊;不僅視之如家人,歷年來,司機與隨扈們不乏「飛上枝頭」實例,你所不知的故事有一籮筐。蔡英文支持司機子女出國留學「首長座車司機與隨扈,前者屬技工層級的『工字輩』,但手握座車方向盤,掌理首長行車安全;後者帶槍行走,成為首長的安全官,遇突發狀況,司機、隨扈全憑機智決斷,以捍衛首長安全,隨扈必要時是個幫首長『擋子彈』的人。」林姓資深警官如是形容。這兩個特殊任務的工作,都是可遇不可求。以首長司機而言,選用來源,一是來自公務機關編制,由總務部門派用;一是尊重座車首長們的要求,多數首長總喜歡自己信任的司機。現任行政院長林全的座車司機「阿貴」,是他在台北市府財政局長的司機,林全一路帶著他,從行政院主計處、財政部、民間企業,到組閣時都交由阿貴掌方向盤。阿貴今年春屆滿六十五歲,有老人資格本該屆齡退休,但林全基於信任與愛護,不惜違反相關規定,堅持用他,也占了政院司機的缺額。蔡英文總統也有一位愛相隨的女司機。這位童姓女司機是從她父親蔡潔生的公司請來的。蔡英文被前總統李登輝延攬為國安會諮詢委員,研議「兩國論」論述時,就由這位童姓女司機載送。之後,蔡轉往公平會擔任委員、陸委會當主委再到行政院副院長,一路都由童姓女司機掌方向盤。蔡選上總統雖仍習慣用女司機,但基於國安局相關規定,司機改由國安局人員擔任。雖是親信仍遭國安系統霸凌據透露,蔡英文十分照顧這位童姓女司機,視她為家人。童姓女司機是單親媽媽,她的一對兒女都受到蔡英文很多的眷顧,前後安排她的兒女赴美求學,相關生活費,蔡都有幫忙。童姓女司機也非常「感恩」老闆的襄助。在國民黨主政時期的首長,類似上述「魚幫水、水幫魚」的情形,也十分普遍,多數首長都會「徇私」,將自家司機帶著走。如前總統馬英九台北市長任內的司機「阿德」,在陸委會時期就幫馬英九開車,一直到選上總統,才在國安局堅持接管下,換掉阿德。但阿德司機退休後,周美青有情有義聘為司機。雖然國安局接管總統、副總統勤務有較嚴格規定,但正副總統間仍有分別,副總統的司機規格與要求就較寬鬆。前副總統連戰在交通部長、省主席、行政院長任內的司機「老王」,就一直跟著連戰,副總統任內,即使國安局有要求,連戰仍堅持老王當司機,國安局也只能表示尊重。據瞭解,國安局後來還是派了一位司機與老王輪替掌方向盤,一方面考核老王的安全性,偶爾也給老王小鞋穿。據透露,幾位副總統堅持帶自家隨扈或司機,都被國安局整過,有的還跌得鼻青眼腫。前副總統蕭萬長在國貿局任內,就用「石豹」當司機,一路帶到經建會、經濟部、立法院、行政院、總統府,石豹在總統府照樣被欺負、被穿小鞋。吳敦義從高雄市長、黨部帶到總統府的司機,也有相同感覺。國安局對司機、隨扈的國安考核,標準甚嚴,也有門戶之見,但仍拗不過幾位副總統要用自家人。資深警官隊龍頭認為,首長座車使用人與司機、隨扈間的「緊密」關係可以想見,一整天的相處,從司機備車開始。如果首長住的地方離司機住處較遠,司機要在黎明破曉前離開住處,前往首長住家載送首長到辦公地點,才開始一天的公務行程。有會開會,沒會跑行程,每晚都得等首長酬酢完畢才算任務結束、返家。首長情緒變化都有一定掌握早期國民黨執政時(馬英九執政之前),首長們幾乎每晚都排有餐宴,喜來登與晶華是最常停泊點,有些首長「愈夜愈美麗」續攤到三更半夜,司機們也常睡眠不足。當時雖無一例一休,但首長們都會發給必要的誤餐費。民進黨執政時,一改飯店應酬文化,僅部分特定首長在晚間開會開到超時,領不到逾時加班費的司機,心中有苦,但司機不說。由於司機、隨扈與首長相處的時間太長,對首長們的習慣、想法、口味、人脈等,知之甚稔,甚至首長們在座車內喜歡聽什麼音樂、聽「空中英語教室」或ICRT,隨扈都會主動服務。若逢首長接獲高層電話(如來自總統的機密電話)、談話內容,首長情緒變化都有一定掌握。一位資深司機受訪透露,他早已和首長相知相惜成為朋友,有話都直率地表達,有時還能平撫首長情緒。有一次內閣改組,首長原內定的位子突然飛了,這位首長在車內大怒,飆罵搶他位子的人。這位司機除安撫首長,也直言要以大局為重,但這位首長後來仍因過於情緒性發言,開罪高層而離開政壇。「好的首長可以讓你上天堂,不好的首長讓你住套房;甚至出現街坊聞所未聞,首長與司機吵架,首長被司機丟包的離譜現象。」資深警官龍頭說了幾件首長與司機吵架陳年軼事,這些事仍在公務部門、司機圈內傳誦著。資深警官透露,國民黨執政時,有一位政務官涉世未深,卻又愛當阿爺,初任首長就對座車司機頤指氣使,不僅愛叼念,毫不尊重司機感受,老司機與這位首長間的關係日漸惡化。有一次,在返回台北的高速公路上,首長與司機因事吵得很兇,老司機受不了這位首長的無理取鬧,逕自將車開下交流道,並且趕這位首長下車,丟包在交流道旁。這司機返回台北後,迅速辭去司機工作。此事雖未鬧大,這位首長也不敢聲張,但這事仍在司機圈子傳了出來。還有一位政務首長平時嚴肅不苟言笑,但坐進公務車內就露出戲謔本性。他習慣一上車就脫下皮鞋、翹起二郎腿,甚至踹司機的背後座,以腳指揮司機方向,輕蔑的言語常惹毛司機,兩邊吵架吵得很兇,還傳出「兩人是打架不是吵架」呢。多一個隨扈,降低衝突發生機率「這樣的傳言並非虛構,首長有名有姓,只是大家不想把事鬧大。」一位老司機說。過去也有一位操台語口音的首長,和司機的對話都使用台語,江湖味甚重,偶爾無理要求司機超車。有一次紅燈都已亮,這首長硬要司機闖過去,司機稍猶豫,竟被這位首長幹譙!會發生首長與司機間的齟齬,部分原因是當時車上並沒有「座車隨扈官」,畢竟三人組合是一種恐怖平衡,不太可能出現首長與司機互槓情況,至少不會發生首長被丟包窘境。現任首長多數有座車隨扈,二○○○年阿扁主政前,除行政院首長、重要部會才有隨扈配置。但也有一些首長對待司機如貴賓、家人,據聞已故政務委員李模就是典範。李模對待司機如家人,並常在車上鼓勵司機,有空多研讀法律書籍,還開書單給司機。這名年輕司機也很上進,白天開車,晚上念法律研究所,最後還考上司法官。民進黨首次執政,首長拔擢司機不餘遺力,甚至被詬病圖利司機。最有名的例子,是已故法務部長陳定南,他提拔司機黃棟材為十職等機要秘書,薪水從三萬餘元跳升到六萬五千元,加上津貼總計約七萬五千元。其他如前行政院長張俊雄聘親戚小孩當司機,游錫堃院長任內則帶來宜蘭縣長任內的司機。現任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對司機小鄭的不離不棄也傳為佳話。徐國勇說,小鄭在他選市議員時,就是他的司機。二○○八年民進黨選戰潰敗,小鄭失業只好去開計程車。徐去年回任立委,把小鄭找回來,因小鄭捨不得換新車,徐的座車就變計程車。徐到行政院參加會議時,小鄭的計程車擠在一堆黑頭車之間,顯得非常突兀。警官都不敢輕忽的最大咖警員在行政部門開公務車與開首長座車的司機,待遇、俸點與出路仍有些差別,因此司機們爭取開首長車很正常。司機底薪一萬七,但依俸點、年資、專業加給仍可達三萬三千元,其他靠的就是超時加班費。儘管司機們的待遇一般般,但過去仍傳出有首長向司機借錢的傳聞。除了司機,負責保護首長安全的警官一、二隊,爭取首長座車的隨扈官(又稱龍頭)也不少。資深警官說,擔任座車隨扈官要有一定資歷、機智與反應,但若是首長指定的人選,警官隊只能尊重。由於座車隨扈官有可能成為首長的親信,因此升遷之路被看好,下放基層至少是個分局長或督察之類的官職,甚至還有隨扈官跟定主子到民間發展。如前內政部長吳伯雄的座車龍頭詹警官,就在吳卸任公職後,先後在前桃園縣長辦公室當主任及擔任伯仲基金會執行長。首長座車龍頭一般都由警官擔任,但前副總統呂秀蓮任內就一直沿用桃園縣長任內的一名警員,而且向國安局堅持非用不可。無獨有偶,前副總統蕭萬長也習慣沿用在國貿局長任內的一名警員阿貴,阿貴護衛老蕭,從經濟部、經建會、行政院到副總統,算是國內最大咖警員,連警官都不敢輕忽。李登輝「喬人事平台」擔當以特勤警員身分擔任貼身隨扈的,除上述兩特例,前總統官邸總管李武男也算得上特例。「李武男在武術界非常有名」,他曾以拳擊專長代表國家參加墨西哥奧運,在北市府工作時,被李登輝相中,後來請他當總統官邸「總管」。據聞這「警員」總管位子,是個直通天聽的平台,有不少高官透過此平台向李登輝「喬」人事。官員說,警察被選為貼身隨扈,並非每一個都春風得意。一九七七、七八年間,政府執行一清專案,當時的內政部長吳伯雄、警政署長羅張都配置八個隨扈,羅張的貼身隨扈溫錦隆因參與強盜集團而成了階下囚、被判死刑伏法,害得羅張也差點下台。➤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芙婷寶*南極寶*台北醫美*台北微整形*膠骨力*力雪達*蝦青素*磷蝦油*智勝王*膠股力*蜂王漿*蝦紅素*地龍粉*蚯蚓粉*蜂王乳*PPLS*地龍酵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