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插滿紅旗的中資新樂園港味不再

【香港.20】插滿紅旗的中資新樂園港味不再2017-07-2012:30旺角的國際時尚名牌商店,取代了「港味」的傳統香港商店。本刊資料香港經濟加速向中看齊,內部矛盾加劇,特殊性消失《新新聞》已經連續兩期,以大篇幅報導九七以來20年香港的變化,包括「一國兩制」的實驗為何面臨失敗、中國去港的「新移民」對香港社會衝擊,這期,我們要從經濟面向切入。位於珠江口東邊的香港,地緣因素讓它與珠江三角洲經濟關係密切。香港回歸後,尤其2008年金融風暴後,在北京政策主導下,中港經濟整合速度更加快。在七一香港回歸紀念典禮講話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到三項中央要支持香港發揮戰略優勢的經濟工作:「一帶一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人民幣國際化。北京把中港經濟整合看成中國發展策略一部分。香港的工具性角色增強了──她最大的經濟價值已轉變為幫助中國經濟國際化。中港經濟整合帶來中資大舉登陸香港插旗,從金融、地產到媒體,都有中國資本身影,這也改變了香港經濟生態。中資既是香港經濟活水,卻也像毒品上癮般帶來嚴重後遺症:貧富差距擴大、房價一路攀升,經濟受中國波動影響愈明顯,這些也是引發中港矛盾衝突的重要因素。中港經濟一體化更令許多香港人擔心的是,香港的特殊性、金融商務賴以發展的法治規範,甚至「一國兩制」會不會被中資抹滅消失?郭宏治日本一家大商社香港分公司的負責人J先生,剛參加北京一帶一路峰會回香港。他興高采烈地描述著一帶一路將創造多美好的榮景,帶來多大商機。J先生一方面抱怨日本政府與企業不懂得抓住機遇,投資中國步伐太慢,尤其是因為政治因素對一帶一路與亞投行態度保守;另一方面則慶幸自己服務的公司對中國比較積極。「日本企業已經放棄香港了!」J先生說,日本公司過去二十年來與香港一起做中國生意,但現在已決心直接去中國。他舉例說,過去日本五大商社在香港的主管都是由總公司董事級的人擔任,但現在都只是派部長級的人來當。五大商社主管「會說中文都去中國了,留在香港的都是說英文。」他還說,以前日本人在香港有三萬多,現在只賸一萬,「香港日僑學校是亞洲最小的。」日本企業放棄香港日本企業對香港與中國兩地態度的轉變,可從兩年前日本五大商社之一的伊藤忠商事一項投資案看出來:二○一五年初,伊藤忠結合泰國正大集團,各出五十億美元共同買下在香港上市的中國中信集團(CITIC)二○%的股份。當初伊藤忠看上的就是包括一帶一路在內的中國基礎建設大餅,伊藤忠指出,這筆投資案的利益在於「通過與中央政府關係密切的CITIC集團,本公司可以實時獲得本無法獲得的『鮮活資訊』,例如,中國經濟政策的方向性、人際網絡及項目的可行性等相關的深資訊」,而且「可以避免其他中國系企業的輕視與警戒」。這個日本企業界近年來對中國規模最大的投資案,似乎佐證了J先生所言「日本企業放棄香港」。九七回歸之後的二十年間,J先生都在大中國地區工作,在香港前前後後也約十年了,有了香港居民身分。J先生說,為了經常往來東南亞而留在香港,成了日本大商社少數還精通中文的高管。他對香港前途並不樂觀,「香港做為金融中心的優勢愈來愈小,人民幣在岸與離岸的利差愈來愈低。香港相對於新加坡也沒有優勢了,日本大商社的海外金融業務部門現在都設在新加坡了。」香港金融地位的重要性漸漸被新加坡取代,但對中國大陸而言還是有特殊性。進入中國大陸的外資有約七成是來自香港,而中國大陸對外投資約六成進入香港。當然,進入香港的六成外資很多再轉進其他國家,而進入中國的香港外資,不少是出境過水,再以外資名議進入中國的「假外資」。此外,進入香港的資金很多來自避稅天堂的紙上公司,其中不乏中資。不管如何,目前香港還是中國資金進出的重要樞紐。而香港能保有樞紐地位,最主要還是香港金融環境的法治規範讓人有信心。以伊藤忠的投資案為例,它投資的中信集團,也是在香港而非中國內地上市。寄望在一帶一路發揮「特殊性」從事保險經濟與財務規畫顧問的康宏金融集團主席王利民說:「商人是有利可圖就會去,如果大家一直跑出香港金融市場,為什麼寫字樓(辦公大樓)還一直在漲?內地企業會來香港,也是因為這裡可以讓他們較安心。」香港的特殊性,讓許多人相信香港在一帶一路中可扮演重要角色。例如,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家雷鼎鳴最近在《信報》指出:「香港還算是好運氣的,『一帶一路』國策橫空出世,港人懂基建,搞過加工區,也熟悉金融,有能力通過對『一帶一路』做出貢獻而爭取回自己的政治地位。」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者宋榮恩則主張,在一帶一路中,香港可以發揮的軟實力不只在金融領域,他在《端傳媒》發表評論指出,香港需進一步發展它在「一國兩制」的獨特強項,「特別是在經濟自由、新聞自由、資訊自由、政府廉潔透明的優勢,及維護公平開放的營商環境和公正的司法制度。」前立法會議長曾鈺成在智庫「香港政策研究所」主持「香港願景」計畫。這個計畫呼籲「把握一帶一路的機遇」,讓香港發展成國際法律樞紐,其中最重的功能就是成為國際仲裁中心。曾鈺成說自己最關心的主題就是「一國兩制」,而香港要成為國際法律樞紐,就得落實「一國兩制」以維繫香港完善的法律制度。外商與香港學者對一帶一路的期許透露的是:香港未來經濟發展得以中國為中心,要連結世界也得透過中國。中港經濟關係就像香港人的飲用水,來自廣東東江,沒有北水南調,港人就活不下去了。水脈如此,金脈亦然。依香港交易所的資料顯示,到二○一六年底,中國內地企業(含H股、紅籌股和私人企業)在香港上市家數共一○○二家,總市價占六三.三%,成交金額占六八.八%。(參見表一)不可改變的地緣因素,雖是中港經濟整合重要動力,但怎麼整合卻是北京政策決定的。北京主導的中港經濟整合隨著中國改革開放,中港經濟從一九八○年代開始互動增強,主要是民間自主地由下而上,也多限於珠江三角洲。回歸初期,政策也多著眼於港粵區域性合作。不過,二○○八年金融危機讓情況改觀,中港經濟整合成為北京主導的全國性規畫一環,把香港看成中國發展策略一部分。相當程度上,香港的工具性角色增強了。二○一一年中國推出的十二五規畫,列入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港深機場鐵路、蓮塘/香園圍口岸、深圳前海開發、廣州南沙新區開發、珠海橫琴新區開發等七項與香港有關的計畫。此外,港府也在○八年提出新界東北發展計畫,面積三三○公頃的新市鎮開發案,耗資一二○○億港元,規模空前,歷經反對抗爭後於今年啟動。這個開發案計畫明白寫著,新發展區的策略性角色是「配合區域發展及與珠江三角洲的融合」。香港價值:幫中國經濟國際化為配合人民幣國際化,十二五計畫表明「支持香港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接著一四年之後「滬港通」、「深港通」陸續開放,今年預計也要開放「債券通」,一步一步整合香港與內地資本市場。滬港通開放之後,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指出,此機制初衷是「幫助中國早日實現國民財富的多元化國際配置」。而「債券通」則首次允許境外資金在境外購買中國內地債券。香港經濟的價值轉為幫助中國經濟國際化,正如前財政司長曾俊華所言:「踏入二十一世紀,國家正式邁進國際市場,不少國內企業成功利用香港這個跳板『走出去』;而做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在內地金融市場改革和人民幣業務國際化兩方面,亦肩負重要角色。」香港還有協助中國金融國際化的功能,但其他一些功能已不再重要了。例如香港一度是連結中國與世界貿易的運籌中心──這也是台灣在一九九○年代希望發展的功能。從大貿易商利豐的興衰就可看到這種轉變。從事成衣業的香港台商王茂林指出,過去利豐這個成功的案例被哈佛大學當成教案,但近來業績表現慘不忍睹。這家原本全球最大的採購公司,過去可以為客戶靈活調度、整合全中國各地貨源,同時幫客戶驗貨,如今這功能被中國內地企業取代了,「它成了放帳公司,是靠放帳給人家才得到訂單。中國貿易已不需要香港做為運籌中心。」中產階級處境「差!差!差!」香港二十年來的經濟表現不算差,實質區域內生產毛額(GDP)成長八八%,當然成長幅度遠不如同期中國近六倍的成長。據雷鼎鳴估計,一九九七年到二○一五年,港人就業實質收入的中位數,只上升三一%,而二十到二十四歲年輕人的增幅更低到九.三%。這些數字也反應了港人未從香港經濟成長中獲利太多。那麼中港經濟一體化的好處進了誰的口袋?就在回歸二十年紀念日前夕,香港政府在六月初公布了去年的吉尼係數(Ginicoefficient,參見圖一),這個代表所得分配不均程度的數值去年高達○.五三九,四十五年來最高。這個五年公布一次的數字,從一九九六年以來節節上升。去年,最富有的五分之一家戶每月中位數所得為十一.二四萬港元,最窮五分之一僅二五六○港元,差距近四十四倍。「差!差!差!」王利民公司業務能接觸到眾多香港中產客戶,問他感受到的香港中產階級狀況如何?他連說三個「差」,「不只物質條件,精神也很不安。一方面是香港這些年一些動盪發生,而樓盤不跌,中產階級感到很大壓力。」錢進了富人口袋。中資進入香港炒樓炒股,房價持續飆升,年輕人買不起房。從○八年到一六年八年間,一般中小坪數住宅價格上漲近三倍(參見圖二)。從回歸第二個十年開始,批判「地產霸權」聲浪高漲。一開始是批判像李嘉誠這類本地地產霸主,接著矛頭則指向源源不斷流入香港的中資。中國「毒品」成癮,香港特殊性沒了中資大舉入侵,讓香港經濟嚴重向中傾斜,但如果○八年金融海嘯後沒有中資注挹,香港經濟會不會更慘?「很難說,這是個機會成本的問題,就像台灣在一九七○年代遇到危機而去發展IT產業,有『危』才有『機』。」熟悉台灣發展經驗的立法會資深議員梁國雄說。他形容中資像嗎啡,輸出資本的中國像個毒販,而香港經濟也毒癮上身。到底「毒品」有多氾濫?中資在港規模有多大?上述上市股票市值逾六成是個指標,但還有更多本上市企業沒公布資金結構。此外,許多中資是先到避稅天堂漂白再回港,實際金額難以估計。「中國打噴嚏,香港就感冒」。五月底,信用評等公司穆迪(Moody’s)先因中國信貸風險把中國主權評等從Aa3降至A1,接著隨即調降香港評等,從Aa1降至Aa2。這是穆迪自一九九八年金融危機來首次降評香港。穆迪提出的理由直接明白:由於港、中金融、經濟與政治聯繫緊密,中國內地的信貸趨勢,將持續對香港信貸狀況產生重大影響。展望未來,穆迪說,在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後半期,中港信用表現會日益趨同。有一天,若內地人主管證交會……就像王利民指出的,中資入港是看好香港制度能讓他們安心,所以他強調「要保障我們的獨特性,不可以因為要與內地融合而慢慢消失。」但穆迪的報告卻明確地說香港的獨特性正在消失,香港經濟的「港味」變淡了。「他們會毀了香港」,對沖基金經理人錢志健說,「他們」是指中國。回歸二十年,他做為一個商人、金融人與對沖基金經理人,覺得一國兩制這個防護罩保障不了香港。他做為金融人卻認為「香港的價值不是金融,是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為保障香港的自由,二○一四年「佔中三子」發起佔中公投時,他是少數商界人士積極站出來支持的,當時被稱為「佔中死士」。參與佔中對生意沒有影響嗎?他舉了個例子:廣東前海在搞深港合作特區,去年他去參訪時質疑當地的法律爭議仲裁機制偏向中方,結果中方接待的人很不客氣地說:「錢先生,我知道你在香港兩傘運動時做了什麼事情!」錢志健感嘆道:「政治與金融一環扣一環,現在霸權社會,做生意不再乾淨。」他坦言佔中失敗後,一些香港人對普選死心,但錢志健說,為了下一代,「至少我們還是要試,二○一七到四七年前還有五次選舉……然後我們會老死。」錢志健組織一群金融專業人士組成「二○四七 香港監察」,持續關注一國兩制的落實。「未來看起來有點陰沉,但不是世界末路。」不過他的樂觀並非沒有底線的,錢志健很肯定地說:「如果有一天香港證交會也變成內地人主管,那就是我離開香港的一天。」BOX五大商社控制日本經濟命脈日本五大商社是指三菱商事、伊藤忠商事、三井物產、丸紅和住友商事。五大商社控制了日本接近9成以上的大型生產、流通與貿易。「商社」原本是指從事貿易流通的公司,但這些「總合商社」雖以貿易為主體,但跨足金融、信息、生產、服務等領域,而且都發展成跨國集團。這五個總合商社旗下企業不見得有緊密的產業連帶關係,而是以資本做財團連結軸心。五大商社加上豐田通商與双日兩家總合商社,合稱為七大商社。這七大商社主導了日本民間對外貿易組織「日本貿易會」。(郭宏治)BOX紅色資本搜括香港媒體中資炒股炒樓,也插旗媒體。最近一個例子是香港無線電視台(TVB)收購案。2011年由富商陳國強、台灣女首富王雪紅及美資基金ProvidenceEquityPartners合組的YLH控股公司,從邵逸夫家族企業買下TVB26%股權,成為最大股東。今年1月,TVB提出以42.1億港元向股東回購股份,但香港證監會要求TVB披露第一大股東YLH股權架構,以保障小股東利益。結果發現YLH背後最大老闆實為中資「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負責人黎瑞剛,這是中國產業規模最大的省級媒體集團「上海文廣」與國家開發銀行合組的私基金。因為香港《廣播條例》規定,不是常住香港居民不能持有無線電視台2%以上股權,「中國梅鐸」黎瑞剛為迴避規定,透過YLH輾轉想取得TVB主控權。有中資背景或親北京的財團近年來大舉進軍香港媒體,從傳統媒體《明報》、《南華早報》、《星島日報》,到新媒體《香港01》都有親中資本背景。最新一起收購案則是紅色資本背景的「永升亞洲有限公司」計畫投資香港有線電視。(郭宏治)➤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蚯蚓粉*膠股力*PPLS*智勝王*蝦紅素*磷蝦油*血栓溶解酵素*芙婷寶*力雪達*膠骨力*蜂王漿*蜂王乳*南極寶*地龍酵素*地龍粉*青春元素*蝦青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