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賣壹週刊員工血淚只換黎智英感傷

【焦點】賣壹週刊員工血淚只換黎智英感傷2017-07-1912:30黎智英創造了特殊的《壹週刊》文化,也因此本起出售案更讓員工失望。本刊資料新老闆是常出入香港特首禮賓府做客的黃浩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稱他「為出售決定感到傷感」。但《壹週刊》員工何止傷感,更多的員工是對黎智英本人感到失望,他把在台、港社會中具有特殊意義的刊物,轉售給形象及政治取向與公司精神大相逕庭的商人黃浩手中。侯柏青時勢造英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是商人,也是理想主義者。他個人的魅力,帶領了所有事業的發展。但這不能做為《壹週刊》稱霸新聞界的主因,更多的是在這種形象召喚之下,因認同某種價值觀集合而來,廣大的從業人員和讀者,為這個英雄墊下了基座。台灣員工「看了網路才知道」「托爾斯泰在《戰爭與和平》中,描寫了這種由細小的眾人共同推進歷史的世界觀,我希望同事知道,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壹週刊》輝煌歷史的一部分」,壹傳媒出版媒體行政總裁張劍虹說道。壹傳媒十七日宣布,港、台《壹週刊》等多本雜誌業務,以五億港元的價格(近台幣二十億元)出售給香港商人黃浩全資擁有的WBrothersInvestment公司,其中有一.八億港元(七億元新台幣)將挹注雜誌業務。台灣《壹週刊》(簡稱台壹)的員工大會直到十八日才舉行,比香港《壹週刊》(簡稱港壹)慢了一天,員工只能從網路上得知消息,出售的細節完全不明朗。壹傳媒管理層在香港員工大會上聲稱,「對員工的資遣補償是我們的責任」,但到了台灣會議現場一夕變調。先是有同事質疑新老闆的背景,沒想到,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嘉聲(CassianCheung)說了句,「我不在乎新買家的私生活,他很聰明。」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嘉聲(CassianCheung)這次徹底惹惱台壹員工。許多台壹員工年資超過十五年,有主管爭取依員工意願先結算年資,但人力資源部門總監郭筱萍表示「於法無據。」張反對說:「我不可能因為同事恐懼,就叫黎智英拿錢出來嘛!」在員工大會時,有同事質疑黃浩背景,張丟了句:「我不在乎新買家的私生活,他很聰明。」然後以新聞曝光不想贅述的態度草草結束,郭筱萍則自以為幽默地問員工:「你們還坐在這裡幹嘛,難不成是依依不捨嗎?」張會見工會代表時態度放軟,但結清年資回聘的談判依然破裂:「我為什麼要promise你們!這樣嚇到黃浩怎麼辦?」這些發言,讓員工感受到管理層事不關己的嘴臉,也赫然察覺自己淪為燙手山芋。據瞭解,整起交易案由張嘉聲主導,編輯部沒有插手的餘地,連港壹副社長兼總編輯黃麗裳也是在公布出售前兩日才被告知,整個周末熬得沒辦法正常作息。十七日上午,港壹員工大會前,黃麗裳迎著同事拍照採訪的鏡頭,終於不須再忍,一時悲從中來飲泣不止。黃麗裳坦言自己只會工作到九月為止(交易完成)。她對交易後《壹週刊》的可能走向感到灰心,「《壹週刊》是在某段時間、某些同事,和一些特殊的leader下出現的產物,《壹週刊》的價值和精神已成過去。」黃昏產業賣到一個好價錢張嘉聲在港壹員工大會內,轉述公司創辦人、也是唯一大股東黎智英的說法,稱他「為出售決定感到傷感」。但員工何止傷感,更多的員工是對黎智英本人感到失望,他把在台、港社會中具有特殊意義的刊物,轉售給形象及政治取向與公司精神大相逕庭的商人黃浩手中。《壹週刊》的新主子黃浩,早期活躍在香港餐飲界,後來追到港星徐淑敏(現已改名徐菁遙),以其浮誇的生活方式廣為人知。二○一三年七月中,他以二億港元收購全港首份免費報刊《都市日報》,本月初,在大舉裁員且盈利薄弱的情況下,居然以四億港元高價賣出,引起背後資金來源以及洗錢的揣測。當時黃浩便在訪談中透露,會將套現所得收購「規模更大的華文媒體」。這筆交易令壹傳媒股價狂升,但消息公布的十七日,市值也不過十.六億港元左右,雜誌事業的售價居然是整間公司市值的五成,在印刷傳媒前景低落的情況下有此售價,部分銀行界人士表示是個好交易。但傳媒能否被視為普通商品?前年底,阿里巴巴的馬雲以超過二十億港元的高價,收購有百年歷史的香港英文報刊《南華早報》,隨即發生記者因觸及六四敏感話題而被要求道歉辭職的事件。有新聞傳播學者私下表示,相對於市場上的其他商品,傳媒不該是商業交易市場中的一杯咖啡,更像是生活、歷史本身,它反映社會上的各階層和生活面相的角力,有政治與利益衝突。因此,壹傳媒此次出售雜誌業務,對港、台而言,少了一股監督政府的力量,也可能讓中國進一步緊縮言論自由。新老闆攜中國黑手緊縮言論張嘉聲不斷強調,如果不是有政治、廣告打壓,壹傳媒的股價現在應該比TVB(香港無線電視台)更高。他說,賣給黃浩或許能「做到我們做不到的,就是可以找到更多廣告。」但員工憂慮,黃浩與港府關係親近,經常出入特首禮賓府做客,賣給這樣的買家,只是損害壹傳媒的品牌價值與公信力。其實張嘉聲提出的理由,不足以解釋近年來壹傳媒從媒體龍頭逐漸式微的原因,港、台編輯部檢討管理層的聲音愈來愈大,多認為張嘉聲逃避責任。資深員工惱火地說,自創刊以來,整個集團都在政治打壓當中掙扎生存,一樣有能力賺錢。現在傳統紙媒讀者下降,廣告投放方式轉變,張嘉聲管理的業務部門和IT技術部門卻跟不上脈動,無法定位目標群眾,也無法將龐大的流量轉變為實質收益,但集團的檢討卻永遠由編輯部承受。無論裁員或是工作形式的轉變,張嘉聲從不檢討自己,甚至把集團核心業務(編輯部)出售,根本是「倒果為因」。罕為人知的是,香港壹傳媒編輯部與集團其他的業務分拆管理之後,編輯部甚至必須支付昂貴租金和服務費給同集團的技術部門,以張嘉聲管理的NextMobilInteractive(NMI,壹傳媒互動有限公司)為例,港壹近來每月大約虧損四百萬港元,其中付給NMI的服務費竟然就高達一百萬港元。壹電視難上架讓肥佬黎生倦意編輯部人員多次抨擊,「NMI比外面的公司收費更高,卻無法為編輯部解決問題。」但要求檢討管理部門時,張嘉聲卻技巧性地回答:「我八年前進公司時的同事,也有很多人離職了。」強調並非只有編輯部檢討人力。他承認,一開始想要把周刊即時新聞化的方向,是錯誤決定,「但這也表示我們做過了各種嘗試」。黃麗裳在自家傳媒的訪問中則提到,現在回想,這種嘗試猶如「不務正業」,「不能完全賴給政治打壓,是否政策上有錯誤?」在港、台兩地的《壹週刊》工作將近二十年,自詡為《壹週刊》人的張劍虹表示,「我和管理層都有責任,未能盡快為雜誌找到出路,令公司有憂慮,生意好的時候,當然不需要搞這麼多事。」他在得知出售消息時同樣傷感。張劍虹在集團內一直推動刊物的數位轉型,「無論怎樣艱難的決定都忍痛去(執行),但從來沒有想過完全不做。」他尊重管理層和董事會出售的決定,「就如集團行政總裁所說,過去刊物做出的成績有其價值,出售是要考慮小股東利益。」台灣業界都將這次《壹週刊》出售案,與前幾年該集團投資《壹電視》無法上架,造成壹傳媒大虧損,而令黎智英心生倦意聯結在一起。黎在《壹週刊》專欄曾寫過,「到現在尚創辦紙媒,那不是在棺材裡創業嗎?」對於這個結果,傳媒同業表示並不意外,基於商人本色,趁現在把雜誌高價賣出的做法,或許才是最理想的告別。新政策:財經記者兼業務?黃浩去年接受香港資深主播方健儀的採訪,談到自己經營傳媒的理念是「我覺得做人做事不一定要這麼極端,有時有點灰色地帶會好點。」對照他最新說法,「財經記者或將兼顧銷售業務工作」的安排,這個灰色地帶已經與過去《壹週刊》的不畏權貴、永不買帳、編輯獨立精神分道揚鑣,該集團港、台工會期盼新資方認同傳媒的價值與社會責任,看來凶多吉少。兄弟刊物被出賣,也引發《蘋果日報》編輯部的同仇敵愾與不安全感。這些已出現在壹傳媒集團內的情緒,浮現了張嘉聲領導管理的信任問題。➤購買本期新新聞

更多相關:*PPLS*地龍酵素*蜂王乳*地龍粉*膠骨力*力雪達*蜂王漿*血栓溶解酵素*智勝王*膠股力*南極寶*蚯蚓粉*蝦青素*青春元素*磷蝦油*芙婷寶*蝦紅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