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魏應充:入獄是換個道場修行

【司法】魏應充:入獄是換個道場修行2017-07-2609:30對於「入監」這件事,魏應充認為不過是「換個道場修行」。攝影/柯承惠媒體消聲三年,接受獨家專訪:不放棄爭取清白黑心油事件引發「滅頂」風暴,頂新魏家三董魏應充這幾年來官司纏身,其中因油品外包裝不實標示,遭判兩年有期徒刑定讞,其他涉及食安的部分均獲判無罪。沉默多時的魏應充在入監前夕,接受《新新聞》獨家專訪……侯柏青二○一三年十月,大統長基公司董事長高振利爆發黑心油事件,時任味全、頂新製油及正義等三家公司董事長的魏應充,成了眾矢之的,不但吃上官司,還引發了「滅頂運動」。訴訟有勝有負,智財法院今年四月,針對味全「健康廚房」系列油品外包裝不實標示,判魏兩年有期徒刑定讞,他本月二十八日得入監。不過,三家油品涉及食安的部分均獲判無罪,魏在司法上扳回一成。這幾年,魏應充保持沉默,在入監前夕,他在委任律師余明賢陪同下,接受《新新聞》獨家專訪,述說對法院判決的感想,也首度吐露家族間的濃厚情感。長年茹素修佛的他,神情自在坦然,對於「入監」這件事,認為不過是「換個道場修行」,他也拿新聞案例自我惕勵,將繼續爭取清白。以下為魏應充的專訪內容。新新聞(以下稱新):你因為智財法院判決,將在七月二十八日入監,你有沒有什麼心底話想告訴社會大眾?魏應充(以下簡稱魏):我是一個從事「事業」及「志業」(公益活動)的人,這一生萬萬沒有想到要參加這種「法會」,所以……很遺憾!我們身為被告,和辯護人、檢察官、法官等等,在法庭上打官司也是「以法論法」,我就把他想成,這是一種不一樣的法會。有很多人問我:「你在哪裡?」我會跟他們說,我是在參加法會(開庭)。這是心境不一樣的法會,但為自己爭取清白,我要竭盡所能。最近也有很多朋友傳「張月英」新聞案例給我,雖然張女士(過失傷害)只判拘役五十天(肇事逃逸判六個月),她卻足足花十年時間平反。我用這個案例自我惕勵,也跟團隊講說,只要有心就不難,有願就有力,那個願力就是希望爭取清白。新:「入獄」,對你的人生而言,這段過程代表什麼意義嗎?魏:入監,在民間所講就是「劫」,但我認為,那還是一個修行的地方,只是人、時間和空間不一樣,我只是換了不同道場修行。「修行」是知易行難,心能不能「靜」或「淨」很重要……你知道字怎麼寫嗎?(認真一筆一筆寫給記者看)。在不同道場接觸不同的人,是因緣機會,只是至親好友會捨不得我而已。我們盡那麼多努力,產生這樣的結果,沒做的事情,法院為什麼這麼判?有時候沒辦法解釋的時候,就用佛法的諦理(道理)去理解吧,因緣果報,這樣去理解,心情才有辦法放下。心沒有汙染,才能靜下來產生智慧,我每天都在讀佛書,現在也在想要帶幾本進去,我之前在彰化(看守所)也看很多佛書。新:檢方兩次大陣仗搜索味全總部,也到你的帝寶住處搜索,事過境遷後,你怎麼看待這些行動?魏:味全有一三○○多項產品,當時員工有四千多人,必須透過專業經理人去管理。事情發生的時候,所有的事業單位去蒐集很多資料,跟我報告,也把產品送去屏東美和科技大學檢驗,衛福部的網站也公告味全產品合格,我問心無愧!檢調有查明真相的職責,我們就全力配合調查。只是說,我一直在公司推行的就是「家風」,舉例來說,客人來家裡時,孩子有沒有幫爸爸替客人斟茶?和爸媽吃飯的時候,孩子會不會幫忙添飯?這就是「家風」。但他們(辦案人員)來我家搜索時,有些人在我家擺姿勢拍照,還互相傳(訊),很不客氣;他們也去我們的廚房看,也確認我們用的就是自家的油,包括刑警都有去錄影。但當時他們好像認定我就是壞人,態度帶著威嚇,這是我比較遺憾的地方。我記得,檢調二○一三年十一月六日來搜索我家,七日清早我交保回來,十四日我們在四大報刊登廣告,說味全的檢驗(包括衛福部網站公告)都合格,但包括行政體系和檢調體系都對登廣告有意見。我那時深深感覺到,自己只是一個小蝦米,沒辦法對付大鯨魚!大家都講偵查不公開,檢調不時透過媒體散布消息,對被調查的對象並不公平。從小爸爸就教我們「童叟無欺」,我常對幹部講:「修合無人見、存心有天知。」這也是北京同仁堂門口的對聯。「修合」就是調藥,調藥的時候沒人看見,但老天爺會知道。做食品業也是這樣子,味全加上頂新製油、正義有五千個員工,現在只剩一千多個,有些員工有孩子,有些在繳貸款,案發之後沒了工作,我看了很不忍。但我很早就有宗教信仰,檢調這樣的行動,我想就用佛法寬容精神來面對吧。新:你在法院打了將近四年官司,遇過很多法官、檢察官,在過程中有感覺到什麼?魏:有時候一些企業界的朋友來問我,我就跟他們說,我應該是全台灣參加最多次「法會」(出庭)的董事長!像大統長基油品,我們自檢、外檢到行政部門,都說我們合格啊!當時國家沒有規定銅葉綠素的檢驗項目,我們一切遵循當時的法令。味全是守法的公司,我們沒有自己的通路或便利商店,所以製造開發產品時都很戰戰兢兢,有好品質才能吸引消費者,商品才賣得出去,不可能想去違法;但檢察官仍舊把這些案子起訴。但起訴之後,我們在食安部分有三個刑案都獲得無罪判決。頂新油品案,彰化一審判無罪;正義油品案,高雄一審也判無罪;味全油品部分,台北一審判有罪,智財法院二審改判無罪;基本上,食安部分全部無罪。很遺憾的是,智財法院以味全調合油標示不實(罪名)認定我有罪,實際上,標示的部分我根本沒參與。回首過程,我經歷了搜索、羈押、審判等制度,發現真的有好法官,一般概念就是「有罪推定」和「無罪推定」,彰化那個檢察官對我求刑三十年,也羈押了我,法官就是採取無罪推定,才會判我無罪。自嘲備受「禮遇」可是相對而言,我在彰化修行(收押)時,台北的法官曾透過視訊開庭,第一庭他就直接問我:「要不要認罪?」之後我從彰化獲得交保,一四年二月十一日,那是第一次到北院開準備庭,法官問公訴檢察官對保釋金有什麼意見,檢察官說:「沒意見!」法官卻把原本的保釋金一千萬元另外加上三億元,還加十億元人保。那時,法官就叫法警在門口等,問沒幾分鐘就抓我下去,又把我關起來了(到羈押候保室等待)。「法院要求這麼高的人保,如果我哥哥不在台灣,我不就慘了?」我前後被交保十六億一千萬元,難道司法聽到「魏應充」三個字,就要特別「禮遇」嗎?智財法院判我兩年確定後,雖然與防逃機制啟動條件不符合,但審判長在宣判時竟然說已通知北檢採取防逃,北檢也隨即派人來,這樣超出法律規定的待遇,或許也算是對我的一種「禮遇」啦。(自嘲)新:智財法院在調合油虛偽標示部分判你兩年,這樣判,你服氣嗎?魏:我很感謝智財法院在食安這塊判我無罪,比較可惜的是調合油的部分,我們的東西都符合規定,台北市衛生局也來抽查過,我們的產品、圖樣、標示,他也都看過了,只說我們字太小,要大一些而已;違反行政法規,應該是先通知你改進再罰款。我們有把政府的函文拿去做證據,但智財法院仍然判有罪,說我有「犯意聯絡」,味全產品有一三○○多項,我怎麼可能會參與?我就是沒做啊!我管的事業體很多,但都符合政府法規,甚至比其他同業嚴謹,這點我很欣慰,向法官陳述事實以及遞辯護意旨狀給法官時,我們也寫得清清楚楚。雖然法官不採信,但我們還是會據理力爭,這關係到我們家族的名聲,下一代或下下一代怎麼在台灣立足,就像張(月英)女士一樣,我們要去爭取到底。同業對於外包裝的標示做法也都是一樣,政府如果沒有明確規定,大家怎麼去遵守?如果修改行政法規,就要把它立清楚,不然這樣的判決令人難以接受,也讓業者壟罩很高的風險。判決若成判例,不是只有食品業會出問題,包括手機、做B2C(電子商務,businesstocustomer)也都很難避免。我記得,智財法院合議庭宣判時當庭說,國家沒有規定,請速速立法。罪刑法定主義不就是,刑事有訂定才能去處罰,沒有定要怎麼去判刑?我有個朋友是新加坡很活躍的企業家,他很關心這案子,聽到因為標示問題要抓我去關兩年,他覺得不可思議。我們只能建議企業負責人「自求多福」。這種判決,一分鐘都是侮辱◎律師余明賢補充說,我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規定,食品標示不實時要先通知改正,不改正再處以行政罰鍰,只有標示不實而危害到人體健康時才有刑責。智財法院認定,調合油裡加的油不會危害人體,應該只是行政罰,為什麼會跳到刑事罰?味全公司每個產品標示都有一份審核單,二、三十人會審核簽名,最高簽到事業部部長,但不會簽到董事長,證人也證稱,董事長沒有跟他們討論或下指示,那法官為什麼認定董事長必須對所有產品負責?我們在卷內並沒有看到支持這種結論的證據。判決也認為,調合油中橄欖油的比例沒這麼高,圖示卻把橄欖油畫這麼大騙消費者,還質疑沒有標示油品比例。但法令沒規定要寫比例,標示比例不就洩漏營業祕密了?依據最高法院見解,整體財產受損害才構成詐欺取財罪,味全調合油改變配方後售價降低,一公升僅六十幾元,買的東西和內容物價值相符,怎麼會涉及詐欺罪?合議庭的法官都非常有經驗,在判決中卻沒解釋清楚共犯成立的過程、詐欺取財罪的要件跟是否確實屬於被害人這三大疑點,就判魏董事長兩年,也許對於審判者而言,兩年時間或許不長,但對於沒有做過這樣事的人而言,一分鐘都是侮辱,這樣的判決讓法律人感覺疑惑、不解,更為審判制度感到憂心。(衛福部食藥署來函:「律師余明賢補充說,我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規定,食品標示不實時要先通知改正,不改正再處以行政罰緩」乙節,係為錯誤訊息。本署提供正確資訊如下:「依《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規定,業者如未依規定標示,處新台幣3萬元至300萬元罰鍰;倘為標示不實、誇張或易生誤解等情事,處新台幣4萬元至400萬元罰鍰。產品應限期回收改正,改正前不得繼續販賣」。)新:從案件爆發後,你很少露面發言,這段時間都在做什麼?魏:有官司後,就據理力爭清白,我虛長一些經驗,知道油脂資源在哪裡,但法院不知道。我常跟律師討論怎麼去國外找學術資料,遠赴歐盟、美國找資料,也去尋找國際上的油脂專家證人,有一位專家證人證稱,油脂精煉不是把壞的東西變好,而是維持產品穩定性及符合消費者需要。例如大豆油有一種味道,除去味道的過程叫「脫嗅」,不叫「脫臭」,但外界以及檢察官不理解,以為精煉設備是一種犯罪的設備,這是欠缺專業知識。取樣是一個問題,脂肪酸組成是另一個問題,得有堅強技術做後盾才能得到有利的證據,幸好我們有專業的技術和律師團隊。像在油槽取樣時,檢察官從最底層取樣;但CNS(國家標準)其實規定要從「上、中、下」層都要取樣混合,所以我們兩邊驗起來的數據才會不一樣,我們的抽驗方式符合標準,驗出的油品也符合規定。法官精通法律卻不一定懂油脂,必須由專家學者出庭分析物理特性給他們,我們很感恩願意出庭仗義直言的人。不過,跟法院說這麼多,法院還是認為,超極軟質棕櫚油是「單元飽和脂肪酸」種類的油脂,但是歐盟早已經說明這種油脂是「不飽和脂肪酸」種類的油脂。法院沒有深究,就認定這個是不好的油,明顯就是判錯了。我們透過各種方式去陳述,法院就是不願意採信,也不願意調查證據,實在很令人遺憾。平常都在做善事至於我的平常在做什麼,坦白說,我的事情很多,該做的善事太多了。我去拜訪三峽小草書屋林峻丞理事長,也去台東、大樹、桃園光明國中棒球隊。去訪問棒球隊我才發現,政府本來該給三百萬元卻只給了二十五萬元。有人想捐台車給光明國中,我請同仁去瞭解,發現那是二十多年的二手車,真的很危險,我就買部新車給他們,這些孩子未來可能都是國手,安全是不能重來的。我也跟台東書屋的創辦人陳俊朗(暱稱陳爸)合作,這幾天還跟更生少年協會的十五個孩子座談講創業的事情。我們平常做很多,但只會做不會說。「我的生活很簡單,我們是艱苦孩子出身,國小三年級就要挑菜去賣,在創業的歷程裡面,有很多的淬鍊,鄉下孩子不會那麼複雜。我常跟員工講,我們不是主僕關係,是夥伴和家人,我不是董事長,是服務團團長。」新:這幾年,輿論動輒把「黑心」等名詞套用在你的身上,也出現退貨運動(滅頂運動),你如何面對這些評論?魏:我們要用同理心,去看待這些人事物,另外就是要謙卑,思考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有同理心,就會變成提燈照路、手心向下的人,某些輿論或行動是因為不瞭解而產生,對立會產生很多衝突,這不是國家之幸。我希望把大家的不滿轉化成為善的力量,成立基金會和智庫去幫忙青年弱勢。日久見人心,慢慢的讓外界瞭解就好。我感恩他們,這樣是消我的業。至於前陣子有關退貨的事情,我爸爸從小教我們「成物不毀」(好好的東西不要把他毀掉),我覺得(滅頂運動)是一個教案,我們的團隊有立即採取一些溝通措施,也開放媒體去採訪,開放工廠透明化,讓大家瞭解製造過程。我最不捨的還是員工,他們在事發時去跟消費者鞠躬拜託,「吃頭路吃到這樣,身為企業主的我,覺得很嘸甘。」頂新製油、味全、正義的團隊,從選才、育才、用才、留才都非常嚴謹。我們去屏東開庭,也才知道我們比其他人同業所採取的流程與標準都好很多,不管是動物性、植物性油脂,沒有人像我們這麼專業,我們敢這麼說。新:這段時間裡面,家族給你什麼樣的支持?魏:有一個畫面一直在我腦海裡,一三年十一月七日清晨,北檢諭令我交保一千萬元,回到家,大哥(魏應州)、二哥(魏應交)、四弟(魏應行)和所有的妯娌、第二代統統在等我,大家整夜沒睡,過程中要交保不交保的,加上交保要準備多少錢,大家隨時都擔心我。長兄如父,大哥在案發時就跟律師團說:「我會做律師團最堅強的後盾。」他也告訴我,官司第一,要全力打贏官司還我們清白;在做人做事方面,過去我們在中國大陸草創事業,但這塊土地才是養育我的地方,因為互相不理解才造成誤解,我們要努力去修復。這幾個月我很忙,姊姊、哥哥、弟弟的小孩常來看我,二哥的女婿在大陸工作,隔天就要回去,但他還是抽空來探視我。大哥的小孩也很關心我,當初我從彰化(交保)回家,大哥的二兒子就抱著我哭,說很捨不得我。我交保回家以後,二哥每天來我家關心我,還會抱抱我,手牽牢牢。在訴訟期間,四弟還幫忙拿油脂成品去日本檢驗,他也保證會好好教我的小孩。我很感動,這是家族的力量,兄友弟恭,兄弟團結在一起,沒有任何怨言。我也發現,小孩們面對這些逆境也很成熟理性,我相信他們也會從中學到許多,這都是人生的淬鍊。新:你們捐出三十億元食安基金,這筆基金的使用狀況如何?魏:既然捐出去就是要去付出。為了這筆公益款,我們大概開了三百次會議,跟人家請益怎麼運用,很多活動都開始起跑了。這筆錢由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前所長賴春田擔任監察人,我們成立灃食公益飲食文化教育基金會及好食好事基金會。我親自請益,找創意人姚仁祿擔任灃食董事長、童子賢等人當董事;好食好事則委請OK便利商店總經理陳宏毅當董事長,經濟部前次長黃重球等人擔任董事。現在有教育共好(技職)、接棒未來(棒球)、飲食研究及慈善公益四個計畫。灃食去年以三千萬元成立,今年度依其需求撥五千萬元給他們;好食好事今年五月以三千萬元成立,會核撥七、八千萬元。我們沒有設使用期限,他們每年都能來申請,直到三十億元用完為止。雖然我快去修行了,但這段時間我還是要繼續這些志業。前幾天我們去彰化二林那邊看瑪喜樂(編按:照護智能障礙及多重障礙者的保育院),那裡的小孩有兩百多個,我快要看不到他們,心裡捨不得,趕快抽空去看一下。十九日我要回彰化,有個社區總體營造計畫,我每月都去開會,二十六日,頂新文教基金會要二十周年慶,我會繼續做這些事。我們腳踏這塊土地,頭頂這片天,要回饋這片土地,無所求的付出,「做我所說的,說我所做的」魏應充小檔案出生|1957年3月8日,彰化永靖鄉經歷|頂新國際集團聯合創辦人(與哥哥魏應州、魏應交,弟弟魏應行4兄弟共治頂新)、食品產業策進會前董事長、台灣食品良好作業規範發展協會前理事長(GMP)、味全、頂新製油、正義油品前董事長涉入案件∣頂新劣油案(一審無罪,二審訴訟中)、味全混油案(一審有罪,二審食安無罪,虛偽標示判2年定讞)、頂新違反商業會計法(一審判3年,得易科罰金,二審訴訟中)家庭狀況|已婚,育3子女(長子魏志明、次子、魏義明、長女魏妙芳)➤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膠骨力*青春元素*芙婷寶*台北微整形*PPLS*智勝王*蜂王乳*蜂王漿*磷蝦油*台北醫美*南極寶*力雪達*蝦青素*地龍粉*蚯蚓粉*地龍酵素*血栓溶解酵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